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名家赏析 > 朱法元 正文
 
牵挂
江西散文网    2007-04-13 12:00

  少小离家之后,对故乡的思念与日俱增。

  其实我的故乡非常一般,山是穷山,水虽不恶,但小得可怜。故乡并无可夸耀的景观,也没有使人流连忘返的去处。故乡留在我脑海里的,倒是辛酸远多于甜蜜,比如缺衣少食的蹉跎岁月,由于家贫而遭人欺负的悲哀童年,还有那无穷无尽的爬坡越岭的艰辛劳作……提起来,至今心酸。可我为什么还是如此思念它呢?

  我又想起了离家的那一刻,那深扎在我心海里抹也抹不去的一刻。

  那是上世纪中叶的一个春天,我的故乡热闹非凡。我和其他几位青年,换上了崭新的军装,胸佩大红花,在数千乡亲的簇拥下,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里,以急行军的速度,逃也似的跑出山沟,去奔我的前程。走到山口,送行的人们被一排基干民兵拦住:人武部有规定,不能再往外送了。我猛地停住脚步,回转身,就这么不经意地一望,心却像被锥子扎了一下。但见那些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此时是这么复杂,有兴奋,有羡慕,更多的却是担忧和悲伤——那时山里人认为,当兵就意味着牺牲,还不知能否回来哩!我抬头,眼光越过几层山峦,朝远处眺望,那里有我的父母弟妹,他们没有来送行,他们怕见这送行的场面,伤感也使他们无力追赶这飞奔的队伍。此时,他们极可能还在惶恐之中,尤其是母亲,一准还在悲伤地哭泣。那一刻,我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何滋味。我咬了咬牙关,再一次环视了一遍那小小的山洼,掉转头,迈开步,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程。

  也正是从那一天起,在我的心中,便油然生出了一份对故乡浓浓的牵挂。这牵挂缠绕在我心间,直到华发染鬓、壮心暮年。

  牵挂是山,如此厚重;

  牵挂是海,如此澎湃。

  牵挂是小溪流水,涓涓不息;

  牵挂是陈年老酒,深藏感慨。

  我牵挂我孱弱的老母。先前总担心她被病痛折磨,后来她由残年风烛变成了一堆黄土,我于是又牵挂那一座坟头。那是给了我生命的无私地爱着我的至亲啊。

  我牵挂那栋破败的老屋。在它的庇护下,我吃力地度过了童年和少年。煤油灯下,我吸吮了最初的知识营养;木炭火边,我免受了刺骨寒风的摧残。我的小书箱,我的小书桌,我的柴篓,我的水缸……那里有我一屋的嬉戏一屋的悲泣一屋的害怕一屋的腾腾热气。

  我牵挂我屋后的小山岭。岭上有古樟修竹,有花草虫鸟。多少次,我在树上攀爬,在竹下寻笋,与花儿同笑,与鸟儿交谈。说不尽的酸甜苦辣,都洒在这小小的岭头。

  我牵挂我的老叔公,儿时,我几乎在他的故事里长大;我牵挂我的老叔婆,在我苦难的童年里,她总是轻轻摸一摸我的头,重重地一声叹息,便使我感受到慈爱,也磨砺了我的童心。

  数十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这种牵挂里不能自已。牵挂给我带来了无限的烦愁,常使我夜不能寐。牵挂又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幸福,它使我的情感世界永远富有,充满温馨。于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我总会和家人念叨,春节要回去过年,清明要回去扫墓。而每一次探家回来后,又总有许多苦乐荡漾在心头……城市枯燥而平淡的生活里,因了这些牵挂而变得丰富多彩。

  我于是愈来愈珍惜这份牵挂。

  及至孩子长大以后,我的这份牵挂却遇到了始料不及的反弹。

  孩子生在城里长在城里,对故乡毫无感觉。我曾极力向她推介故乡:带她回乡,让她领略山水风光,感受亲友乡情,可她仍无兴趣。倒是山里的寒冷、简陋和不如人意的卫生条件,使她产生恐惧。她甚至不承认她是那个地方的人,而要以出生地作为“某地人”之谓。我对此深感无奈,也深为忧伤。我不忧我自己,而是忧这“无故乡的一代”。他们不仅对故乡没有兴趣,而且对自己生活的城市也谈不上热爱,他们牵挂的是工作的高收入,生活的高档次,平时牵挂的是享乐,过年过节牵挂的是福利和红包。难怪听人讲,有些出国的年轻人,竟连自己的祖国也很少思念,他们不会牵挂故土又有什么奇怪呢?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没有牵挂,他的思想,他的心灵,将是何等的空虚啊!你没有亲情、友情、爱情,没有牵挂的人和牵挂的地方,自然也就没有人没有地方牵挂你,这才是可怕的孤独啊!

  然而这孤独又是谁造成的呢?责怪孩子吗?可谁让我们把他们放在蜜罐里生长呢?孩子是无辜的,没有长期的生活熏陶,没有成长环境的潜移默化,尤其是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的磨练,谁都不可能凭空产生出真实的情感。于是,我们不得不反思,是什么导致了这么无牵挂的一代?

  夜里,我在书房伏案。春已深。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个不停。路灯下,樟树梢头已悄然吐出新芽。这是一个最能引发牵挂的时节。我停了手中的笔,一遍遍思念着:故乡的山上该是杜鹃吐艳了吧,门前小河里的鱼虾们该又蹦蹦跳跳地起舞了。田野里呢,恐怕已经犁耙水响、一片吆喝了。而我想得更多的是我老母的那座坟茔:雨季将到,应该清沟培土了啊。

  我开始计算日期,打点行装,决定回一趟老家。

编辑: 刘佳惠子
来源:
[5049729]大江网友: 2012-06-27 20:15 发表评论:
喜欢,文中的排比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