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名家赏析 > 刘华 正文
 
衔着千年的瓷片嬉水
江西散文网    2007-04-13 15:37

  听说瑶里镇原先叫窑里,可能不雅吧,改作了琼瑶的瑶。

  于是,瑶里溪中的鱼,便饮着琼浆玉液。考证那个被取代的字眼,拨开汉字的秘密,就会发掘出千年的窑火,千年的釉果。

  在瑶里,曾有二百多座古窑遍布在群山中,曾有许多架木制水轮飞旋在溪流边。一条古驿道迤逦而去,前往徽州,前往瓷器向往的远方。

  我想,可能与瓷器的向往有关,有一天窑厂纷纷迁往百里外的大江边。于是,去往徽州的驿道边,古镇冷清了。

  ——水轮凝滞着,水碓哑默着,滤池干涸了;作坊荒芜着,窑砖风蚀着,瓷器破碎了。

  但是,柴烟散尽的碧空,有云来驻;余烬犹在的残窑,有凤来朝。松与茶,枫与槠,来窑址上播种,在废墟里生长,竟然以无边秀色覆盖了满山瓦砾。仿佛,春的花容,秋的叶色,都来自漫山遍野的历史碎片,来自青花与粉彩。是瓷器上的图案,瓷土里的精魂。

  我不禁讶然。那么繁盛的一段历史,怎会被繁茂的植被包裹得如此严实?

  我去溪边寻找答案。我看见满溪的秋色,满溪的游鱼。瑶里的鱼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鱼了,在这条溪中,没有诱饵的阴谋,没有鱼网的恐怖,水是和平的。人也是和平的。在好些地方,我吃惊地发现,老房子上的人物雕刻几乎都惨遭毁容,而在曾作过学校的瑶里古祠堂,当年却有人临危生智,或用黄泥或用标语糊住梁上的木雕,给那些才子佳人、帝王将相戴上了头盔面罩,使之幸免于难保全至今。现在,剥去泥巴糨糊,那些人物露出真容,尽管一个个灰头土脸,却是有鼻子有眼,形容生动。

  在和平的水里,鱼们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一尾率领一群,零散追逐团队,咬着水波里的呢喃,啄着水面上的秋阳,从容而优雅地踏水漫步。或者,就是一种行为艺术罢,用集体的身体,集体的泳姿,照着水轮的弧线描圆,依着石桥的倒影画桥。水里的白墙青瓦、飞檐翘角,水里的红叶青枝、高树修竹,都是它们临摹的作品吧?

  好像瑶里的鱼是通灵的。因为,这里有着禁猎禁渔的传统。祖祖辈辈的禁忌,衍生出了一个现代组织———民间自发组成的禁鱼协会。他们的禁令公布于镇上的显要处,其实那只是警示外人,听说当地餐桌上的鱼向来都是从别处买来的。

  我不愿把这条溪流视作养生河。我浪漫地怀想着民间的浪漫。我想,当窑厂纷纷迁徙,也许有一些陶瓷艺术家没有走,领着他们的子子孙孙,以山为坯,以水为料,在蛮荒的高山上画着釉下彩,画在煅烧过的丘陵间,就是釉上彩了。否则,很难设想,被窑火熏黑、被瓦砾覆盖的古镇,会有这种血脉相承的自觉。

  或者,他们养山养水,是为了保养永远激荡于内心的艺术感觉,为了保养崇尚山水师法自然的人生境界。

  ——为了在风景里写生。鱼是他们的模特儿。

  我不知道溪中的最长者高寿几何。我看见,一条红色的大鱼被自己的队伍簇拥着,下潜到深处,去参观铺满河床的瓷片;我看见,那些年轻的鱼惊奇地在艺术的碎片中寻找着自己的宗谱、自己的历史;我看见,那条红鱼衔起千年的瓷片一跃出水,仿佛展示自己的肖像。

  更多的鱼,在桥下走台。一群一群,交叉穿行,袅袅娜娜,分分合合。如月在云端,雁过湖天,花开庭院。

  瑶里的鱼别是醉了。沉醉在醉卧于自然中的历史里。

编辑: 刘佳惠子
来源:
[56671]大江网友:冰芒果 2007-04-15 21:56 发表评论:
如此胜地,当学做一回瑶里的鱼,悠悠游游。 呵呵,五一且去一逛如何~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