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郑云云 正文
 
作瓷手记之三:梅花天地心
江西散文网    2007-11-29 15:57

  从不在纸上画梅。那么多纸上的梅花,早已被人随意地画滥,就像被人一遍遍恶意强奸的美丽女子,让人掩面不忍猝看。

  然而在瓷上,我该画梅了。柔软的瓷土让我冲动。我提起笔,画出的梅干却仍是硬如枯木。

  我不知该如何着笔了。

  青色的天空是遥远又遥远。梅花的春梦在风雪中只是一遍遍地破灭又破灭。这才有了如铁的枝干,有了一道又一道被风霜撕开的伤痕,有了绝望中的绝唱。

  那么多的诗人咏诵过她。说梅是怎样的孤傲,肯开在多么寒冷的风中;说梅是怎样的奇绝,能将冰雪覆盖下的剩山残水料理成乾坤风月。

  可有谁能知梅花最寻常的心思?有谁能知她是多么想会一会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温存?多么想闻一闻夏风吹空月舒波的清凉?她只是不能够。天空是那么的高,春天是那么的远,梦想是那么的无奈。她拼却一生之力绽出的花骨儿,不过是对命运对自己最后的宽容一笑。

  如今正是五月花开。刚刚下过了雨,温暖的雨。初夏的风也吹过来了,天边有月,圆圆的亮亮的,被雨洗过一般。我坐在景德镇一个偏僻的窑场简陋的工作间里,在瓷土上画梅,在硬如枯木的枝干上,就那样用釉里红点了几朵花骨儿,干干净净,却仍旧孤零零的,四周是冷且高的青色的天空。梅花天地心。我写道。

  但愿我懂得你。懂得梅本来的心思。

  (那天,梅花盘是最后出窑的。烧好的瓷一件件拿出来时,我没有找到她。我以为秦家二妹装窑时没有将她放进去。不料她是被搁置在一个最大的箭筒的顶端,没有占据一点多余的位置。出窑后我都走开了,将烧出的作品搬进了屋。秦家伯母捧着她追过来,说你看你看,你画的这个釉里红梅花盘!

  我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青色的天空下,梅是盛开着的,一朵一朵鬼使神差般优雅地怒放着,那形态恣容绝非人工可为!绿玉般滋润的花瓣,却在边缘透出一丝丝隐隐约约的玛瑙红,花蕊中央闪烁着点点银色的光泽!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梅花,却不是我画出来的。也不像是大火烧出来的。我知道釉里红会产生窑变,我先前画的几个釉里红瓷瓶也出现过一些美丽的色彩,但现在这几朵梅花所发生的窑变让我惊讶的目瞪口呆!

  真的是窑变吗?还是我对梅花的心意,梅花自己的心思,一样样感动了天意?)

编辑: 张愉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