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郑云云 正文
 
作瓷手记之八:大雨中的窑火
江西散文网    2007-11-29 16:03

  离开窑场半个多月,胜照打来电话,又要满窑了,这一窑烧出,我走前留下的那些作品,差不多就出齐了。胜照说,若有时间,可赶过来看看。

  我将手边的事放下,随便带上两件衣衫,就上了路。因为常出门,旅行包里的日常物件都是备好了的。坐在大巴上没事,就想,这回去,还往不往天涯网上贴手记呢?如再写,干脆就这么开头吧:“半个月前,还是初夏,这回是真的热了。每次去景德镇,不知为什么总会带的衣裳不够暖。第一次还是三月间罢,自己的大衣不够,冷的受不了秦家伯母就拿她的大棉袍让我裹着在夜里作画;第二次、第三次也都因为老天突然倒春寒,夜里会冷的在自己的厚毛衣外再套上秦家姐妹的毛外套;这一回,却真是恨不得只披一层纱,人站在院子里就快要被看不见的窑火烤熟了……”

  昨晚的天气预报,江西大部分地区还将持续几天三十五六度的高温。呆在窑场,是再也不会怕凉的了。想好文章的开头,得意着呢,抬眼望窗外的天,却发现天又变了。

  沿昌景公路走下去,很长一段都是真正的青山绿水,风光极美。天气半阴时,常常可见大团大团的云雾从远远近近的青山间涌出,飘来飘去的就罩住了田地间的村庄。现在也是这样。好多天一直是日头高照,我不免对老天的反常有些惊讶。

  车还在半路,大雨就铺天盖地下来了。我没料到会这样,什么雨具也没带。在景德镇下了大巴,头顶着旅行包踩着哗哗的积水冲向一辆的士,一分钟不到,衣裳和鞋全湿透了。

  秦家伯母找来自己一双鞋给我换,打来一盆热热的洗脚水,叫我先洗洗暖暖脚,别感冒了。那双鞋比我的脚大,我穿着它在屋子里噼里啪拉地走,屋外的响雷一阵阵盖过了我的鞋声。

  我只带了夏天的短袖衣来。换了,也还是短袖衫。秦家伯母找来小妹的外套,让我披上。

  窑炉在我来的头天已经点了火,正烧着。突然遇上这样的雨天,一热一冷,一干一湿,对烧窑来说是很不好的。秦家伯母说这里从早上九点多就开始下暴雨了,既然是老天的意思,也只有顺着它了。

  晚上我们三人坐在堂屋里看电视,一个好大的闪电骤然照亮了院子,接着一个巨大的雷也轰隆一声炸响在院子里,我和秦家伯母脸都白了,秦伯赶紧去关了电视,秦家伯母小心地问我要不要关电灯,因为三个人中间算我最有知识吧,我想了一下,好像电灯不要紧的,没听说电灯会导雷进屋。于是我们还是开着灯,却不敢再出门。从小就听说有人做了坏事,就会被雷劈死,在乡下时也见过村里的人在大树下避雨被雷打死的。虽然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但上辈子谁知道呢,如果让雷追上了,真是叫冤。

  我心里害怕还有一个原因。这样的大暴雨,本是应该在六七月间才出现的,那时候这样的电闪雷鸣就不算稀奇了,大雨一下就是十天半月,到处山洪暴发,部队出动,江西又进入了抗洪季节。但现在还来得太早,来得——有点莫明其妙……“江南也有豪雨,伴着爆炸的响雷和狰狞的电闪,而且一下就是几天几夜,洪水骤起,性命攸关……”出门前,刚在网上和朋友夸耀着什么才是真正的豪雨……它,竟然真的就来了!

  我感到无助时就会合上手掌低下头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都是我随口的祈求。现在我也是这样。我真的是说说玩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啊,并不想招惹老天。

  一夜心神不宁。

  早上起来,雨小了些。我到窑炉前掀开观火孔上的铁板往里看,只看见一片轰轰烈烈的火焰。二妹和秦伯教过我几次,说是能看见瓷色在火中渐渐的变化,我把眼睛看痛了也看不出来。几次看下来,热腾腾的铁板不小心将脸碰起了泡,跑到厨房里抹了点酱油,不知为什么我的家常知识中有一条是酱油可以治烫伤,不管有没有用,反正没有别的药。

  在工作间里又画了几件瓷。看看在门外屋檐下躲雨的几只鸡,母鸡和小鸡们,总觉得哪里不对。小黑也有点不对劲。到了吃中饭时间,突然想起来了,问秦伯,怎么没看见那只公鸡了?

  秦伯说,杀了。我吃了一惊,忙问为什么?江南民俗,除了家里有男孩儿需要长个发育,一般是不杀公鸡吃的。秦伯说它打碎了泥坯。

  泥坯瓷胎,是秦家活命的根本。这样的罪名,我无法再说。

  我撑了一把伞去看立夏那天秦家伯母栽下的扫帚草,它们已长到一尺多高。仍是柔软的细细长长的叶片,只是长得更密集了。我用手拨着草叶儿上的雨水,它们凉嗖嗖的

  我在“烟雨过前溪”中没有画那只公鸡,我说我会另外画画它。后来我是画了,还是在一个三百件的大瓶上,它和大把的鸡冠花在一起。现在,公鸡没了,那个大瓶正在窑炉的火中烧着。

  我想,公鸡的命运在人的手里,瓷的命运在窑火的眼中,人和草的命运呢,会不会在老天的心里?

  第二天开窑。我用釉里红为公鸡画上的鸡冠和尾羽都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身子。我用了十分的心血画的那只秋水瓶,我在作瓷手记之四中满怀深情写下的那只秋水瓶,从中间无情地断裂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秋水将至,百川灌河……”这样的壮阔,一只瓶如何盛的下?老天有眼,这是我的局限。

  唯有一只小口扁肚的山水瓶出奇地好:那是我真心实意想送给朋友的一件瓷,“湘西秋色”,知道那位朋友喜欢简单,我没有用多少笔墨,然而看上去青花山水云腾雾绕,山间我随意点上的釉里红,我以为会烧不出来的,可是它不仅烧出的恰到好处,产生的流变、窑变更是出人意料地好出了意境,整件作品看上去真正是漂亮极了。

  天不可欺啊。老天,它真是什么事都知道。

编辑: 张愉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