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郑云云 正文
 
作瓷手记之九:蛇床
江西散文网    2007-11-29 16:05

  蛇床开花了。立夏以后,它们就疯长起来。沿着铁路两旁的野地,长得比人腰还高的蛇床,顶着满头碎米粒似的白花,像风一样漫延开来,一直飘到我工作间的窗下。

  工作间和围墙连在一起,开窗就可看见十几米外的一条单轨铁路。第一次来时,我以为那是一条被废弃的铁路,不料它在某天深夜里却突然响了起来。火车的汽笛尖锐地鸣叫着,一下子带动了远远近近的狗吠。我披上衣来到晒台,看见一辆很破旧的火车头,拉着一节节装了货的车厢轰隆隆地开过去。

  蛇床一定是从春天开始,就与这偶尔路过的火车头抗争了。好几回我穿过铁路去小杂货店买东西时,都看见路轨两旁那些碎瓷片间,会有几棵瘦小的蛇床正在努力着,企图跨越这种它们不能理解的地带,和另一边无比盛大的蛇床群落会合。

  对这些美丽的植物来说,这是一段不能理喻的障碍。像一条天河,隔断了两边绿色的梦。

  这梦,如今却盛开在我的窗前,给我带来了夏季绿白色的清香。

  我在立夏那天画的大大小小的浅盆中,有一只画的就是蛇床。画它们的时候,蛇床还生着细小的绒毛,像一条条绿色的小蛇盘旋匐匍在地面。我让它们在我的盆子四沿先行长出了满满的绿叶。成熟的蛇床可以长到一米多高,我觉得蛇床的叶形特别好看,像蕨一样青翠的叶片,成羽状一层层向外扩展,天生就是入画的,可惜竟无人去画。也许是因为它的花太不引人注目。蛇床开的花细小如米粒,也是一簇簇的,结的小果子带着薄翅。蛇床的花没有叶子香。当一丛丛的蛇床铺满沟壑时,空气里就会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辛香。

  如今这些蛇床,都挤来在我的窗前,我没事了,就去摘两片叶,将它们揉碎了闻,那股辛香会立刻钻入肺腑,引诱得我屏住呼吸,不想让它们再跑出来。但终是忍不住,到底还是长长地吐一口气,像刚从水底下钻出来一样。

  我画的那只浅盆中间,在蛇床青翠的叶片遮盖下,也有几条小小的青鱼静止不动地停在水中。

  不过,夜时我路过那些密密的蛇床草丛时,却是很小心翼翼的。夏天到了,青蛙活跃起来,每天夜晚我坐在工作间里,都能听见欢快的蛙鸣,就从远远近近密集着的蛇床叶片下传出。白天有的时候,我会看见它们蹦了出来。有一次我和一只青蛙在草丛边相遇,它愣住了,一双鼓鼓的大眼看着我一动也不敢动,我也不敢动,怕吓着它,我想我每天晚上听的蛙鸣其中也有它在唱吧。但现在山蛇也活跃起来了,蛇是最爱吃青蛙的,所以它们也喜欢悄悄游走在蛇床阴凉的叶子下,寻找果腹的猎物。胜照每次天黑后回城,秦家伯母都要站在院子的大门外守望,一直到胜照穿过了铁路,走进了远处有灯火的地方。每次送胜照走出大门时,秦家伯母都要千篇一律地叮嘱一句话:“不要走草边,当心踩住长蛇了。”胜照就对答一句:“知道了。你回屋吧。”

  胜照那天过窑场来时看见我画的这个盆,很惊讶我敢在圆形器皿上像车装饰画一样用满构图,而且看上去很美,也很羡慕我能够这样随心地选择题材。其实她的梅兰竹菊画的极好,我无法与她相争,只能另择出路。她的老师是景德镇有名的陆如大师,老人已经七十多岁,见了我也总是笑咪咪的,看见他我就会想起诗礼忠厚人家这样的话。就是因为他对我作品的首肯,我才有勇气继续下去。老人没有当着我的面说,却对胜照说了,说我悟性好,这样画下去,不用一两年,就能在景德镇画出一方天地,站住脚跟。

  那天老人来,我们一起吃饭,我陪老人喝了几盅酒。老人一高兴,就鼓动我在景德镇也开一个卖瓷的小店。中午吃完饭,我和胜照一起跟她母亲结算泥坯的细帐时,秦家伯母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你画的这么好,完完全全可以开个店的!”胜照也说,不要再去做你那份事了,我们在一块,想画就画一阵,想玩就找个徒弟守店,那有多好!

  我不能伤他们的心,对他们说我无意在景德镇站脚。但我确实不喜欢固定生活在一个地方。我来画瓷,正是想借此过上游走四方,自由自在的日子啊。自由职业虽好,但若每日里要为柴米油盐、工商税务操心,那岂不是要累死?若有了卖瓷的活路,三个月在景德镇画瓷,其余的日子出去闲玩,或者就如哥嫂在信中说的,将来找一个安静的山里或是海边,也不买房,住腻了,就换一个地方,就在那样新鲜美丽的地方读书种菜画画,想想可真是神仙过的日子!我在为自己编织一个绿色的梦啊。

  有时我害怕这梦可能也会像蛇床的梦一样,那些蛇床一次次尝试越过铁路,却终是不能够跨越这条它们命定中的天河。

  我会不会也有一条命定中的天河,横亘在我日日渴想的梦境之前?

  那时候,像风一样漫延开来的蛇床辛香里,会浸透我淡淡的忧伤。

编辑: 张愉
来源: 大江网
[103438]大江网友:微风 2007-12-29 11:13 发表评论:
请问蛇床是什么?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