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郑云云 正文
 
作瓷手记之十:端午节纪事
江西散文网    2007-11-29 16:06

  离端午还有两天,秦家伯母就在院子所有的门前插上了艾叶,棕叶也在木盆里浸着了。满院飘荡着艾叶特殊的香,不明白这香气何以就能驱邪?鬼还怕香气么?毒虫受不住么?二千多年前的屈原,在汨罗江畔捶胸顿足叩问苍天时,艾叶就是三闾大夫歌中的异物么?记得小时候,每逢端午,祖母还会在我们的额上抹点雄黄,说是可以避邪,一边抹一边就数落着白蛇娘娘都嗅不得雄黄酒,所以法海才能借了许官人的手破了白娘娘的修炼,何况小鬼毒虫?如今的我糊里糊涂地走在人世上,却不知世代相传的种种禁忌,是如何点点滴滴地失落民间。

  那些门上的艾叶,都是院子里长着的。一大丛一大丛,长得比人还高,所以秦家伯母可以毫不吝惜地大把大把地摘。艾草丛里散落着很多细小破碎的瓷片,有的半埋土中,有的裸露在外,也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天长日久,这是景德镇郊外随处可见的独特景色。晚上我一个人在院子里走,会看见一只只的荧火虫从艾叶丛里飞出,蓝荧荧的光一闪一闪,就像是那些碎瓷片中逸出的幽魂;这些美丽的幽魂借身虫儿在月光下高高低低地飞回人间,而月光下这个落寞的女子又是谁呢?谁会在荧虫闪烁,更深人静的夜晚,衣袂飘飘地游荡在这最后的田园?

  我的工作间里,有我白日里画的一只镶器。四面器壁上,画着院子里的葫芦、葫芦叶下睁着圆眼看世界的鸡雏。画时去看院里葫芦架上的叶,发现那叶儿原来是片片向上铺展,并不像有些名家写意的那样大片地朝下覆盖。葫芦的生长原是蓬勃明朗,不似人心的常常晦暗。看着那院子里的葫芦一边开着花,一边就结了果,秦家伯母每天摘一个来炒,切成丝,碧绿碧绿的,吃进口中都是清爽。

  其实,我也知道,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田园。苦守土地的农人和他们辛苦无功的劳作,早已失去田园的意义,只剩下被无端剥夺了牧歌的苦役。而躲避尘嚣的净土,如今哪里去寻?就是这窑场,也不过是我暂时歇息的地儿。

  这些天画瓷时,我在桌边放一只小瓷碗,碗里盛着满满的栀子和茉莉,一入夏,院子里的栀子茉莉都齐齐开了,秦伯和秦家伯母怜我一人在外,知我喜欢,每天多多的摘下给我,弄的满屋都是花香,可以一直香到深夜。这样奢侈的日子,我是一天天珍惜着过。

  白日里还画了一套茶具:茶壶上,一丛菊,一行字;茶盅上,一支菊,一行字。菊是瘦菊,三两朵而已,待烧成器,不过自斟自饮,花叶多了扰心。便有客来,也要是能够会心一笑的,才会亲手斟茶相待,这样的客,也只合两三位相宜。

  想象那客将茶饮尽,会否握着茶盅细赏青菊:可是陶令醉眼中的高士么?可是易安幽叹下的人比黄花么?哦,字是“采菊东蓠”,南山不见,东蓠在哪?又是何处可采菊花?

  那时的我必哑口无言。南山不见,东蓠在哪?又是何处可采菊花!

  抬眼望天,天阶夜色凉如水。虚空里,今世的莲花又何在?只有几行冰凉的字,一滴一滴,从天空落回人间。

  有时想,人心到底是脆弱还是坚硬?是不是就像那些美丽的瓷,不小心轻轻一碰就碎,然而没有外来的暴力,即使埋入土中沉进海里,千百年后,却是依然洁白完整。

  叹只叹红尘浊世,行色匆匆,还有谁会小心翼翼,手捧美丽的瓷器寸步留香,款款而行?

  满地碎瓷,散落在岁月深处,人心深处,再无从收拾起。

  壶上的菊,是无奈里还给自己的一点可爱和温暖。端午逼近,我亦是只能拎着简单的行李,一步步重回我存身的城市。十九层的高楼,华灯初上。酒散人尽时,衣袋里,只有早晨摘下的花蕾还在独自飘香。

  (原载《散文》2005年第5期)

编辑: 张愉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