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温燕霞 正文
 
石头开花的时候
江西散文网    2008-08-04 10:55

  当我们幼年时,不管是谁,即便天生想象力贫乏,他仍然可以而且必定生活在一个虚实结合因而更加绰约多姿的世界里。那时世上的一切都具灵性,鸟会说话,老鼠经常嫁女,石头被善良感动进而成金,说谎的人鼻子长得像一条皮管,原来就美丽的女孩额间还可以开出一朵桃花来。乃至育儿大全上常常列出这一类的题目:“请问以下哪几种说的是现实,哪几种是童话故事?”小些的孩子往往指鹿为马,错误中自有种动人的天真烂漫。稍大些的孩子则具有比较正确的分辨能力,将虚实区分得很清楚。这固然是种常识的获得,同时却又是种灵性的丧失。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最终必将彻底抛弃曾经灌溉过他们心灵的童话,变得现实,并沾染上成人的恶习。各种欲望汹涌如潮,挟裹着无数颗晶莹剔透的灵魂在世俗的阵营里啸叫而去,左冲右突之后,所积淀的却是种种沧桑。有的灵魂厚重了,有的则趋于腐浊。纯洁的孩童分化为这如此种种:极好的、较好的、好的、不好不坏的、比较坏的、特坏的……。有时只要一想到英雄与恶棍可能同出自一个幼儿班级,人们就不免要感叹甚至战栗:社会对人性的锻造与摧毁难道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答案无疑是确凿的。那么,我们该如何才能保持一点童真、保持一份灵魂的舒展呢?窃以为在成人的清醒之外再加一份儿时的遐想,如意时站在现实的泥淖里,背时了则躲进想象的屏障,虽有“阿Q”之嫌,其实于身心而言不啻是种缓冲与放松。夏日炎炎,荫凉是多么地值得追求与赞美。人生漫漫,惬意是何等地让我们向往与讴歌。既然人生难免凄风苦雨,行路时想望一片蔚蓝的晴空就绝不是什么罪过。我们无须为此自责。

  这一观点是我历经人生三十二个寒暑之后才研究、总结出来的,并为此自得了许久。常常以为自己视觉独特,竟能在纠缠不清的现实中劈出这样一方清静来供养纤弱的心灵,实在想用“不简单”三字来自我标榜了。亏得还长了双不无锐利与客观的眼睛,不久便发觉这是种没有多少人会有兴趣谈论但几乎人人都在下意识地学着做的司空见惯的逃避行为。在这种典型的逃避中,人们抛弃的不是责任、义务,而是现实生活沉重的铠甲,就像操练太久之后士兵们的一种喘息。所以,明人袁宏道才会发出“人情必有所寄,然后能乐”的感叹。至于以何为寄,则因人而异。如袁先生所言,有以弈为寄、以色为寄者,也有以技为寄、以文为寄者。这里的弈、色、技、文,外是人们为躲避现实而从现实中选择的一样“利器”。舞弄得好,自成高妙,即刻便有新桃源破壁而出,儿时逝去的童话世界遽然而至。人在其中,大忘特忘,大乐特乐。不但拇指公主坐在冰洁的莲花上朝分微笑,便是骑帚横飞、凶神恶煞的老巫婆也笑脸相迎,世界涌动着爱与美的春光……

  如此“遐行”,比之儿时的遐想、妄想,似又更高一境界耳。问题在于并非人人都是“武林高手”,都能逃遁得如此胜利与艺术。许多人一不小心,非但没有摇身变为童话里的公主王子,反失手被“利器”所伤,“出世”不成,却更感入世的痛楚,于是大叹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的苦经。对于这种技艺生疏或想象贫乏者,我们不能一味地苛求,而应带着善意去宽容他们的操作错误,并希望他们能在不久的将来寻觅到一条更坦荡、更迅捷的大路直通理想国,或者采用更单纯的行为索回某些孩时才有的天性与纯真。远离这些,会使我们的人生脱水、起皱。皲裂的感觉相信不是什么愉悦,那么,我们何不摈弃一些沉重一些俗务,在心里给自己留一块可以种植童话植物的圣地?当然,经历了人世的诸多磨难之后,我们不必再去憧憬有朝一日会有牛奶在河里流淌,煮熟的鸭子在天空煽动香喷喷的翅膀,而面包长在窗前的树上,想吃时连手都不必伸,它会自动飞来抚慰我们的饥渴的肠胃。这种童话世界才有的“懒人国”,固然可喜可爱,然若一味沉溺于这种无益的向往,势必会使人慵倦、惫怠,这无疑是人生成功的大敌,所以,我们至多只能将其视为一种“彩色幽默”。也许有了这样的豁达与睿智,我们再跻身现实时,会在生命的某一时刻,讶异地发现屋前的石头已然开花,坚硬与柔软、无机与有机、理智与感性就在这种时候融于一体,而我们矛盾的生命也因之充满了和谐,芳香四溢。这样,我们还会埋怨或忘记石头也能开花的奇异季节吗?

编辑: 李园园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