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温燕霞 正文
 
懒婆娘
江西散文网    2008-08-04 10:58

  结婚那年我还不满23岁。那样的年龄,虽不像芳龄二八的女孩,看见一朵彩云,就想象出自己身着嫁衣的笑靥,或是夜晚做完功课时,偶尔抬头的一望,发现被关在窗外的那颗星,竟仿佛林荫道上日日碰见的某位高年级男生的眸子,闪闪烁烁的,神秘得像阿拉丁的神灯。但,总归还不够沉稳。以我而言,不但挨不到沉稳二字的边,简直懒散任性得像只没教养的猫,亏了人家容忍。

  话说回来,更叫我不去和钦佩的,是他。

  他是我丈夫。

  他比我大7岁多,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他倒是沉静的,生活非常有条理,而且酷爱干净。我这样一说,你大概明白我为什么过意不去又为什么钦佩了吧?

  对,我跟他正好相反,我生性爱热闹、爱说话、爱激动、爱流泪、爱看小说、爱躺在乱七八糟的床上望着冷漠的墙壁发呆。其实这些算不了什么,性格本来如此,有什么好埋怨的?而且我猜他多少有些喜欢我这种性格,否则怎么走到一块了?所以我量他也没有什么话说。他要是嘟囔,我也有武器在手:“这是你自找的呀!”一句硬如钻石的话丢过去,敢保噎得他大半天回不过气来。不过,这个“杀手锏”我轻易不动用,只有在他埋怨我懒、埋怨我不能干时,我才会理不直气不壮地舞弄一下。

  老实讲,我确实不是个能干的主妇。主妇该会的烧饭煮菜、各种女红我都不擅长。我擅长的是读小说和发傻,而且可以在很零乱的房间里做出清洁一如白花边似的梦来。正因如此,我也不爱收拾房间。可他仿佛没我这种超越环境的能力,老是满脸诚恳地规劝我收拾出一间雅室来。无奈我是花岗岩脑袋,很难开窍,他只好自力更生。有时他好不容易“整顿、治理”好了我们脏乱差的房间,等他出去理个发,房间又变成了一间解放前夕国军撤退时丢弃的指挥部。后来他干脆学我的样,任其自然。当然,他那张办公桌还是整齐有序的。在阳光或灯光下,明净的玻璃板发出秋日里澄湖的亮光,在我那座高大巍峨的“书山”的衬映下,越发显出非同凡响的秀丽端庄。每每这时,我总有些做错了事的感觉。一俟目睹了同学舒适洁净、整齐划一得犹如云片糕似的居室后,我则由负疚而负罪了。心想自己不缺胳膊不少腿,怎么就不如人家呢?

  世上事怕只怕有心人。在我发了一顿狠之后,房间的卫生状况大有改观。连不太爱笑的大丈夫,都不得不撒下一个灿烂的微笑。原来勤快的女人还有这样的回报呀!心里便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该好好学着一下,不说讨他的欢心吧,也该为自己着想呀!而且干净整齐的环境确实比乱糟糟的环境更有益于健康。左思右想的结果,是夜不能寝,半夜爬起来收拾抽屉,然后又坐在床沿上织毛衣,打算做一个无可挑剔的贤妻。

  遗憾的是,我这人偏偏没有耐性。这个缺点自小就明显得如同我的优点一样,叫人不好说什么。在娘家的抽屉里,至今还放着我小学开始打起直到大学毕业仍未完工的半只袜子。更有些剪了的衣料和缝了大半边的裙子和写了一半的小说控诉着我的属于“小资情调”的三分钟热情。没办法,尽管差点写了血书,造谣仍是半成品,房间也是时洁时脏,坚持下来的,只有读书和写作这两样。所以我才会说难为他的。

  “你呀,没办法,心智不成熟!”

  有时他实在憋得难受,只好拿这样的话来刻薄我。我呢,早已训练有素,变得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不过,夜半里扪心自问一番,的确难过。好好的凭什么让人说呀?没志气!自责之后,免不了一番自慰,把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之类的话找出来当盾牌。进而想想,自己确实不善家务嘛。得,以后当个事业型的女人好了。可一想到“女强人”那一般不很美妙的结果,先自怵了三分。这下好了,女强人不敢做也做不来,又没有当贤妻的本事,我忽然便有些尴尬起来。好在跟公婆住在一起,再怎么样饭还是有的吃,至多洗洗碗、扫扫地,至于房间么,仍旧采取粗放型管理。有时间了,埋头著文(不敢说著书,不是自谦,乃自量也),虽然案牍劳形,几个夜熬下来,脸黄眼木的,没有办法,我也奈何不了自己。心智不成熟么,还能指望怎么样?

  这自然是懒汉加无赖的遁辞。不过撇开赖字不提,我倒确实发现自己在某些方面有些欠缺。用平常话说,就是老长不大。如果光指外表,我倒求之不得,问题是眼角眉梢都是“2级公路”了,心理还老觉得自己才16岁。不过想想当初的日子,也的确是极乐仙境。爱吃就吃,不爱吃么,几个好友一商量,全咬紧牙关躺在被窝里搞精神会餐,直把个个馋得口水如李白笔下的瀑布飞流直泻三千丈了,这才一窝蜂起来,相拥着去学院门口的小摊上买几角钱的酸辣猪血汤,一口气灌下去,个个脸若桃花眼若星辰,宛如林中刚出浴的妖女,美丽得要死。我很遗憾现在的家门口为什么没有人卖这样的猪血汤,否则每天来一碗,岂不“三千宠爱在一身”?可惜家门口只有一条汽车撞摩托、摩托碰单车、单车撞伤人的十字路口,吵吵闹闹的令人心烦。意乱之余,又不免忆起单身时与几位女同学每日的“go fo a walk”来——那真是优雅浪漫得无可比拟的散步!请试想一下,在一座水光潋滟的湖边,小路上青藤牵蔓,四时花开,几位长发拂肩衣裙飘飘的少女沐浴着银色的月光,迈着精灵般的步子,对月传情,与花絮语,不是很令人动情的么?

  俱往矣!随着那个在早春的阴雨天气举行的、因撑得过饱而去跳楼梯从而冷落了宾朋的婚礼的结束,这一切皆成了明日黄花。留下的,唯有日益残缺的记忆,令我徒呼奈何!有时,我试图打破婚后那种因过分规律而显板结的生活,便缠着丈夫放下架子,权当一位女友和我疯一阵子。不知怎么搞的,他老不耐烦,说他以为婚姻并不仅仅是花前月下,更多的是彼此照应,营造一个更适合于学习和抵御人生苦难的堡垒;又说他已过而立之年,家既已成,剩下的便当然是立业了。对书生而言,立业需苦读,苦读则意味着目不窥园。一席话下来,我非但再不敢提发疯的话头,而且深感惭愧,觉得自己像个获奖的特大号傻瓜,整个儿的没治了!同时又大感庆幸,感到自己颇有眼力,嫁得一个好郎君,且他确实不错,我想我对他有点儿崇拜——在他不骂我懒婆娘的时候!不过,这种时候很少。因为本人实在很有骨气,宁挨骂也不屈服,不说一懒到底,却也改进无多。如果你是我旧日同窗,我准欢迎你来我家,让你呆一小时就受两小时的罪,不到吃饭时间,自会逃之夭夭。在物价日涨的今天,这不啻是个谢客的妙法。君若有夫人,不妨让她一试。

  以上这段话,纯属调侃。客观地说,婚后这几年我已被改造得有些服服帖帖了。刚结婚那阵,我若帮丈夫洗了件衣服,一定会有种被夫权压迫了的委屈和愤怒,而且准会想方设法地逼他为我搬自行车或是给自行车打气,乃示男女平等。现在好,我已明白男女分工不同的道理,有时会心甘情愿地替他洗洗衣服,尽管我经手洗的白衣服次数多了颜色或多或少地会逐渐变深,却不枉我一番爱夫之怀。好在他也心领,有时虽然还得重洗,评价倒客观: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

  我自然不服。

  于是就在写腻了东西的时候,更加发奋地爱丈夫。不是跑到大街上一口气给他买几个后来一穿就断带掉扣的假领,就是坐在缝纫机前布不转弯腰转弯地给他缝一些早已不穿的衣服,有时实在没兴趣干这些,便把自己发表了的那些臭小说给他看,为的是让他刮目看妻。奈何他这时总是眼睛疼头晕,我只好乖乖地给他掏耳屎摸头捶肩捏背。也许只有在这时,他才觉得即使懒婆娘,也自有她的好处。更何况我现在毕竟学会了炒菜,并且打出了一件毛背心,尽管谁也穿不得,到底总算有了进步。“游子回头金不换”,连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呢!

  顺便问一句,你现在娶了老婆吗?如果已经娶了,请记住我的话:教妇初来,教儿婴孩,千万别娇惯了她!不过也不要太挑剔。富兰克林说得好,婚前睁大双眼,婚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他之所以如此说,大概是因为婚姻的幸福有时并不在于对优点的发现而在于对缺点的容忍。古人也说过,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逼”得急了,兔子还会咬人呢,是不是?

  好,不多说了,还是发懒的好。

编辑: 李园园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