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温燕霞 正文
 
归家
江西散文网    2008-08-05 15:40

  北京,一个秋日的黄昏,夕阳美得妖艳。在一个风景点前头,一辆中巴正等着回程的旅客。许是地方僻远不易的缘故,虽暮色渐浓,出来的人仍很寥落。因为累,我第一个坐在车上等,等了约一个小时,车上还有大半冷座。揽活的小伙子嗓门越加大起来:“东单、前门、火车站的请上车!再来两个就满了,快来呀,晚了没座了!”然而,十几分钟过后,那些座仍旧空着。

  “唉,天晚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开车的小伙忽然说道。

  “不行,还空着六、七个座呢。一个座五块,不少呢!”

  揽活的小伙子不同意。

  “不就几十块钱吗?赶明儿再挣也行哪!”

  司机说着发动了汽车。揽活的小伙子愣了愣,蹭上车,打量了司机一会儿,蓦地摸着头发笑了:

  “嘿,哥们,今儿是你约了女朋友还是你老爹老娘生日哪?哎哎,师傅,去东单前门吗?这车马上就开。哎,好咧,您坐这儿。”

  说话间,小伙子又揽上了一位须发斑白的乘客。这回司机不等小伙子的同意,“唿啦”一下把门关上了,同时开动了汽车。

  “嘿,还真拧。也行,就算今儿个你病了,没来干活吧!”

  揽活的小伙子善解人意中多少含有几分无奈和讥诮。

  “哥们,你看这天黑得多快呀!刚才还亮堂堂的,一下就黑得看不见手指头了。我告诉你吧,我今天啥事也没有,就是天黑得早,想家了。”

  司机说罢侧脸一笑,挺淘气的模样。我的视线擦过他的脸颊,最后落到那些闪烁的霓虹灯上。天的确黑了,唯有这沉沉的黑,才衬出灯的眩目。灯影下,人们脚步匆匆,观察许久,竟没发现一个踱着方步、悠闲自在的行人。凝视着这些熟悉而陌生的人流,我的心忽然被一种柔软温润的液体所淹没。是啊,谁没有家谁不爱家呢?尤其在这样冷意渐浓的夜晚,大地漆黑一团,可家的窗口却亮着灯。只要远远望上一眼,那种温暖就已经让人神往乃至陶醉了。在这样的时候,小司机涌出思家的情绪,也就自然而然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激动。我甚至能想象出小司机踏进家门后父母的那份意外与喜悦。因为从闲谈中我已经得知,除了节假日,他们一般很晚回家,有时和家人一天也照不上一面,所以,偶尔的早归才会引起同伴那样的注意。再看刚才那位坚持揽活的小伙子,也已默默地坐在位置上,神色深沉而忧伤。他是在想家吗?谁也不知道。我只晓得当那位老者站起下车时,他很温和地说了一句话:

  “大爷,到家了吧?哎,好走,家里人正等着您吃饭呢!”

  老人颤颤地应了一声,苍老的身影很快就消融在那些归家的人流中。

  打量着越来越冷的车厢,一阵羁旅的愁绪忽然月影一般爬上我的心头。举目南眺,却仅见一幢高楼,还有高楼中无数个亮晃晃的窗口。

  千里之外的那座城市,属于自己的那扇窗户是不是也亮着一样诱人的灯光呢?

  我想是的。

编辑: 李园园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