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温燕霞 正文
 
“书虫”的乐趣
江西散文网    2008-08-05 16:06

  儿时,有一邻居老者给我看相,观察五官之后,他捋着长须说:“此女日后,不是成龙就是成虫。”吓得我妈脸都变了色,以后看我时,不免多了几分忧虑。

  现在,我已为人母,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似乎非龙也非虫。不过,扪心自问,觉得自己还是一条“虫”——且不说古人曾称为“倮虫”——再说自己又懒又好“蛀”书,故而称虫最为妥当。“懒虫”当然是别人对我的雅称,不足为怪,至于书虫,则是自诩,所以免不得在此胡言几句。

  我很喜欢书。喜欢看,喜欢买,也喜欢借,不过,借到后来就不太敢借了。因为我借的书到了记得还时多半已经蓬头垢面,非但主人不喜,自己也问心有愧。其实我是很想爱护书的,问题在于我再怎么轻手轻脚,书本最终还是会憔悴,真是莫可奈何!这是不敢借书的原因之一。

  不敢借书的另外一个原因,还在于自己健忘。有时明明记得借了某本书,可到还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前些年,我在一所中专任教的时候,曾向校图书馆借过十几本书。后来调离学校,要还书了,却打破脑袋也没找着,最后,只好赔了几十元钱。事隔半年多了吧,仍在那所学校工作的丈夫忽然提了一兜书,一看,全是当初失踪的:原来调动时我将装在抽屉里的那些书随办公桌一起上缴回了校后勤处。听丈夫说完原委,我顿时哭笑不得。基于经常坏书、赔书、丢书,好友便说我骨子里并非真正的读书人。有一次,她甚至认为我的读书不过是“蛀书”而已。

  “你读书哇,东一鳞,西一爪的,就像虫蛀洞,这本书几个,那本书几个。”

  好友言外之意,自然有点儿埋怨我读书不太得法。想想似乎也是,我自小读书就没耐性,除小说外,看其它书籍从没有一口气读完过,要读也是几本轮番读,否则便兴味索然。也许正读书杂乱,且又不喜细究,总以尽兴为主,故而这些年泛舟书海,收效好像不怎么大。往往三、五书友聚谈时,同样一本书,别人看后能讲出其精髓,而我至多只记得个大概,如果再要深谈,我只好驰骋想象了。所以,我觉得自己最适合于那句话:好读书但不求甚解。这自然是做学问的一大弱点。也曾立场要向某某学习,读书时做到眼到手到心到,无奈太过懒惰,又一味追求所谓的酣畅,而要达到这种效果,一目十行是最好的方法,于是乎改过的决心在快乐因子的胁迫下,倏忽间从后脑勺打个洞逃跑了。看来这辈子不但无望成为通儒,便是杂学也只能半桶子水,岂不悲夫!

  不过,世上万物都是辩证的。我的任性读书于做学问大不利,却便我求得了精神上的愉悦。且转念一想,甚至觉得自己的读书之道也颇有可取之处。如今的世界简直可以说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即使皓首也无法穷经,既然这样,又何不让自己读得随意读得舒畅一些呢?当然,读好书的前提是尽量少读坏书,故而随意阅读实际也包含了读者美学上的取舍。于我而言,偏爱于文学及一些介绍风物民俗的著作。至于其它,有书在手,也会浏览一番。也许书读过就忘了,但绝不会白读。所以,“书虫”自有书虫的乐趣,我也就不怨自己成了虫而没有成龙了。

编辑: 李园园
来源: 大江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