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余秋雨:慎用“国学” 发表《无网生活又一年》
·意外的延续
·99岁季羡林寄语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祝祖国繁荣昌盛
·铁凝:是什么使他挽留住了直面人生的一片童贞?
·我心平淡
·我的梦想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十七岁,任性得快乐!
·舍弃尘事
·我还有所谓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网友佳作 正文
 
有一些阳光的日子,暗流涌动
江西散文网    2009-04-02 16:40

  作者:花奴

  看别人的小说,很大一部分是在看别人的生活。

  特别是那些写高中,初中生活的小说,里面的主人翁,只要换一下名字,就能看见作者在现实生活中的轨迹。

  看着别人的生活,回忆只记得过往,不时的也会很真实的表现自己的想法,了解自己的价值观,还可以看见自己对自己的审视,自己对自己的溺爱。

  回忆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每个人都那么真实,像是晶莹的绿玉脆葡萄。接触的都还是很简单的东西,会为了一件衣服翻脸或者亲热的不行。现在想想还有多少会这样呢?但是,阳光的日子里还是会有乌云,在天空盘旋。有时候,也会遮掉阳光普照大地带来的欣喜。

  初中的时候,班上的位置,每周轮换一次。但是有些比较得老师宠爱的同学,却可以一直坐在一个位置上,享受最好的待遇。

  有一个同学,请求调动位置,但是老师迟迟不答应,因为她的同桌是全班最讨厌的人。有一天,在上课的时候,我听到她一个人在后面的位置上哭泣。嘤嘤的声音像是一只蜜蜂,穿越了无数的山峦,我听出来了,那是一种不能回家的绝望。

  不久以后,她转了学校,我没有送她,因为她是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走的。她是被逼迫走的。我一路拍打着曲廊的柱子,头发湿了,衣服也湿了。我才知道,飘了很久的雨了。

  那时候,班上转来了几个城市里的孩子,女生打扮得很漂亮,但是我们并不喜欢她们。她们也知道这个情况,也没有人愿意互相交流。

  有时候,听见她们在后面扔笔记本。笔记本的纸片哗哗的响作一片。坐在后面的同学给我们说,她们是在和男生传纸条。后来,有外班的同学告诉我们,她们都是城里学校开除了的。于是,女同学们形容她们用了一个词----贱货。

  我对她们知道的不多,但是,有一件事实却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初三的时候,她们中的一个女孩子怀孕了。

  有人传言,说老班接到了人的举报,说有学生在学校外租房。

  那一天,老班带着几个老师去查,在开门的时候发现,她正在和一个男孩子赤着身躺在床上。

  那个男孩子,是我们班上的第二名。

  

  闭上眼睛,还能想起那个女生的样子,深红色的衬衫,上面织着金线。她低着头,头发依然梳的很整齐。她和坐在下面的我们一模一样。

  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孩子,是老班逼她退的学。

  那个第二名,老师只是轻声慢语的提醒了几句。

  

  这件事对于我来说,似乎是一个地震。那时候没有上过生理卫生课,我知道的唯一一点就是孩子是从肚子里出来的,但是那也只是阿姨们的事情,怎么也牵扯不到自己的身上来。

  她站在讲台上,和我们一样,但是她又是那么的不一样,在她的身体里,还有一个生命,在慢慢的生长。

  怀孕,这是多么羞辱的词汇,这让我无法承受。

  班上的男生带着不同的表情看着她,但是他们给了我一个统一的印象:危险。

  女孩子并不想要走的,她从来都没有生活在我们的道德中。她并不在乎别人的白眼或者蔑视。她也不期望得到同学的关爱和温暖。但是,老师却坚决的让她离开了,不管她是怎么的哀求和痛哭。

  老班一脸正气的说,她会影响班上的其他同学的,这是一种风气的问题,也是道德的问题。

  女孩子的事情炒得沸沸扬扬。

  但是在这一整件事情中,最沉默的,最不引人注目的,居然是那个男孩子。他看着这一切,亲身经历了这一切,却又把这一切当作这么陌生。

  更让我惊讶的是,老师似乎也把他忘掉了,好像那一天看见的不是他,或者说他的错误不过是一个不小心的疏忽,没有必要进行大力的批判。

  我一直在想,她原本是可以不用离开的。这件事情,难道要她一个弱女子承担所有的责任吗?

  不久以后,那些城里的同学以不同的理由走掉了。

  后来,我明白了,她有没有怀孕,与她是不是非得离开我们学校是没有关系的。老师的处理,让我开始害怕,在他的天平上,并不存在着弱者或者是轻者。有的,只是怎样保证自己的利益。

  她们两个人都犯了错,女生的成绩不好,她走了,可以减少一个差生:男孩子成绩非常好,他留下,班级的优生资源却并没有减少。从总的看来,这对班级的排名是非常有利的。

  那一次的期末,老师喜气洋洋的拿回了第一名的奖状。

  他是最大的胜利者。

  但是,怀孕这个词,压在了我的心里,让我开始了新的一轮对男生的厌恶和害怕。

  看着自己的身体,只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恐惧和痛苦。

  无数次,在夜里,把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臂弯里,沉浸在自己温暖的怀抱里。

  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的不公平,还有那么多的羞辱。

  即使是在书本上或者是我们内心中期望的,那些因为纯洁的东西,也会在突然之间扭曲掉面庞。或者说,单纯的心,注定是要承受更多的伤害。

  后来,我发现,那时候,我的心里本来开着一朵花,但是在紧紧捂着的怀抱里,它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瘦弱,奄奄一息的伏倒在地上。

  而对感情的憧憬一下子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罪恶的十字架,一直背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有一些暗流在黑色的土地下流淌,这些深深细细的暗流,过去了,又回来,九曲十八弯。

  让那时候的脸颊,一半画着绚丽的妆容,另一半,素面朝天。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散文吧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