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第二枚结婚戒指
·关西新围巡礼
·云南石林秀
·栗树情
·踏月还乡
·栗园围
·汪曾祺最新研究出专辑
·《祝勇作品集》展现散文创作探索成果
·我的“小女”欢欢
·四月醉芳菲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闲游九寨
·小街
·情系海德堡
·牵挂
·咆哮的大渡河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正文
 
一个蛰伏在心灵深处的网络女孩
江西散文网    2009-04-20 10:57
作者:@水西早@

  女孩,一个蛰伏在心灵深处的网络女孩,来自其他小城。

  女孩,一个素昧平生的玩世的女孩,一个文采非凡的女孩。

  女孩叫子,是她自己的称呼,也是后来留给我最深刻印象的名字。

  飞扬,是子对我的称呼,拜子所赐,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我们的相识其实很简单,缘于网易博客。

  早在千禧年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接触电脑。只是当时使用电脑除了工作期间办公、做帐外,闲暇之余就是玩些诸如祖玛、连连看、红警之类的单机版游戏。常常是乐此不疲,通宵达旦的。惹来妻子颇有微词,笑着说电脑简直是我的小情人,比她还重要呢。

  公元2006年四月,为了跟上时代的节奏,办公室里和家中书房里都装上了宽带。从此,我才真正地接触到了网络,也慢慢地探索着网络。渐渐地,我学会了搜索、学会了QQ……在体会着从另一个世界里冲浪所带来的快乐的同时,也在体会着现实生活中酸甜苦辣麻的万象人生。

  我和子相逢在荧屏。虽不曾谋面,感觉却已然相识。

  子,不经意地出现在我的日志评论中。

  子说:“我想森林里的大树是选择不了的,犹如爱情和婚姻是左右不了的。可人终究是要选择的,生活总是拿来被左右的。那么,不如选择最初吧!好好的经营或许是唯一的希望!我们总是在不停的满足于自己的不满足里徘徊,犹豫...什么是绝对?没有答案!”

  我惊异于她近乎另类女孩的语言,也欣喜于她的不期而至。于是,我回踩了她,并一口气读完了她当时博客中所有的日志文章。我折服于她那些行云流水般敏捷跳动着的血色的文字,也慨叹她抑郁难平的颇为老气横秋的人生观念。文如其人,我不敢相信那些悲伤的文字是否应该出现在她那个年代里那个如花儿一样生活着的女孩子手里,尽管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心灵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深深地吸引着,很自然地,我开始了与子进行游戏般的文字交流。

  关注与被关注,开导与被开导,感动与被感动,影响与被影响。日子就这么悄悄地从相互灵动着的手指尖滑过,带走了渐行渐远的年轮,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眷念。期间,我们各自更换了几种不同风格的博客服装。抬头是春,埋首入秋。每每,打开电脑的刹那,渴望充满心田---守候着重逢。键盘敲击,弹指一挥间,鼠标滞留在熟悉的亮点。你还好吗?平常的问候,重复着简单。日复一日,常来常往。生活在继续,生命在延缓。交往的情谊也渐渐如水般平淡。子曾经说过,当所有的语言和坦白一涌而出的那刻,我们是用心的牵挂这些点点的情谊。尽管无大悲也无大喜。我们一直在感受着感受。。。

  子一直贪婪着莫子红的味道,仿佛莫子红是唯一能扼杀身心伤痛的良药。受其感染,我也一度恋上了黄鹤楼的滋味,在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刻。凤凰城也许是子曾经记忆最深刻的地方之一。我没去过,但很想在有生之年某个云淡风轻的日子里,前去感受一番。东湖的妩媚,汉口沙滩的浪漫,吉庆街的中外小吃,精武路的鸭脖子。。。。。。在子的笔下,一切都象是身临其境般地凸现。说来惭愧,自从父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几人举家迁居武汉,如今已是第25个年头。而我,除了在学生时代学校组织春游时去过东湖和黄鹤楼外,其它的地方对我来说如同天方夜谭。不过,就在一个工作比较繁忙的暑期,我毅然决然地载着妻儿好好领略了一下武汉的风土人情,细细地品味着子所描绘的美食美景。

  妻,贤淑通惠的妻,我一直深深爱着的妻,我相守一生的女人。风雨同舟十三载,岁月的痕迹巳悄悄爬上她的眉梢。晚饭后散步归来,在书房里。妻总是高兴地陪伴着我和儿子,或是编织毛衣,或是督促儿子作业,或是看我写博。妻常常笑着说,一家三口象这样呆在一起真好,好幸福。望着妻已略显粗糙的手,我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应她一个歉疚的笑意。

  子,也许是一位调皮的女孩,我认为。某日,子发来消息:今日往后,唤你飞扬,我为子。我欣喜地回复:好!于是,飞扬就成了我与子日后沟通的专用名字。慢慢地,飞扬竞出人意料地变成了众博友对我的通用名称,我也只好欣然接受。36岁生日过后,为感谢妻子的辛苦劳累,我写了日志以作纪念。却不料,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我已入梦。失踪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子在凌晨三点给我留言:“那天,我忘了说生日快乐!”翌日早上在办公室里,我怔怔地注视着不在线上的子的头像,有些莫名的惆怅。心中喃喃的回复道:我想,与你相识的每一天都将是我的生日。所以,你任何时候的祝福都会是我莫大的安慰,谢谢!!!当晚,子终于上线了,在她的新日志中,我估摸出子失踪的理由,原来是生病了。子又发来了消息说:我病了,好久。所以,我要你幸福快乐,我要你全家安康!!!妻看了,浅笑着说:这女孩心意好重,要谢谢她。要祝福她早日康复快乐,希望她不再满腹阴霾。

  子,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孩,我坚信。抗震救灾期间,我急切地拨了一通子的电话。子近乎呜咽着回答:“对不起,飞扬。我已经失去了文字组织能力,我。。。我。。。”其实,我并非一定要子给我回答。我只想知道子是否安好,我只要证实那个让我深深感受着的女孩的存在。后来,子留下了到目前为止我能常常点读的最后一篇日志。文章中写道:

  我已经失去了书写的资格。这些,只是来自亲爱的声音。而我,只是一具躯体,默默于此。---子。

  我默默地谛视,潺缓如水的目光,以为这个世界不会有悲凉。

  可是漫天浓密的乌云顷刻间遮蔽了仁慈的上苍。

  常常以为我走到世界的尽头,那一刻,就像静静地躺在一个草地上等待着死亡来临。是否你也会和我一起哭泣,只是你不让我看见你的泪水。是否你也会和我一样疲倦,只是你不让我听见你的叹息。深深的爱过,然后逃亡。

  亲爱。云朵做梦了,化为叶子,一片片落下,覆盖了所有的过往,忘记曾经爱的语言。被风卷起,飘到天涯海角。

  亲爱。叶子枯萎了,沙沙的被人们踩在脚下,碾碎了所有的誓言,放弃一切爱的勇气。被雨淋湿爱的热情,到另一个世界。

  亲爱。等我再回去,你们还能记得我的脸么?你们还能让我想紧紧的拥抱你们么?

  然后,子默默地离开了我的视线,只留下了一阵阵怅然若失的回味。

  前些日子出差大西北。到达兰州的当天,空气骤然变冷。天空中缓缓地飘扬着一片片白色的小精灵,被人们嘴中急促呼出的热气消融得无影无踪。在下榻宾馆旁边的一个胡同里,有一间烛光餐厅,丰俭由人,伴随着醉人的轻音乐。落坐在大玻璃窗旁的双人桌边,叫了两个下酒的小菜外加二两甘肃人的待客之道---九粮液。服务生殷情地询问,对面空座上的餐具是否需要撤走。我说,请别动,谢谢。

  烛光渐渐地明亮起来,窗外已是昏黑一片。望着那自由自在燃烧着的星星之火,我默默地端起了酒杯。

  看得见的风景,已然是过眼烟云。看不见的美丽,一直就躲在脑后。千百次的蓦然回首,遍寻不着那双澄澈的眼眸。

  你还好吗,子?!!!

  干杯,子。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中国作家网
[208148]大江网友:爱在春天 2009-06-18 08:05 发表评论:

  真情流露,太感人了!


[208084]大江网友:f 2009-06-17 20:46 发表评论:

  哈'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