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神奇的修水之六——桃里吟
·部分作协吸收网络作者引反响
·人生如茶
·《芳草》青藏专号引起强烈反响
·神奇的修水之三——黄龙山与黄龙寺
·安徽建立首个散文家创作基地
·江苏省作协将免费为“70后”“80后”作家出丛书
·神奇的修水之四——莽洞探奇
·“陕西作家著作专藏”4月23日启动
·神奇的修水之五——双井竞秀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神奇的修水之七——观音湖
·神奇的修水之六——桃里吟
·神奇的修水之五——双井竞秀
·神奇的修水之四——莽洞探奇
·神奇的修水之三——黄龙山与黄龙寺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名家赏析 > 朱法元 正文
 
神奇的修水之八——水鸣深山
江西散文网    2009-05-06 11:30

  在有声世界里,声音有好有坏,有的悦耳动听,有的震耳欲聋;有的是越听越想听的天籁之声,有的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噪音。但有两种声音是百听不厌的,一种是鸟语,另一种就是水声。

  不信你试试看,假如你坐在书房里,窗外的树上不时传来小鸟的歌唱,或是门前小溪流淌着哗哗的水声,你不但不会觉得吵闹,而且会感到心旷神怡、才思敏捷,惬意得很。

  有一种水声很神奇,它藏于深山,形成瀑布,飞流直下。由于有群山环抱,有林木簇拥,因而其声浑厚,大而不噪。瀑如白练悬挂,迎风飘舞;两边花草藤木陪衬,奇峰怪石张扬。那别致的景观,就足以叫人称绝了。

  鸣水洞便是这么一个绝佳的景致。

  鸣水洞坐落在修水县的西边山中,绵延起伏的幕阜山脉,到这里犹如用一把巨斧劈将开来,形成一道山峡。两岸群峰陡峭,怪石嶙峋。上游的两条山溪合成一股激流,撞破山石,纵身直下,音似狮吼,震耳欲聋。“鸣水洞”便由此得名。这鸣水洞瀑布虽不像黄果树、庐山等瀑布闻名于世,但它的美妙却无与伦比。传说很早以前,一位秀才路径此地,一见这瀑布,顿时惊奇不已,感概顿生,当即就要赋诗。也许是被那溅起的水雾吸引住了,开口就是一句:“溅溅溅溅溅溅溅”,不想由于陶醉在壮美的山光水色之中,竟怎么也想不出下句来。于是秀才立于洞侧,苦思冥想,绞尽脑汁,竟至伤神而亡。

  秀才死后,阴魂不散。心想我秀才饱读诗词歌赋,遍游南北西东,逢山吟诗,遇水作对,到哪里也没有卡过壳,想不到来在这里却为这一方山水所困,这不是被美景给醉死了么?秀才实在心有不甘,于是就变成一只小鸟,落于枝头,整天对着瀑布,叫着“溅溅溅溅溅溅溅”。年复一年,代复一代,这只小鸟、这小鸟的叫声,就为当地人们熟悉了,人们听着他的叫声,都会可怜他,替他感到十分的惋惜。

  后来有一天,大学士苏东坡来到这里,不觉也为这深山飞瀑震惊,叹为观止。忽闻鸟声生奇,抬头望去,但见这只小鸟,形似黄鹂,淡妆素羽,站在枝头,睁圆了双眼,一个劲儿对着他鸣叫。奇怪的是,他走到哪里,小鸟就跟到哪里,叫唤不止。东坡听着听着,渐渐地感到那叫声有些凄凉,有些无奈,似是有人在倾诉,在求助。东坡先生便问当地百姓,遂从老者口中探知其因。东坡说原来如此,不过也不足为奇,专心于景者,才思被堵,也是常事,秀才为此送命,甚为可叹,亦为可敬!

  第二天早晨,东坡先生沐浴更衣,来到瀑布前,见清晨山岚飘渺,朝霞斜照,林木葱茏,鸟语花香,鸣水瀑布更显得壮丽秀美,豪情无限。

  就在此时,那秀才小鸟又飞到了东坡跟前,呼叫着:“溅溅溅溅溅溅溅,”

  东坡左手摇扇,右手一捋胡须,脱口便对:“一道银河落九天。”

  秀才阴魂一听,茅塞顿开,紧接着佳句涌出:“烹茶可敬西天佛,”

  东坡对:“酿酒能奉北海仙。”

  秀才阴魂大为惊喜,忙问道:“莫是朝中苏学士?”

  东坡双手抱拳,向枝头一拱,答道:“然然然然然然然。”

  从那以后,鸣水洞前再也听不到那只小鸟的叫声了。可是,苏东坡那首脍炙人口的诗句,却一直流传了下来。至今在鸣水洞上方的岩石上,还存有苏东坡手书的摩崖石刻呢。

  我虽然离乡背井多年,可鸣水洞留在我脑海中的记忆却一直磨灭不掉。那里有我挑担爬坡摔下的汗珠,也有我跟随父辈们干活留下的愉悦。

  儿时我上下鸣水洞的艰辛,多为担脚、扛木头等等,比较多的是接石灰。

  那时山区种田不用农药,也没有化肥,初夏时节稻苗长得尺把高了,便要用石灰打田。稻田里打上几遍石灰,就既可灭虫,又可肥田,而且不含化学成分,又生态又环保。我们家附近没有石灰,要到三十多里外的石灰窑里去买。当然那时没有公路,只有一条翻山越岭的羊肠小道,途中就要经过鸣水洞。鸣水洞旁的道路,为麻石砌成的台阶,楼梯似的陡峭,台阶边上还布满了青苔。男劳力们挑一趟石灰可不容易,得三更起床,四更出发,上午赶到石灰窑里,还要排队抢石灰块。下午挑回来时,力气也就用得差不多了,再要爬上鸣水洞就很困难,因此妇女小孩们就要挑着土箕,到鸣水洞下面去接担,以减轻男劳力的负担。我就曾跟着母亲去接过担,虽说只挑了二三十斤,可照样腿肚子抽筋。当然那时谁也没有心思观风景,恨不得把鸣水洞炸平了呢!

  记得鸣水洞边上有一座榨油坊。当地乡民们每年秋天从山上采摘的油茶果,剥壳晒干后,就挑到这里来榨油。榨油的季节比较集中,一般在秋末冬初。那时榨油坊里可热闹了,榨油的人家一家接着一家,流水线作业,昼夜不停。男女老少在一起,互相帮忙干活,一起分享酒菜,有说笑的,有打闹的,还有借这个宝地谈恋爱的。榨油分为几个环节,首先要把油茶果摊开在一个大炕上,用火烘干。接着就是把茶果倒入一个大碾盘里,碾盘外面连着水车,以水为动力带动碾盘,把茶果碾成粉末。再把茶果粉蒸熟,用稻草包成大饼,一个个装进巨大的榨槽内,用很多大木块挤压,通过“油撞子”撞击挤出茶油。这最后一道程序是最见功夫的。撞子是一根大碗口粗的硬木,约一丈多长,前面头上用一个铁环箍紧,便于撞击时不致裂开。中间装了一个木制的轴承,挂在房梁上。榨油时,一般要四五个男子汉,分站在撞子的两边,每人用一只手握住轴承,前边一个掌撞子的,相当于船上的舵手,专门负责把握方向,确保撞子准确无误地击打到挤压茶饼的主木块上。掌撞子的会引导着用撞子先轻轻地碰一下,紧接着,众人往后猛一发力,再往前一送,撞子就会强烈地撞到木块上,发出一声巨响,油榨下边就会哗哗地流出茶油来。这样有节奏地击打着,约需两三个小时,直到茶饼中的油被榨干为止。打撞子的最要力气,掌撞子的更是需要力气加技巧,一榨油下来,会手臂发酸,大汗淋漓。那时只有我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家伙,掌撞子没力气,只能帮助做些烘干、扫碾盘之类的活儿。到了深夜,瞌睡来了,就躺到烘茶果的炕上,头枕着瀑声,昏昏睡到天明。这功夫不重,吃的又比家里好,在这深山水鸣的幽闭之地,还感到很好玩呢。

  那时一到榨油旺季,若从鸣水洞边经过,就不仅能听到瀑布的声音,还能听到水车碾盘的转动声,和那撞击榨油的瓷实的夯声,偶尔还会有姑娘小伙的山歌声。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传出数里之外,组成了一首悲壮的山乡奏鸣曲。只是现在有了榨油机,榨油倒是便捷多了,可那道古老的榨油坊风情,也就再也见不到了。

  前些年我探家,还会从鸣水洞经过。踏在那光滑的石板上,听着那熟悉的瀑布声,还会勾起我的许多酸甜苦辣,心情总会激动好久。近年,这里新修了进山的水泥公路,避开鸣水洞,拐了一个大弯,因此我也就很少近距离接触鸣水洞了。我想这样也好,这样鸣水洞就会得到较好的保护,等将来辟为风景旅游区时,再以全新的姿态,迎接四海宾朋。

  (2009年4月12日作于南昌三纬书屋)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241054]大江网友:水源人 2009-08-31 09:20 发表评论:

  看了朱总写的文章,沟起了我思家的心.文章写得质朴,真实,令人回味.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