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雨中漫步
·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
·离亲情有多远
·婚姻需要一个回望的角度
·说出一生的幸福
·放低了就高了
·回头,是为了看得更远
·需要奋斗也是一种幸福
·人生如大考
·找到那枚“钉子”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神奇的修水之九——全丰花灯
·神奇的修水之八——水鸣深山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文学评论 正文
 
阎晶明:当年明月曾照人
江西散文网    2009-08-04 14:29

  阎晶明

  编辑要我谈一下重读经典小说的感受,并且指定作品是陈建功早期的获奖小说《飘逝的花头巾》。我接受了这一任务。《飘逝的花头巾》发表于1981年,那时,我只是个正在大学中文系上学的文学爱好者,陈建功虽然也是大学生身份,却早已是名满文场的青年作家。那是一个文学格外耀眼的时代,能成为作家是幸福的,当然,也只有得风气之先者才有可能获得这一称号,而不像今天,如果一个人一出来就只是个作家,给人感觉是他的才华错过了别的证明途径之后才走上这一道路的。

  真的十分怀念80年代,小说、诗歌,就像一篇篇宣言书和启蒙教材,帮助世人打开一扇扇心灵的窗户。《飘逝的花头巾》正是这样一篇作品。这是一篇温婉的小说,褪去了“伤痕”,不急于“反思”,却留着最真诚的感情,最具责任感的爱意,最让人心动的情景。这是一种让人净化的感情和意绪,是一种让人互相关爱的冲动,一种为他人担忧的哀伤情绪。“飘逝的花头巾”,是一个充满向往的纯真意象。

  文学是作者为小说故事铺垫的棉絮,也是一束始终洒射在前路上的灯光。爱情是一股漫延在人物周身的暖风,也是心灵上一种不灭的信念。“飘逝的花头巾”则有如暗夜里的星光,永远让人产生前行的动力。在所有一切当中,还有一种更加难得的情愫,就是一种天然的善良,一种超越“自私”爱情的、出于责任和呵护要求的爱心。所有这些要素在一篇小说里同时存在,而且是通过并不复杂的故事叙述来表达和实现,使《飘逝的花头巾》拥有了独特的魅力。这里抒发着在那个年代一同被高扬的人间感情,因此也是只有在那个年代才可能完成的小说。其中的每一种感情表达,我们都能从同时期的小说中程度不同地感受到,每一个侧面都仿佛让人想起某篇作品。《飘逝的花头巾》的意义正在于,它容纳、综合了这些多侧面的感情,这种交融让人想起一句话,“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小说里的秦江是个“怪人”,他写过很多“充满人情味的小说”,但做人做事却“缺少起码的人情味儿”,小说的开头就把人物特征一言以敝之,接下来的故事,都是对这种矛盾的解释。秦江是个作家,不过,他不是今天小说里的那种作家形象,带着“文坛”上的各种毛病而出场,秦江的作家身份背后,是他复杂的人生经历和更加复杂的思想感情。在怪异的举止描述中,秦江的身世和经历被一点点放大。他曾经是个浪子,也是个浪迹天涯的游子。如今,他是一个大学中文系读书的才子,一个获奖之后被人关注的小说家。这个转变是巨大的,特别是在那个年代,而改变这一切的力量之源,就是那块“尼龙头巾”。这块饰物带出小说的核心人物沈萍,她代表了某种品质,更代表了激发人上进的一种美好的意象。很明显,因为爱上了沈萍,秦江才开始了此后的一系列追求,这也是只有在那个年代才有可能被作家选择的追求爱的方式,一个人通过奋斗去寻找爱并取得足够的得到理由。

  这里,我想插入一点特别的感想。我觉得作为新时期“京味儿小说”的代表作家,陈建功小说里的很多要素,其实正是被王朔等后来者反复描写的人物构架。不过,后者做得更充分,更极致。比如秦江,他是京城里长大的城市青年,一个在行为上不自觉地叛逆了的“干部子弟”,但他有待挖掘的智慧潜质,一旦机缘到位,他就可以脱胎换骨。王朔笔下的“顽主”们不就总是处在秦江的出走期吗?最关键也是最有趣的一点是,陈建功笔下的沈萍作为一个象征美好、“催人奋进”的符号,在王朔小说里也经常出现。大约20年前吧,我曾经写过一篇综论王朔小说的文章,其中一个看法就是,王朔时常会在他的小说里安排一种奇妙的人物关系结构,即他的无业且“痞”的“顽主”,总会得到一个来自南方、家教、修养都好的美丽女子的好感,后者甚至常常心甘情愿地投身到“顽主”们的怀抱。《空中小姐》、《橡皮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都有这样的人物关系结构。陈建功在《飘逝的花头巾》里所描写的沈萍,那个让秦江眼前一亮并从此发愤的才女,不也是这样的一种设计和象征吗?所不同的是,王朔小说的“顽主”并不会因这种得到而“浪子回头”,他们我行我素。而陈建功却终究要让秦江回到“正途”。秦江也成了“S大学”的中文系学生,他要在各方面向沈萍看齐,秦江成了一名小说家,他写过很多“充满人情味儿的小说”。这种区别是一种价值观的分野,其中的涵义是值得人玩味的。

  秦江并不是一个春风得意者,他的失败感同他不断取得的功名是互相伴随的。他的内心另有隐忧。他的爱慕并没有得到沈萍的认可,而且他眼见沈萍投身于另一个人。而这个人很可能是个“骗子”,在失落的同时,秦江更为沈萍的前景担忧,这是一种超越了自私之爱的善的表达,这种感情到小说后半部分已经成为笼罩小说全部的一种情绪,并且极具感染力。我们还可以从秦江的身上看到他在名利追逐路途上的自醒和警觉,如他不愿意见父亲的原因,是觉得那种“得意”和因此要得到的“恩宠”并不是他想的。这也是那个纯真年代才会特别突出的一种观念意识。

  《飘逝的花头巾》,这是个在今天还有强烈暗示意义的题目。的确,那一方并不耀眼(蓝色而非红、黄色)的“花头巾”今天已经随风飘逝了,惟有那带着强烈的冲击力的美好意象,通过文字,仍然留在我们的视线和记忆中。它对精神的回归要求是那样强烈,直照出今日浮世的纷乱,因此惹人怀念不已。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中国作家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