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雨中漫步
·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
·离亲情有多远
·婚姻需要一个回望的角度
·说出一生的幸福
·放低了就高了
·回头,是为了看得更远
·需要奋斗也是一种幸福
·人生如大考
·找到那枚“钉子”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神奇的修水之九——全丰花灯
·神奇的修水之八——水鸣深山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文学评论 正文
 
“小人物”写就大历史
江西散文网    2009-08-04 14:30

  李俊国

  我一直认为:当代中国——因为它剧烈而快速、复杂且多义的社会转型,混含着丰富而芜杂的社会文化与历史人生内蕴——是时代对我们每一位社会公民和中国当代文学最为丰厚的历史赠馈;是一个需要“史诗”而且可能产生“史诗”的历史年月。长江文艺出版社最近倾力推出的、由非专业作家阿耐创作的三卷本长篇小说《大江东去》,正是一部以当代社会鲜活人生为底蕴、以当代中国历史剧变的复杂性为言说对象的人生史诗。

  直面当下,潜入人生的创作姿态。当代中国文坛,或沉醉于对历史事件的简单复制与逸趣铺排,或满足于对现实碎片的日常“唠叨”与浅尝辄止。阿耐的《大江东去》,显出为当代中国“立此存照”式的创作意识,尤为可贵。小说以编年体式,直取1978至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30年为叙事对象;以小雷家村几位青年雷东宝、宋运辉、杨巡及高干子女梁思申各不相同的人生过程、命运沉浮为书写中心,立体地、多侧面地呈现出一代人求学、创业、经商、婚恋的多样态和复杂性,真实生动地再现出共和国一代在“改革开放30年”里聚焦于财富与权力、情欲与成长的心路历程。近距离、当下感、真实性、多样态,构成《大江东去》鲜明的创作特色。正是这种直逼当下、潜入生活的创作姿态,不做作,不矫饰,为当代文坛注入了生活与艺术的鲜活血性。

  “小人物”与“大历史”交汇,原生态与寓意性同构。《大江东去》在看似不经意的编年体式中,别具匠心以小人物的原生态纪实,与改革开放30年中国社会转型变化的大历史交汇同构,创立或实践着一种小视角的碎片写作与大历史的复杂生态相互融汇、交互彰显的新型宏大叙事方式。雷东宝由部队转业回乡,艰难创办砖窑厂、养殖场、电缆厂、铜厂;宋运辉自乡村走出,上大学,进国营金州总厂,赴东海开发项目;杨巡自幼辍学,独自闯东北,冒险掘金,回乡创办营销市场,筹建合资商厦;梁思申走出国门求学海外,回国做外贸,融资合资……由“小雷家村”——当代中国的一个平凡小山村——走出的人物,其身份有乡镇企业家、民营个体工商户、国营大型企业老总、外籍客商、政府要员;其行为半径辐射到当代中国的乡镇企业、国营企业、合资企业、个体商业,内地与沿海,中国与世界……“小雷家村”所引发的人世沉浮和人生故事,有如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马孔多镇”,几乎成为转型期当代中国的缩影与象征。

  《大江东去》不是一部仅凭“才气”而“制作”出的“轻飘”“空灵”的小说,而是从厚重驳杂的社会人生里冶炼而成的长篇巨制。这里有因贫穷而立志创业的坚强、发展的艰难;有事业辉煌的膨胀与复仇;这里有男人间相互的扶持与合作,有成功时的狂欢与嫉妒;这里有成长的扭曲与挫折,有“成熟”后的迷失与苍凉;这里有男女间的纯真与功利,有错失情爱的悔恨与相互厮守的倦怠,有情的依恋与欲的放纵;这里有企业间的倾轧与权力间的阴谋,有形形色色的潜规则和亚文化。聚焦于人的生存和发展,财富、事业、欲望、权力的聚光灯下,《大江东去》的人物,无论男女,无论当年的赤贫与曾经的富足,都呈现出性格的分裂和扭曲、命运的波折与戏弄、心态情态的亢奋与绝望。

  鲜活的“人”,复杂的“事”,撕碎的“心”,变幻的“情”,神秘的“命”,《大江东去》的平实而沉甸甸的人生,呈现出当代中国既风起云涌、也泥沙俱下的浩漫而繁杂的历史画卷。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中国作家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