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丝娘
·“门当户对”的婚姻天长地久
·爱情有张纯真的脸
·【中国仙女湖七夕最美爱情故事征文】爱情创造的奇迹
·巴山豆
·“日月”恋歌
·爱的拯救
·生命第一叶帆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波涌浪卷西沙情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文学评论
 
从文学的本质出发
江西散文网    2009-08-04 14:31

  周蓬桦

  当下的写作,已经不能再用概念化或者世俗化之类的词来搪塞,它已经变得十分多元和复杂,用简单的“真善美”来界定这个时代的情感状态已经丧失了准确性。如果事情放在上世纪80年代,你完全可以说写作是为了探索与创新,为了某某使命等等。即便是在新世纪的曙光照临之后,市场经济占领思维的桥头,文学面对着自身的边缘处境,写作者们仍然会心一笑,比较一致地达成共识:写作,不过是为了寻找同类,那个生活在别处的朋友,他或她发出与自己相同的声音。

  但几年过后,写作者对“同类”开始厌倦,互联网上的交流时有争吵,往往以不欢而散草草收场。至此人们才恍然大悟,明了写作原本就是一种很个体的劳动,过多的同类参与反而对写作的品质有害。文学原本就是孤独者的呓语,是灵魂不断完善、自我教育和提升的觉悟之路。

  在哲学家看来,惟有艺术才是最根本的舞蹈,才能体味到真正意义上的绚烂与成功。而世俗与物质的活法,都不值得付出时间的代价。我们穷其一生所追求的物质生活,其实是有悖生命的终极意义的。物质不过是喂养心灵的基本条件,它当然不可或缺,但时间会很快暴露出物质主义、功利主义的可怜与短视。生命伴随着身体的日渐微弱,是那样诡秘多端,需要自醒者不停地反思和追问,而写作本身不过是在记录这个美好的过程,一个生命从低处的需求向高处渐变和完善的过程。如果一个人对时间没有感受,他的写作便无法延续和深入;如果一个人对生活没有观察力,他的人生必然浮飘和追逐世风,盲目从众。诚如苏姗·桑塔格所言,文字“时常提醒我们其它房间——我们更愿意住或以为我们已经住的其它房间。它们是一些我们丧失居住的艺术或居住的智慧的空间”。

  世间大多数人的道路不过都是重复同一条道路,那就是世俗的道路。世俗的道路拥挤不堪,可以随着奔忙的人流自然向前,既无悬崖上的险峻也回避或削弱了涅槃的痛苦,且充满了形形色色的热闹与诱惑,大到某个奖项小到一次表扬,在这样的漩涡中,写作者也会跟着分野显形。但我要说,最后留下来的,必然是闪光的异数,是黄金中的黄金——那些灵魂纯粹大师们,我只能从一次次的仰望中汲取对抗和向上的力量。我们惟有认真地生活,才能让心灵向其靠近。

  在喧嚣的声浪里,我试图保持一种相对稳定的写作状态,尤其不断地警告自己要保持内心的稳定,力求做到缓慢感受活着的每一寸光阴。在过去较长的时间里,我一直有很浓重的桃花源情结:躲进深山老林,遮蔽世间的琐碎与一切落叶般廉价的小聪明,逃掉会议、填表、评职称一类的繁文缛节和一地鸡毛,但后来我渐渐地改变了主意——促使我改变的不是宗教而是哲学。诚如马可·奥勒留·安东尼所言:“人们寻求隐退自身,他们隐居于乡村的茅屋,山林海滨,你也倾向于渴望这些事情。但这完全是凡夫俗子的一个标记,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你要退入自身你都可以这样做。因为一个人退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如退入自己的心灵更为宁静和更少苦恼。”事实正是这样,当我们回到宁静之后,内心的城堡才会坚固而强大,才不会在一些命题上左右摇摆,失去了方向。

  从这个层面上讲,文学的本质追求即在于首先完善自身,然后从本质出发,抵达清醒、智慧、良知、反思、悲悯和大爱。有位朋友在我的博客上留言:“中国的文人大多擅长人与文极端分裂。他们的内心还没有真正文明。当关爱别人成为一个人内心需要的时候,他才配得上文明这个词。”深以为然。

  写作是从生命之思中分泌出的奥秘,它应该是有乐趣的,痛苦与偏激的写作不值得提倡。文字的参照、记录、虚构与宣泄,让我们活得更有责任感,内心充实,更有积极意义的建设意义。写作的美好过程,从开始到结束,它甚至不需要进行文本的比较,辨别所谓的高低与好赖,写作的任务首先是要完成“说出”。面对垃圾读物充斥书市的现实,片面地追求读者和点击率都是一种偏离,也必然会是一种短期效应。有人说,“你不过写了一堆废纸而已”,面对这种言辞你完全可以坦然放松地微笑。想想吧:既然生命都会在几十年后成为骨灰,文字的速朽又有什么值得惊奇!天下的事物,没有永恒不变,而变数才是写作的动力之一。时代的变数,让文学的道路有了新的可能。

编辑:骆寒蕾
来源:中国作家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