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雨中漫步
·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
·离亲情有多远
·婚姻需要一个回望的角度
·说出一生的幸福
·放低了就高了
·回头,是为了看得更远
·需要奋斗也是一种幸福
·人生如大考
·找到那枚“钉子”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散文动态 正文
 
香港书展的火药味与奶油味
江西散文网    2009-08-04 16:27

image

      几个月前批评济南举行的全国书展,得罪了不少山东人,可要是把刚刚结束的香港书展和全国书展作比较,又太对不起香港同胞。

  去年公开的数字是,八十三万人来到香港书展,实际人数将近百万。今年的数字还没有出炉,估计不会低于去年。由于今年香港会展中心扩建完成,书展展区面积扩大近三分之一,所以往年蔚为壮观的“长蛇阵”今年在会场里出现不多,蜂拥的人潮一到展馆马上就被稀释分流。不过看看进口外的长队吧,高峰时段铺过人行道,上了天桥歪歪扭扭排到港铁湾仔站,长度少说也得有近两公里。

  令人瞠目结舌的不是人数,让我汗颜的是,队伍就是这么单线地缓慢往前延伸,在高温高湿度的白天,难道就没有人想过要插队吗?而在组办方和港府有关部门组织下,普通来往行人和参加书展的读者有条不紊地利用着并不宽敞的天桥路面,每个人似乎都笃悠悠地缓慢前行。而几步就是一个警察或者安保人员,又保证着秩序井然和安全。香港会展中心面积的庞大和结构的复杂会令任何一位陌生人迷茫。不过还好,书展会场中每隔几步就是一位安保人员,向他们问路基本都可以得到清晰的指示,所以迷路又似乎不太可能。香港市民的素质和书展主办方在安保上的巨大人力投入,是国内任何一个书展都无法比拟的。

  秩序是香港书展的一个标志性符号,而在本届书展上时刻也发生着一些八卦花絮。浏览书展期间香港本地各大报纸,占据书展报道最显著内容的都是“靓模”(少女模特)新闻,后来我才从本地的几位文化人那里得知关于“靓模”的比较准确的定义,其中包括穿着比基尼吃甜筒,奶油滴在胸部等等。所以,虽然我也很希望能在书展中看到这一幕,但这太不符合书展老少咸宜的政治正确立场。于是,口水仗据说从书展前就开始了。妥协的结果是,靓模允许进入书展做写真集宣传,不过主办方为他们专门划出了一块区域,而且得穿着得体。这一措施怎么都让我觉得,书展里有一块红灯区,穿着得体的靓模在那里与粉丝见面,这让我很失望。不过更失望的是,预想中激烈的抗议声在书展里完全被忽略了,那些散发传单抗议靓模的寂寞年轻人,让我联想到的是北京中关村,那里有一个群体对着来往行人重复低声嘟囔着:发票、发票,办证、办证。而在书展开始前一天,我就已经看到几十位年轻人等着第二天进入会场,据说有几位在此轮流风餐露宿一周有余,只求第一个冲入会场。不过别高兴得太早,他们是去捧自己的偶像靓模的场的。这样的香港,似乎又有点让人失望。

  靓模归根到底还是香港人民的尤物而已,与我们无关,不过内地受邀的那些作家们被非议不断,总算和我们有点关系了。不知道为什么,参与策划各类演讲的《亚洲周刊》这次邀请了已经在内地被迫失声的《中国不高兴》作者团队黄纪苏和宋强,这让以自由主义占主导的香港文化界炸开了锅。坊间传闻,好几位本土文化名人暗地抵制本届书展。黄、宋似乎确实并不太受到与会的香港甚至内地学者作家欢迎,经常看到的场景是,黄、宋站在酒店lobby或者某个演讲厅里听讲座,其他人都不会理他们,有时候明显是装作不认识。连我都觉得颇为尴尬。也许是同仁们的不满声音传到了《亚洲周刊》那里,身在台湾的南方朔大师被火速邀请来书展救场,让南方朔和黄、宋做一场交锋,但因为是临时决定,地址只好安排在书展之外的地方。当然,这个活动最后已经与书展无关了,给人感觉是《亚洲周刊》做局向同仁们弥补过错,设堂会标榜自己的价值多元,最好希望黄、宋组合彻底被南方朔大师打败。可惜,那个地方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找,又舍不得打车钱,现场到底如何,无可奉告。

  另外还受到非议的是郭敬明,虽然梁文道在专栏里对这位抄袭作家有所揶揄,不少香港文化人对这样一位污点人物到来颇有非议,但不得不佩服郭敬明的影响力可以跨过罗湖海关。他的演讲可能是书展期间最为火爆的一场,文化精英与普通市民间的鸿沟在任何地方都一样。不过关于郭敬明到港最有趣的故事是,不少港台作家都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郭敬明,不少人都会惊讶道:“他长得那么小啊!”

  书展到了最后两天,很多口水更加和场内甩卖的书无关了,它成了一个公共平台,各方人士前来表达自己的主张和建议。原以为呼吁香港建文学馆的本地作家们可能在会场外振臂高呼:“我们要文学馆!”爱看热闹的我有点失落,最后是作家们穿着印有“空中楼阁,在地文学:香港需要文学馆”的T恤衫,很和谐地在场内吁请。但无论如何,书展留有一块公共讨论空间,这是内地书展尚不敢尝试的。

  其实香港书展最成功之处是,它能请到华语地区最优秀的学者作家共济一堂,不会有任何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考量。所以,不少内地读者会飞到书展追星。不过想透露的是,如果没有过人的体力、耐心和好脾气,作家学者最好还是别接受请帖。除了固定的一场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嘉宾特别是知名作家可能在那些天里接受两岸三地媒体的车轮轰炸,但大多数情况下你都没有说“不”的可能性,毕竟人家让你住的是维多利亚湾边上的高级酒店。最让我同情的就是朱天心了,她可能是今年书展上接受媒体访问最多的作家,就算因为过敏发了皮疹,她还是尽量配合媒体访问,有一个下午,访问安排从下午两点半一直排到晚上。所以,先储备了体力再去书展吧。

  而更让我自豪的是,书展期间参加的某些饭局,居然好多位都是《上海书评》的作者,不少是在上海刚刚见面。有一晚,台湾大块文化老板郝明义先生做东设宴,居然一桌上好几位都是《上海书评》的封面人物,刚刚上了封面的张隆溪教授、陈平原教授和郝明义先生,即将上封面的李欧梵教授,以及“好朋友”郑培凯教授等等,而他们中的几位,半个月后又将在上海书展上再见。所以,饭局结束后我说的告别语是:“上海见。” 

  上海书展确实就在眼前了,又可以见到张大春了,不禁暗暗偷笑。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东方早报
    相关新闻:
>>第20届香港书展闭幕
>>香港书展下月举行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