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贾平凹:兴奋很短 痛很长
·夜登千佛山
·阎晶明:当年明月曾照人
·宁静的西夏
·香港书展的火药味与奶油味
·关键在于出新
·2009首届大理国际影会开幕
·从文学的本质出发
·青春写作正在影响传统文学观念
·“小人物”写就大历史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文学评论 正文
 
读《枪杆子:1949》:枪杆子打出了新中国
江西散文网    2009-08-07 14:55

  任和平

  军旅作家张正隆所著的长篇报告文学《枪杆子:1949》一书,向读者讲述了公元1949年,在中国这片古老大地上所发生的改天换地的大变革。作者切取了这段历史中的一些很小的断面,以报告文学的形式娓娓叙史。读《枪杆子:1949》一书,让人似乎感觉时光倒流,带人走进60年前解放战争的锋火岁月。读《枪杆子:1949》一书,既让人感慨新中国的来之不易,又使人油然而生共产党必然赢得天下的豪情。

  《枪杆子:1949》真实记录了辽沈战役后,东北野战军入关南下一直到解放海南岛的全过程,主要讲述了林彪率领的第四野战军(即原东北野战军)在1949年的征战历程。四野是当时中共武装力量中实力最强大、人数最多(共产党军队总兵力为210万人,四野为90多万人)且取得战果最为辉煌的一支部队。在林彪的决策指挥导下,四野先是决战东北,取得了辽沈战役的胜利。接着挥师南下,确保了平津战役的胜利。后来打过长江,以气吞吐万里如虎、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凭着一双铁脚板走遍中国、打遍天下。四野从东北一路南下打到海南,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功勋。

  其实在解放战争期间的三大战役结束后,国共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就发生了根本变化,国民党军队由内战初期的430万人降为290万人,人民解放军则由120万余人增至300万人。而此时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不仅在数量上超过了国民党,而且在质量、士气和人心等方面,都远胜对手,中国的天下注定是共产党的天下。

  在1948年11月14日,毛泽东的《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一文断言:“原来预计,从1946年7月起,大约需要5年左右时间,便可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要从现在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派从根本上打倒了。”而在两个月前的9月7日,即辽沈战役即将发起的前5天,毛泽东在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电报中还说:“我们准备5年左右(从1946年7月起)根本上打倒国民党,这是具有可能性的。”但中国革命的胜利来得实在太快了,快得超乎中共领导人的预想。如此大好形势,虽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

  胜利来得太快了,但胜利又是来之不易的。1949年10月1日,当北京天安门前礼炮轰鸣、礼花绽放之际,曾经和平解放这座城市的四野将士却在江南的红土地上日夜兼程地行军、接敌。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中秋佳节,衡宝战役进入白热化,战场上到处是冲锋、捕杀的身影,战火映红了天地,也映红了那个像月饼似的圆圆的月亮。四野中的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之奋斗的新中国已经诞生了,也不知道新中国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永远倒在了那片红土地上。四野南下的最后一场大战是渡琼州海峡解放海南岛的战斗,在渡海作战中,仅40军牺牲的有名有姓的官兵就有826人。即使在几十年之后,四野的战士依然记得那场惨烈的海战:“355团3营指挥船,是4桅大船,后左舷被一颗重迫击炮弹击中,当即伤亡25人”,“渡海登陆时,天已大亮,敌机飞来,用机枪朝还没上岸的船上扫过一遍,回去又扫一遍。这样来回扫了几遍之后,船上的人就被打死三分之一,副教导员也被重机枪拦腰打断,当时就一头栽倒在船上牺牲了”。解放海南岛后,四野的将士都以为不会再打仗了,却没想到打完海南岛还要北上跨过鸭绿江。四野的40军是最早赶到安东(丹东)的,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一直到抗美援朝打完五次战役,打到朝鲜停战。

  胜利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对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来说,这话千真万确。无论是从八一南昌起义到井冈山,还是从瑞金长征到延安,从西柏坡到北京城,走过的都是洒满革命先辈鲜血的道路。几十年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不久,邓小平批准在广东深圳等地建设经济特区时,他就对当时的广东省委主要领导说:“办一个特区。过去陕甘宁边区就是特区。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在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眼里,改革开放之路也是一条血路。

  相对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凭着枪杆子节节胜利来说,1949年成了国民党的“总统府搬家年”,先从南京搬到广州,又从广州搬到重庆,再从重庆搬到台湾。穷搬家,富挪坟。因为被共产党军队穷追猛打,此时的国民党已找不到一块安放总统办公桌的地方了。1949年前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以南京为起点,济南、沈阳、葫芦岛、徐州、北平,乘坐专机“美龄号”在这些地方频繁起降。过后不久,这些城市都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共产党摧枯拉朽,而国民党则是兵败如山倒。历任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国史馆长的戴季陶,在他于1949年2月自杀前曾跟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说:“我对他(蒋介石)失望到极点,我已经不愿再见他了。他说我在发神经,其实我看他已经变成狂人,不可救药的狂人!(陈)布雷死后,我在他灵前流泪,我说,老陈啊老陈,你走得真快,我也快跟着你来了。你终生替他(蒋介石)拟稿,言不由衷,死不瞑目;我终生为他着想,出谋划策,落此下场,虽生犹死!”戴季陶这位时年59岁的老同盟会员苦笑说,我过去错误地认为,中共的成功是100年以后的事……我极端反共,但蒋介石已经朝不保夕,连他都这样了,我反共还能反到哪里去呢?戴季陶最后和因“油尽灯枯”而自杀陈布雷一样,在当年的2月11日服药自杀。戴季陶和陈布雷都曾在蒋介石身边竭力为其效劳的人,他们的绝望自杀应该是缘于对国民党失败的原因看得太清楚了。

  其实,当时支持帮助蒋介石打内战的美国人也看得很明白。1949年7月30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艾弗逊在致杜鲁门的信中,就有这样一段话:“中国国民政府失败的原因,在所附录的文件中有相当详尽的叙述。这些失败都不是美援的不充分造成的。我们在中国的军事观察家曾报告说,国军在具有决定性的1948年内,没有一次战役的失败是由于缺乏武器或弹药。事实上,我们的观察家于战争初期在重庆所看到的腐败现象,已经察出国民党的抵抗力量受到致命的削弱。国民党的领袖们对于他们所遭遇的危机是无能为力的。国民党的部队已经丧失了斗志,国民党的政府已经失去了人民的支持。”

  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为了研究共产党这个老对手,开始阅读毛泽东的著作,而读得较多的是《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后来,蒋介石有了这样的读书心得:“我们此次失败,并不是被共匪打倒的,实际上是我们自己打倒了自己。”他总结国民党有两个“六无”,军队是“无主义、无纪律、无组织、无训练、无灵魂、无根底的军队”,军人是“无信仰、无廉耻、无责任、无知识、无生命、无气节的军人”。蒋介石还说过,统一两广和北伐时期,官兵“不贪财”、“不怕死”;抗战中也能保持这种精神。抗战胜利后就丧失了这种精神,尤以中上级军官利用到各大城接收的机会,大发横财,做生意,买房产,贪女色,骄奢淫逸,腐化堕落。虽然蒋介石没有检讨自己的责任,可他总算承认了国民党因腐败而失败这个事实。当国民党因腐败而失去民心时,它的跨台也就命中注定了。因为,人心的向背,决定着政党的成败。

  中国共产党对腐败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1949年3月27日至4月2日,也就是四野主力南下前的一个多星期,林彪就在野战军政治部召开的高级干部会议上说,毛主席在西柏坡讲过,李自成领导农民起义军把明朝推翻了,了不起,是个英雄。可他们一进京,一见这花花世界腿就软了,斗志就没了,开始花天酒地,选妃纳妾,结果皇帝当了18天,又当上了“匪”。这是一场历史的大悲剧。现在,我们共产党人进了比李自成当年还要花花的世界,但我们不能做李自成,不能重蹈历史的覆辙,不要松懈斗志。林彪最后说,再重申一句,我们共产党人不能成为李自成第二。

  当年毛泽东进入北平后,因为要在香山双清别墅接见张澜等社会各界知名人士,身边工作人员把他的家当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件不破的或不带补丁的衣服。工作人员说,咱们真是穷秀才进京赶考,一件好衣服都没有。毛泽东听了不以为然,说:“历来纨绔子弟考不出好成绩。安贫都能成事,嚼得菜根百事可做,我们会考出好成绩。”

  是的,共产党人考出了好成绩。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趟过血路不断发展壮大直至最后夺取全国政权,就告诉世人这样一个并不深奥的道理:一个政党、一支军队能取得胜利、走向成功,决不会是偶然的、侥幸的,国民党的腐败、共产党的先进,国民党的反动、共产党的革命,都决定了胜利属于共产党人。正是经过数十年的浴血奋战,不屈不挠的中国共产党人用自己的枪杆子,打出了1949年一个全新的天地,打出了一个新中国的诞生。

  《枪杆子:1949》是值得一看的一本好书。为写好《枪杆子:1949》一书,张正隆于1992年至2008年,用15年时间遍访大半个中国,采访到了上百名军队人员和普通百姓,被采访者对战争刻骨铭心的记忆,确保了写作的客观真实和细节的充沛生动。对于自己的写作,作者曾这样说过:“写这本书,记录这段历史,不是写那些枪炮声,而是写战争中的人,让大家了解先辈们在缔造伟大共和国的过程中的艰难和崇高。不是写战争,而是让每一个人从中理解和平的可贵,更加珍惜我们当前的和谐社会、和平生活。”

  虽然新中国走过了60个年头,但我们阅读《枪杆子:1949》,仍能感受到当年的硝烟和激情,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新中国的来之不易。读《枪杆子:1949》,真让人如作者所说,会更加珍惜当前的和谐社会、和平生活。勿忘历史,才能继往开来,60岁的新中国正年轻,正阔步迈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新华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