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我国网络文学规模日趋庞大
·回到“在场”的写作
·得意与失意之间
·父辈旗帜飘扬在洪荒世界
·两位男艺术家结婚 可视为创作的“延续”
·烟雨中的白云山
·四川崇州发现明朝永乐年间水利工程
·时尚题目下的别种文学
·读《枪杆子:1949》:枪杆子打出了新中国
·影视作品相关图书暑期受追捧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九江分会 正文
 
爱 之 祭
江西散文网    2009-08-10 10:40

  胡 玢

  清明雨是亘古的纷飞,祭之花是亘古的凄美。而我,早已冰凉。那霏霏的雨,冷冷的风,已把我的思念冻僵。只是母亲,借着这春寒的祭日,女儿很想倚着您刻满挽联的墓碑,伴沉睡了几千个日子的您,把心中深藏的疼痛、愧疚与悔恨解冻,飘成清明的雨抑或花,洒向无限的祭坛,直到寒意渐失,直到柔风渐起。

  当春光唤醒冻结的心河,浅薄的女儿要用浅薄的文字絮语昨日深深的伤痛。那么,母亲,请立于柔风拂过的地方,让刺痛的种子,释怀成您永远的蓝衣襟好吗?

  母亲,不孝的我其实自记事起便清楚地知道,每年的冬天,您仅仅穿三件破旧的单衣,外加一件打满补丁早已面目全非的卫生夹袄,未曾一次穿过棉袄。即便数九寒天亦是如此,而那时的冬天比现在还要寒冷。您一直说您不怕冷的,起初我信以为真。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嫂子的一句话,一句让忧惧深入您灵魂骨髓几十年的话。以至于您从此不但不穿那件棉袄,亦不再穿任何棉衣。未迎娶嫂子之前,家里一直您当家,之后,父亲曾当家一年。从前要做新衣服,都是把裁缝师傅请到家里来。嫂子迎娶的那年冬天,父亲特地请了裁缝帮嫂子做衣服,同时安排为您做了一件棉袄,这让嫂子很是不满。棉袄做好的当天,嫂子诅咒:您做棉袄是用来垫棺材底。

  母亲,事隔这么多年之后的春天的深夜,当女儿第一次写出这句话的时候,打字的手一直颤抖不已。我知道,母亲您并不是唯心固执之人,您是唯物宽容厚道忍让慈善勤劳之女子。而您对嫂子的这句诅咒却一辈子不能释怀。我想我能了悟,您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因为您极为忧惧诅咒灵验,自己真的遭遇什么不测。而您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我那多灾多难的父亲,放不下您一群未成年亦不懂事的儿女。从此,您的心分分秒秒啜泣于忧惧之中,淹没了寒冬亦淹没了寒冷。而您59岁的那年冬天,竟真的穿上那件棉袄到另一个世界陪伴父亲去了。那时父亲刚离去不久。棉袄是您叫嫂子给穿上的,您说您终于放下心了,因为您的孩子已长大。也许嫂子至今都未了悟您这话的涵义吧。

  母亲,冬天里的您其实不但全身冰凉,亦很怕冷。愚不可及的我是在父亲临终,从您肝肠寸断的诉泣里明白,父亲是您全部的冬夜。您说几十年来的冬天,您的双脚极为冰冷,每晚都是父亲把您的双脚焐在胸口温暖着,即便父亲病危,全身浮肿的那段日子,父亲依然执意用他那浮肿的双手把您的双脚焐暖。

  母亲,您是不幸的,您的丈夫英年早逝;您更是幸运的,厄运之后邂逅了我的父亲。若此生您最忧惧之事是那句话,那么,您最幸福之所一定是父亲的那双手,那是一双该让您怎样刻骨铭心的手。我是如此愚拙,我愚拙的心不知道从此之后您的双脚会更加冰凉,是需要替代父亲用双手去温暖的;我是这般缺失,我缺失的心不懂得温存劝慰,让您了无忌讳地穿上那件御寒的棉袄,抑或给您再做一件。那么,您完全属于父亲的冬夜也许可以延长些许时日。如今,即便有缤纷的鲜花铺满我整个的生命与岁月,然而,枯黄之心是怎么也开不出春天的色泽。

  母亲,在您59岁的生命行走之中,您每天睡觉都不会超过四小时。您还常常躲在灶台抹眼泪,思念与您朝夕厮守了几十年的父亲,想念出外求学的我们。女儿还知道,刚刚生下孩子便下地干活的您,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常常在井边打水险些掉进井里。而父亲每每去挑水,您总是抢下水桶,说父亲年纪太大,井边不安全。母亲,您还常常在梦中喊打豺狼,因为家里的小猪被豺狼叼走的不计其数的深夜,跑向漆黑田野的您拿着捡回的小猪骨头泪流满面。卖小猪的钱是急等着缴我们的学费啊。记得一次学校催缴二元钱的伙食费,我和姐姐因为没钱缴费被学校赶了回家。当我俩翻过几座坟山深夜敲开家门的时候,您和父亲心疼得边掉泪,边叹息。透过泥墙的罅隙,我清晰听见那一晚您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而那一夜月亮的影子是最瘦的。

  您知道吗,母亲,故乡的老屋早已倾斜,周围丛生荆棘。每当我走向老屋,走近地基与墙壁,总要被刺伤。好在灰暗斑驳的墙壁之上,您拥有过的蓝天与月亮仍在,感受过的风雨与阳光仍在。

  母亲,您有一颗心,深深的,如井;父亲有一双手,暖暖的,若火。而生命,只是存在的一种过程,您的心缱绻于父亲的双手,足够。已是春天,您的身与心该是温暖的,灵魂与骨髓亦是温暖的吧。而此刻,泊于夜之深处的您的女儿,于故乡的灯楼想您,想您立于光风霁月之中,柔风吹动您永远的蓝衣襟。

  有一天,我也会老,也会变成石头。但愿所有的伤痛不会变成石头。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