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我国网络文学规模日趋庞大
·回到“在场”的写作
·得意与失意之间
·父辈旗帜飘扬在洪荒世界
·两位男艺术家结婚 可视为创作的“延续”
·烟雨中的白云山
·四川崇州发现明朝永乐年间水利工程
·时尚题目下的别种文学
·读《枪杆子:1949》:枪杆子打出了新中国
·影视作品相关图书暑期受追捧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九江分会 正文
 
亲近河流的一种方式
江西散文网    2009-08-10 10:40

  樊健军

  三月。画舫。一条名叫修水的河流。

  我,先是行走在三月的风里,行走在修水的岸边。我同河流只隔了一道浅浅的堤岸。我的手伸出去,它就横亘在河流之上了。软软的风,暖暖的阳光,很快就簇拥在指尖上。但我很少将手伸出去,我怕它一不留神会伤着河流的眼睛,虽然在此之前我将指甲剪干净了,甚至磨平了些微的棱角,我还是不会轻易伸出我的双手。

  河流是有眼睛的,它的眼睛像镜子一样,明亮,洁净,看不到丝毫的阴翳。它的眼睛里有着蓝蓝的天,洁白的云,飞鸟的掠影,静静的舟楫。一个站在堤岸上的人,只不过是它睫毛上一粒细小的尘埃。风一吹,就有可能落进眼睛里。我因此走得很小心,我怕我会变成它眼睛里的一粒尘土,我怕我阻挡了一条河流的视线。

  有时候我会想,我有幸成为河里的一粒沙子,一滴水,或者一尾鱼,一只虾。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这条河就是我一个人的河流了。我可以在河流的任何地方,上游或者下游,奔跑、嬉戏,像鱼一样跳跃,或者像一个疯子样尖叫,哭泣。这都是无罪的,因为我是河流的一分子。黯淡的时光,我就在河床里沉睡,一个人守着一条河,守着自己,让河水洗去满身的污垢,让鱼儿舔净心上的伤口。睡醒了,任由下一次波浪将我送到岸边,浅滩上,静静地做梦,静静地享受每一缕阳光。慢慢地,这种幻想就变成了我的渴望,一种缘自内心的企盼。一团热望的火焰。

  与一条河流的缘分,就像一本经典一样摊开在我的生命里。我无处躲避,也无法逃逸。

  就在三月,就在春风开始放肆的三月,我裹挟着一团火焰走近了这条名叫修水的河流,走进了它的怀抱。站在画舫的甲板上,我同它仅仅隔了一层薄薄的木板。它就在我的脚板底下,像一条血管一样汩汩流动。我携带着全部的感觉到来了。我触摸到了它坚强有力的脉搏,我聆听到了它像海涛一样的心跳。咚咚,像谁在叩打我生命的门板。我感觉到了它的体温,以及它唇边饱满的湿度。它似乎就是我的一个女人,又好像是我的一条血管,河水正从我的心脏里流过。我甚至能捕捉到河水的行走,它迈出的每一个脚步,都在我的心叶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那一刻,我对自己说,我迟到了,迟到了不只一个世纪。

  我发现,我竟然如此熟悉这条河流,它同我梦里的那条河流并没有一丝半点的差别。一样的堤岸,一样的河湾,河滩上浅浅的草,天幕上流动的云。我走过,抚摸过,亲吻过。那支篙有多长,那支桨有多粗,那条鱼是做了父亲,还是做了祖父,我都知根知底,不用谁来告诉我。还有水面上追逐的两只水鸟,它们哪一天相识,又在哪一天相爱,我都一清二楚,虽然有时它们藏在水草里,故意不让我看见,可我还是认得清哪只低飞的鸟儿是它们的孩子,哪只又不是。它们什么也逃不过我的眼睛。这不是梦,不是纸页上的幻想。也许我前生就是一个渔人,在这条河里撒过网,捕过鱼,还向着河水尿尿过。或者我就居住在岸边的某个村庄,从河里引水灌溉我的庄稼,傍晚时刻,我用河水洗干净脚上的泥土,扛起锄头,牵着牛,返回那个炊烟袅袅的村庄。或许我是一个女人,在河边为我命里的男人浣洗衣纱,为我和他的孩子清洗尿布,淘米洗菜,打草喂猪。委屈的时候,眼泪直接掉进河里,同河水一起悄悄流逝。

  这些都是真实的,在我的前一生就已经存在了。甚至,沿着河岸寻找,还能找见我的脚印,还能看见我在河边小憩时留下的迹痕。我想否认也否认不了,想拒绝却找不到充足的理由。在岸边的那幢小屋里,我同一个女人相爱过,同她生儿育女,一起白发苍苍,死后我们都被埋葬在河岸边。现在,在河岸的某棵树下,还能挖掘到我们未及腐败的骨骼。这是最有力的证据。有一些骨骼被树吸收了,所以树长得又高又直,它的叶片覆盖在河流之上。我想,那是我们抚摸河流的手掌。

  我们从水面上走过,将脚印刻在了水的脸上。它们混杂在水的波纹里,像鱼一样游走。水花泛起,波纹散开,脚印变成了一丝丝的涟漪,很快被时间抹平了,什么也没有留下。就像一个在水中央的女人,无论她是嬉戏,还是濯洗,我们偶然注意到了她的胴体,她的肌肤,她的乳房,后来都不见了,她上了岸,或者沉入了水底。我们也不见了,只有河流是永远的,鱼可以做证,岸也可以做证。

  在这条河流之上,也许我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单独的自我,而是无数个人的组合,无数个人的重叠。我是祖父,又是父亲,还是别人的孩子。我在了,他们也在了;他们在了,我也不曾离开。最后,我和他们都回到了河流中央。就像一张纸页,字迹消失,揉皱了,搓烂了,又回到了树的骨头里,回到了叶片上。这是最好的归宿,对于我们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存在只是一个瞬间,一个瞬间能有多久呢。

  今天,我坐在这艘画舫之上。我拥有了阳光,流水,带着暖意的风,两岸的景色,一条河的宽度和深度。我拥有的,也是每个人都拥有的。而我在想着离开,怎样离开,离开多久。很多人都离开了,我看见他们的背影从水面慢慢消失,潜入了河床的底部。一条河流成了一个空旷的舞台,只有水在静静地流淌。这条名叫修水的河流,我用几把刀子才能将它从我的骨头里剔除,连一丝筋脉也不会留下。我明白我是徒劳的,我找不到这样的刀子。也许世间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刀子。我听见一个人的歌声在背后响起,河流里的歌声——

  记得那一天,上苍安排我们见了面,我知道我已经看到了春天;

  记得那一天,带着想你的日夜期盼,迫切地不知道何时再相见;

  记得那一天,等待在心中点起火焰,我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终转;

  记得那一天,你像是丢不掉的烟,弥漫着,我再也驱赶不散……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