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我国网络文学规模日趋庞大
·回到“在场”的写作
·得意与失意之间
·父辈旗帜飘扬在洪荒世界
·两位男艺术家结婚 可视为创作的“延续”
·烟雨中的白云山
·四川崇州发现明朝永乐年间水利工程
·时尚题目下的别种文学
·读《枪杆子:1949》:枪杆子打出了新中国
·影视作品相关图书暑期受追捧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九江分会 正文
 
紫燕衔春喜归来
江西散文网    2009-08-10 10:41

  李辉柱

  我们是从乡下迁进县城的那种半乡半市人家。动迁的前前后后,人口有减有增,居家有分有合,宠物变数最大。原以为乡下寒舍年年光顾的紫燕,不会随我进城了,进城后在县委大院、政府大院工作时间较长,居住地也搬迁过几次,紫燕似乎在我的视线中消失,谁知当我在湖畔的新居落成之后,紫燕寻寻觅觅衔着春又回家了。

  燕子真可谓是春的信使,紫燕归来,大地复苏,每年春忙我都要请假回家,伴随我而回的是衔春紫燕。我真弄不明白,紫燕为何选中我乡下老家又破又旧的寒舍。清晨的山乡素雅、恬静、温馨,麦苗刚刚泛绿拔个,树木冒芽扬絮,农家小院简洁质朴,还有缕缕炊烟袅袅升起,仿佛是一团披着薄薄轻纱、朦朦胧胧的梦。睡醒的燕子展开双翅,轻盈地飞出窝巢,一只又一只,叽叽喳喳的叫声划破山野的寂静。一会儿功夫,绿树丛中,农舍屋顶,到处都是紫燕飞翔的身影。时而在蓝天中箭一般上下翻飞,冲散片片白云和缕缕炊烟,时而栖落屋顶、门前,迈着方步悠闲地四处张望。远处长长的电线上,时常布满密密麻麻的小点,像一串歌唱山乡风光的五线谱,又像一排刚上学的孩子在听着口令做早操,那景致别有一番韵味。

  春天是农家最繁忙的季节,庄稼人天不亮就下地,耕田、播种、除草,如果遇上春旱那更是累上加累,没日没夜地辛勤劳作着。这个时候,到山村看看,你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许多农户家的大门紧锁着,而堂屋的门却大敞着。原来主人担心妨碍紫燕出出进进,下地劳动时干脆把堂屋的门开着。谁家住着紫燕,谁家就把堂屋的门开着,谁家就住着福气和吉祥,就预示着丰收和喜庆的消息。

  那是个非常安谧的上午,春日融融,春风轻拂,垂柳吐翠,碧草如茵,花香扑鼻。我坐在堂前赶写一个材料,忽然一阵燕语传入耳鼓。住在我家的那窝活泼伶俐的紫燕外出觅食归来,在进屋之前先栖落在我家那棵梧桐树上,兴奋地讨论着什么。那话一句接一句,又急切,又欢快,像一群春游归来的小学生,喋喋不休地争论着所见所闻。我听不懂它们的话,但我分明感受到它们的快乐。我停下手头的笔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突然那只小燕子竟然悄悄落在我写材料的桌上。我能看清它的每一根羽毛,刚刚长出的乳毛细细密密的,黑白相间。那小燕子眼睛黑黑的,亮亮的,嘴唇黄黄的,小脑袋摇来晃去,透出几份天真和调皮。我们没法用语言沟通,但我读得懂它那单纯友善的目光。我鼓鼓嘴,轻轻吹吹口哨,它竟然高兴地点点头。我们像是一对好朋友,用彼此真诚和善意守侯这短暂而美妙的时光。

  紫燕更懂得珍惜生活,一旦安顿下来,总是恩爱和睦。小燕子享受着长辈无限的疼爱。紫燕从南方回来不久,小燕子就降生了。这时的老燕子异常勤快,忙着捉来各种活蹦乱跳的小虫。老燕子刚飞进屋,那小燕子就张开黄黄的小嘴,喳喳地叫喊抢食。小燕子吃饱了就开始撒娇,头在老燕子身上拱来拱去,然后安静地睡觉。小燕子渐渐长大了,一只一只学会外飞了。布谷声中,紫燕们争相展示优美的舞姿,感受着春光的爱抚和生活的乐趣。

  紫燕防范意识强,时刻警惕着外敌的入侵和突袭。有一天晚上,一只老鹰虎视眈眈想叼走燕窝的小燕子,不寻常的响动惊动了母燕,顿时燕窝里叽叽喳喳喊声一片。我忙起来开门一看,发现一只老鹰正想逼近燕窝,我忙拿鞭驱赶,直到老鹰飞走,燕窝才恢复平静。难怪紫燕衔泥筑巢时,把窝门留得那么小,夜晚母燕总要在门口探视一阵才睡觉。

  紫燕最体谅人,最关心人,从不给农家添麻烦。连窝里的垃圾也一点点地叼到野外。主人在家时,紫燕躲在燕窝里呢喃细语,温文尔雅。天要下雨,紫燕们总是喳喳叫着在你面前反复低飞,给你预报气象。即使下雨天羽毛被淋湿了,总是在进屋之前先抖抖翅膀。一场秋雨一场寒,紫燕们在霜降前又在悄悄商量南迁之事。它们不愿惊动屋主人和邻居,也不愿主人和邻居因它的离去而伤心,总是在夜深人静、明月当空的夜晚恋恋不舍地离去,走得无声无息,不留任何声响和只言片语。甚至连轻轻的告别动作也不留下,只把一种期待、一种美好的记忆留下。

  咫尺春三月,泥香带花落,巢成雏长大,相伴过年华。冬去春又来,紫燕衔春归。紫燕是很讲诚信友情的,阔别了好几年的紫燕衔着春光、衔着春雨、衔着春色又光临了我湖畔的新居。它们几乎和我们一同起居,我们天亮起来,它们离巢飞落在院里的一棵桂花树上,迎着朝阳呢喃细语,仿佛一对情人在说悄悄话。我们上班时,它们也追逐着飞离大院出外觅食,天晚我们下班回家,它们也披着晚霞双双归来进巢歇息。全家老小见屋檐下的紫燕双出双归,无不喜上眉悄。渐渐地,紫燕在我心目中占据了一定位置,我期盼着紫燕年年岁岁光顾我家。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