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一个崛起的国度 周皓
·山路 邓必刚
·您的名字 晓嘉
·三代人 欧阳国
·三个婚礼 三个时代 王艳平
·三十年 吴秋鸿
·纪念一个刚发现的故事
·野 河
·淇河悠悠,我心悠悠
·牛一样的父亲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九江分会 正文
 
我居住于可能之家
江西散文网    2009-08-10 11:06

  王诣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在小城租住的一角,我已经睡着很久了。

  尽管进城已很有几年了,但因为一念之差,至今还是租着别人的房子。面对着越来越高的房价,有时想,还是把家安到乡下去算了。当然这只是一种想法,在乡村人的眼里,在父母的眼里,我已经是城里人了。

  租住的概念时常让我警醒,我过着一种极为简单的生活。把衣服穿在身上,把钱存在银行里,把时间安排在单位里。我把日常要用的东西缩减到最小的限度,为的是搬家的时候方便一点,但是不管我怎样的克制自己,东西还是越来越多。特别是书,我成堆地往乡下搬,然后又成堆地买。没有自己的房子,我始终觉得和生活着的这座小城没有多大关联,只感觉到每一天似乎是某一个环节中的一段,我也不知道那个环节通往哪里,然后,即使是到了那里之后,我该是什么样子。

  我就这样生活着,在同事的眼里,倒有一种人到中年的波澜不惊。也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过,似乎我身边的人都这样,这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心头生起了一种厌倦,这种疲倦掩藏在自己的心里,于是,渐渐的就有了劳累的感觉,天黑就想躺到床上去,然后就沉沉地进入梦乡。其实梦境也不能给我带来轻松,梦中的内容很奇怪,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那会儿我正梦见在一场战争中,——这可能是睡觉前看抗战片的原因,突然听到警报的声音,我赶紧钻到一块岩石底下,紧张地缩在一起,我感觉到了一种安全,但警报一直响着。我终于从恶梦中醒了过来,才发现原来是手机在响。

  我依旧闭着眼睛,喂了一声,声音还没醒过来,直直的,和平时的圆滑有些不同。里面传来了栖君的声音,他的背景很嘈杂,他一开口就说小兵,借些钱做本。在那片杂乱的声音中,他的声音听起来空洞无力,仿佛来自刚才的梦境。我没有什么思维,只是凭着直觉回绝。就那样,我们都在电话里沉默着。电话中的沉默比现实的沉默更让人感觉到压力,他终于挂上了电话。

  睡意连同手机一起被放到了枕边。我无论在哪里,都被手机准确地定位着,仿佛被导弹锁定的目标。我和栖君见面都是相互称呼小名的,但我们没有哪一个大福大贵,所以称呼小名也解决不了什么。栖君没有固定的职业,做一些生意,时大时小,有时便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我是一个工薪阶层,手头尽管还有点现金,但是我还是在朝着房子的目标努力,准备有合适的房,便投身到房奴的行列中去。因此,我不放心把现金借给别人,哪怕是自幼的朋友。

  我的心头涌上一些愧疚,闭着眼睛面对现实。窗外的一些声音真实地传到了我的床上,让我感觉到枕头的柔软与温暖,我有很多同事住着宽敞的私房,但我感到他们并没有几个表现着对生活的满足。人总是对于自己拥有的熟视无睹,眼光只看到自己没有的东西。

  对于自己拥有的,我们很多人不但觉得无所谓,还视为天经地义,对于大自然赐给的享受,我们更是漫不经心习以为常。天晴久了下雨久了都会埋怨,仿佛我们是世间的尊者。我时常思索战乱时期的生命,那时的人们每天面对着死亡,可能倒没有很浓厚的死亡概念。但在平安的环境中,很少有人想到生命会有提前终结的可能,即便是可能,那也是会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而与自己无关。其实我们都很脆弱,今年的一场雪灾,给我们大家带来的就是胆战心惊。

  面对大自然的灾难,与其说是人类的智慧拯救了我们自己,不如说是人类的善良拯救了自己。当人类发展到可以用导弹击中卫星之后,人类的防御功能似乎达到了一个更为高妙的境界,似乎是只要有灾难,人都可以避免。但与此同时,也把更大的不安带给了人类,除了衣服,包藏我们身躯的东西很多,但到底哪里是我们人类最安全的防空洞呢。更何况我们的精神早已在毫无遮拦的世界里流浪,这一点,我们比古人要不幸得多。

  古人逃避灾难的本领要比我们差得很远,自从有了战争,躯体便没有了保障。但精神却有很多的安顿场所,在宗教的说喻中,他们可以得到很大的安慰,即使是走在通往死亡的艰难中,他们也是义无反顾,毫不畏惧。月亮,在他们的眼中不是宇宙飞船可以到达的,而是美丽的嫦娥仙子居住的地方,属于整个的凡人。天空闪烁的星星,也是令人向往的场所,那是人们在失去生命以后,可能抵达的一个高度,那里是他们的精神家园。在这样的精神底层的铺垫下,人们更容易建构属于自己的精神空间。对于他们,生活,除了一种生的意义之外,更多了一层死的含义。

  在我们面前的,月亮是不适宜于居住的地方,星星一眨眼,但是它很可能在几十亿年前就消失了。那些都是在我们力量之外的一些世界,与我们的身躯都无法联系起来,更不用说来引起我们精神的漫想。借助于工具,我们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看到更多的内容,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比起古人,我们的视线显得那样的空洞而茫然,看不见精神在哪里,更不用说看清楚我们的内心世界。

  今年春节弟弟回公司,从景德镇到上海,只用了五十分钟。到了之后,我们就能从电话里清晰地听到他的声音,他上午才起床的被窝还是暖和的。人们真的是很厉害了,地球是一个村落,这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个村的大事,忙来忙去的,都是一些大人物,我们平凡的人,顶多只是一些俗事,一些自己的小事。走在繁忙的路口,我们时刻选择,不停地调整自己的面向,但是,很多人其实不知道想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们把身躯寄居在大地的某一点上,精神却无所寄托。这就使得我们每一刻的停留都有成为一种永久停驻可能,也同样使我们的某些看似永久的停驻可以成为偶然的暂时。

  我记得曾经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我不知道,是别人放逐了我们,还是我们自己放逐了自己。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289537]大江网友: 2010-02-08 15:05 发表评论:

  看了老师的文章,莫名的伤感!


[249624]大江网友:王诣 2009-09-27 10:07 发表评论:

  我居住于可能之家

  江西散文网 2009-08-10 11:02

  王谐

  我是该文作者王诣而非 王谐。尽管这两个字看起来差不多,但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那是一篇我参加九江人防杯征文的获奖文章。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