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我国网络文学规模日趋庞大
·回到“在场”的写作
·得意与失意之间
·父辈旗帜飘扬在洪荒世界
·两位男艺术家结婚 可视为创作的“延续”
·烟雨中的白云山
·四川崇州发现明朝永乐年间水利工程
·时尚题目下的别种文学
·读《枪杆子:1949》:枪杆子打出了新中国
·影视作品相关图书暑期受追捧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九江分会 正文
 
串 门
江西散文网    2009-08-10 11:03

  余世磊

  村子大,人家多,三天不去串串门,脚板儿就有些痒痒了。

  一双脚,仿佛被一种力量牵引,又离开了家,走东家,出西家,进南家,往北家。看看东家吃啥,听听西家说啥,逗逗南家的娃儿,闻闻北家的花香。不能说完全没事,也有些芝麻、绿豆大的事。又是一年春二月,选什么稻种,又何时浸稻种?得找个会做庄稼的人打听。梅子雨里,剪了很多红薯藤,没有插完,剩下来的,不知别人家可需要否?山坡上的栗子熟了,打了下来,给邻家送去一些,记得不久前,吃过他家的桃子,那份人情不能不还。某一天,忽然生出一个想法,打算再砌个猪圈,想请几个蛮工,抬一天石头,找几个力气大的人问问,不知道能抽出一天空否?

  有些人,一颗心儿太浅了,搁不住一点话儿。听别人讲很多话儿,都记在心里,会把那颗心儿涨破,需要找个人说说。话儿说完了,心里便什么也没有了,整个人也感觉轻松了。有些人,可能受了一点委屈,肚子里憋着一股气,扭在一起了。去找个信得过的人,把这股气理顺,不然,扭在肚子里,让心肺和肠子都感到难受。有些人,是家里的凳子上长了钉子,屁股坐不住,就在吃饭的时候,也要端个饭碗,到人家去吃。人家请他吃菜,看看餐桌上,其他的菜不吃,只尝尝一碗腌菜。红辣椒,黄豇豆,与自家的腌菜相比,吃起来更加爽口。错了,不是自家的腌菜不好吃,只不过自己吃腻了。

  最好,还是夜里去串门。夜里,人都在家,消闲无事。互相走动走动,人情也联络了,话儿也说掉了,事情也谈妥了。最好,是在有月之夜,出了家门,抬头看月,低头走路,到处亮亮堂堂。整个村子,万物,皆镀上了一层亮膜儿。有了这层亮膜儿,与没有这层亮膜儿,就是不一样。脚踩在这层亮膜上,脚步声更加响亮了,摸摸自己的衣服,有一种特别柔和的感觉。人家的门都关着,伸出手去敲门,因为门上也镀着这层亮膜,敲门的声音,比何时都要清脆。其实,不用敲门,人家的门都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最好,是在仲秋满月之夜,镀在地上、万物上的那层亮膜,明显增加了厚度和亮度。一部分秋虫,从野外进入村里,在墙角、篱笆一带,鸣声大作,如歌如诉。和人接触得多了,它们已是熟虫,有人经过,对它们完全没有影响。野外的生虫则不同,听见人的脚步声,便一齐闭了口,顿时寂然无声。

  无月,也无妨。有灯光,从人家的窗口透出,借这点光,也隐约看得见路。走到一户人家,哦,今天,这户人家是怎么了?推门门不开,喊人人不应,在屋里做些什么?终于,有人来开门了:哎哟,真是对不起,门插了横闩,怕冷风吹开,电视的声音放得太大,没有听见敲门声。这是一个冬天夜晚发生的事,记得那夜的风的确很大,很冷。坐在屋里,泡杯茶,抽支烟,随便说些什么。所有的话题,都是关于庄稼和家庭,很小涉及其他。不知不觉,已是夜阑人静,是该回去了。推开门,人家的灯火都熄了,到处黑寂寂的,什么也看不见。熟门熟路的,不用灯,摸着走,走不错的。注意,这个地方有个坎儿,这个地方放了一堆石头,这个地方好像有堆鸡屎。这时,脚下尤其要小心,真要踩上一堆鸡屎,你说晦气不?已闻到了自家的味儿,拐个墙角,就到了家了。不错的,人如针,门如珠,用线串起来,就是一根闪光的珠链,挂在生活的颈项,生活肯定更美了。

  夏天喜欢带把蒲扇,冬天喜欢带个火炉,这两个小家伙真有福气,能经常跟人一起,到别人家去串串门。蒲扇渐渐迷上了串门,在别人家,可以换个环境,享受作客的感觉。它太轻巧了,常被主人遗忘在别人家,而正合它意,可以在别人家呆上更长的时间。主人在家里,感觉热了,找不到蒲扇,方才记起将它弄丢了,要去把它找回。这一去,不但没有找回蒲扇,反而把自己也弄丢了。在别人家,茶一喝,话一说,就没完没了,早把回家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家里难免缺个什么东西,要去别人家借用一下,因此,一些农具和家具,也常有去串门的机会。就怕有些农具和家具,串门串得一去不回。用顺了手的家具和农具,可不能弄丢,也不能与别人家的混淆,得给它们做个记号。譬如我家的一条扁担,在扁担上写上“余记”,再详细一点,写上“余世磊办用”。别人家看到这个,在用完之后,就会把它们送回家来。但有时候,不用人送,是它们自己走回来的,信不信由你。各家的凳呀、刀呀、扁担呀、箩筐呀,因为经常串门的缘故,也混得烂熟。担着一担稻去碾米,在碾米房,来碾米的人很多,人与人在打着招呼,箩筐与箩筐也在打着招呼。

  猫去串门,肯定受人欢迎,它捉了自家的老鼠,又去捉别人家的老鼠。鸡也想去串门,看到人家撒在地上的稻,就想啄上几口。吃了别人家的稻,在自家下蛋,对于任何人家来说,肯定都是难以容许。冬天的风也不受欢迎,想去人家串门,被人家挡在门外,门后还要插上横闩。而夏天的风则不同,人家会打开所有的门窗,盼望着它吹过来。常见一缕凉风,从这扇门进,从那扇门出,在每户人家来去自由。五月之夜,一只癞蛤蟆也来串串门,准确地说,一场暴雨将来,它是来人家避避雨的。有人嫌它长得太难看,用竹箕装了,把它送到外面去,过不了多久,它居然又回来了,赖在人家里不走。不走就不走吧,长得难看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有只癞蛤蟆在家,有只壁虎在家,有只蜘蛛在家,所有的蚊子噤声,蠓虫不飞,苍蝇、蟑螂和臭虫远遁去。

  今夜月色好,城里没有串门的习惯。如果在乡下,我怎么能在家里坐得住,早已去人家串串门了。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