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人生不能比
·赣水苍茫
·莫把粗鄙当个性
·彩虹在天地间吟唱
·阅读,可以在别处
·“魔幻”肥皂泡
·聊赠一枝春
·如梦令·读王飚诗词集
·西江月·有情何恨无缘
·青岛日全食奇石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正文
 
半生音缘
江西散文网    2009-08-12 14:50
    作者:崔新月

  我的耳边正在响着一段旋律,是一首年代似已久远的小提琴曲,乐曲的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清越婉转,在这样的炎炎夏日里竟像一丝清风吹拂着我,心里的那一层薄雾一样的燥热与烦闷竟悄悄散去了不少。

  便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这半生与音乐的源缘了。

  我的童年是灰色的,外面的天空和家里的墙壁是灰色的,枯燥的白天和单调的黑夜是灰色的,父母的表情和我的记忆也是灰色的。在这样的日子里,耳边能听到的声音虽然很多,但是却很少听到音乐的声音。那个时候的乡村,没有广播、没有电视,乡里的电影放映员来村里放一场电影,那就是相邻几个村的盛大节日,当然,那个时候我还小,那少得可怜的几部电影并没有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的音乐和插曲倒是后来听起来才觉得很好听的,当时的乡村生活,无论物质还是精神都贫乏得要命。

  我常常记得这样的生活镜头。我正在院子里玩着泥巴之类的什么东西,突然觉得有一种声音从远方传来,那声音很遥远,但是却正在向这边走来,逐渐清晰起来了!我便飞跑着向村口的马路边奔去,那一定是乡里或者县里的宣传车开到村里了!所谓宣传车,就是一辆卡车,上面绑着两个高音大喇叭,反复播放着一些小孩子听不懂的什么事情,中间穿插着一段音乐。我就站在路边傻傻地站着,等着那一段音乐响起,细细咂摸这天地之间神奇的声音……宣传车在人多的地方会停上一会儿,然后慢慢向前面的村子开走,我便向前追着跑很远很远,贪婪地听着,直到那声音走远,我再也追不上了,才怅然若失地回到家里。这个时候,我就像是一个长期饥饿的人偶尔吃到一点美食,还来不及回味,盘子就被人撤走了,心和眼前的餐桌一起空了。后来读书看到孔子听韶乐三月不知肉味的事情,我相信那不是夸张。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希望自己有一台录音机,因为它可以让我随心所欲地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想怎么听就怎么听,这一点,比村里的有线广播和家里的小收音机都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实在是好啊。但是我不能买,家里钱不多,或者说家里的钱该用的地方多的是,我不能动用那点钱买这样的东西。但是,白天的所有理智到了睡梦中就荡然无存了:我常常梦见我拥有了一台录音机,我捧在手中,高兴极了,可是却总也找不到自己想要听的那一盘录音带,或者虽然把录音带放进了录音机中,却总也放不出声音,然后就从梦中醒来了,一种深深得怅然便铺天盖地地笼罩着睡眼惺忪的我。我至今觉得遗憾的是,在梦想着拥有一台录音机的那些日子里,竟从来没有在睡梦中听到自己心仪的旋律。

  后来的日子当然逐渐好了起来,家里有了电视,有了电脑,走路的时候耳朵里可以塞上MP3,音乐声就可以随时随地伴随我左右了。但是从前的日子在我心里烙下太深的印记,至今难以忘怀,以至于我像一个守财奴一样,吝啬地收藏着自己所有的录音带和碟片,不舍得丢掉。很多经典音乐在网上都可以搜到,但我仍然固执地下载到自己的电脑里,尽管占了很大空间我也在所不惜。我对一些旋律贪得无厌,就像曾经的饿鬼置身酒池肉林。

  我喜欢小提琴奏出的《梁祝》。我认为,这是中国民族音乐经典中的极品。我曾经多次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从头到尾聆听这首乐曲。那一种华美的凄婉,竟深深植根于我的心中,我甚至觉得,生命中本就应该拥有那份高贵的忧伤。我从盛中国、西岐崇子、吕思清的演奏中,听到他们对乐曲的不同感悟,一些细节的不同处理,聆听他们用自己的心灵与作者对话,与作品对话。而我,作为一个听者,不也是在用音乐沉静着自己的心灵吗。

  每一种乐器都有它的音色,我觉得那一份独特的音色是演奏者的灵魂在舞蹈,享受音乐,其实也是自己的灵魂随着音乐的旋律翩翩起舞。你听,那是《黄河》在钢琴与乐队的珠联璧合中咆哮而来,我仿佛看到,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正从眼前携泥裹沙喷涌而过,所有的不快似乎都被荡涤一空,这个时候,我常常羞愧于曾经的忧郁和烦闷了。二胡的音色总是那么如泣如诉,那样的幽怨总是让人的心灵柔软得发颤,甚至可以滴下一点点殷红的血来。你听那《二泉映月》,你再听那《江河水》,即使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动容啊。即使《赛马》这样欢快奔放的乐曲,也是在空旷辽远的背景中多了几分柔美的抒情意味。

  有些时候,我是在不经意之间被一段旋律击中,猝不及防。

  我喜欢德沃夏克的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第二乐章那优美的旋律。音符一个接一个地流淌着,平静如水,诉说着浓烈的乡愁和无言的凄凉。鲍尔吉原野在《让高贵与高贵相遇》中说:“想到德沃夏克这个捷克农村长大的音乐家,去纽约当音乐学院当院长,但时刻怀念自己的故土。一有机会,他便去斯皮尔威尔——捷克人的聚居地,和同胞一起唱歌。3 5 5 -│3·2 1-│2·3 53│2---│。我的泪水也顺着这些并不曲折的旋律线爬上来。”鲍尔吉原野是一位粗犷而又细腻的作家,他的这些文字写出了我总想表达却总也表达不出的那种感觉,以至于我在给我的学生讲解这篇散文的时候,我总愿意轻轻哼唱起这一段旋律,想要带领学生走进德沃夏克的音乐世界,不知道我那并不优美的嗓音会达到怎样的效果。有一次儿子在练习黑管的时候,吹起了这一段旋律,一个近乎沙哑的音符响起的时候,我的心竟然倏地震颤了一下,这只忧伤的黑管用它那独有的声音俘虏了我的灵魂,我无力挣扎,无力反抗。

  这种被音乐击伤的经历常常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但是无法提防,也不可预期,甚至一段流行音乐,无论男女歌手,无论这支歌是否听过,我总会莫名其妙地被击中,进而遍体鳞伤。有一次闲来无事上网逛逛博客,博客的页面有自动播放的音乐,那种舒缓的旋律和沉郁的女中音竟然一下子击溃了我,仿佛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将我的周身紧紧覆盖,引起了我对岁月流逝的无限感慨。还有一次是在公交车上,车载电视里有一阵歌声传来,是一个男歌手的声音,仿佛觅食的荒原野狼,悲壮而苍凉。我竟突然间鼻子发酸,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有时候我会想,我这样一个出身鄙野的人竟然对音乐如此深爱,是不是对音乐的亵渎呢,究竟是音乐里的什么东西令我如此心迷神往呢。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音乐是心灵震颤发出的声音,是岁月在时光深处的轻吟。无论行走在光怪陆离的城市还是山清水秀的乡村,我们的心灵总难免受伤,总要有一些泪水轻轻流淌,不管流在脸上还是心上,因此,总要有那么一种东西能软化我们心灵所结的痂,去清洗泪水流过后残留在心灵深处的泥沙。就让音乐承担这份重任吧,让某些旋律长久地回响在耳畔,无论春秋还是冬夏,无论花谢还是花开。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中国作家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