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人生不能比
·赣水苍茫
·莫把粗鄙当个性
·彩虹在天地间吟唱
·阅读,可以在别处
·“魔幻”肥皂泡
·聊赠一枝春
·如梦令·读王飚诗词集
·西江月·有情何恨无缘
·青岛日全食奇石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正文
 
露天电影
江西散文网    2009-08-12 14:57
    作者:红岩居士

  生于六十年代初期的我,正值文化匮乏的“文革”期间,那个时期的我和很多同时代的朋友一样,看一场电影那简直是一件不敢奢望的事情。然而,原来坐落于县城西边的“耐火厂”却成就了我的这桩心愿。

  “耐火厂”后来又叫“瓷土公司”,好像原来是一家军工企业,和原来位于落卜镇的“大树磺厂”不分伯仲。当时,如果一家有人在里边工作,是让人十分羡慕的,有的人家更以嫁了个军工的姑爷为荣。看电影,在当时的条件下,也许只有军工企业的职工才有此待遇。

  我知道“耐火厂”有“露天电影”,当时只有七岁。背着大人偷着去看“露天电影”是和小街子的小伙伴们结伴而去的。当时“耐火厂”没有电影院,就用二根粗粗的楠竹杆把银幕支撑着绷开绷直立在长满杂草的坝子上当作背档,伴着齿轮的匀速转动和音响吐出的旋律,一束刺眼的光影投射到银幕上就成了一个“露天电影院”。

  县城的人们,早早的就开始走街串巷打听“耐火厂”放电影的时间,消息确凿后,他们便早早的吃过晚饭,牵领着成群的孩子,带上自家的板凳,长的、短的、宽的、窄的,去露天坝子抢占好的位置。

  电影还没有开始,坝子头已经有秩序的坐满了男女老少。这时,呼朋唤友的,眉来眼去的,说张家长论李家短的,后来的为争位置发生口角的,揣测放什么片子的……喧闹之声,此起彼伏。但是一切都在电影放映时得以安静下来,只有换片子的间隙,除了喧闹继续以外,还有几声吹手拇指的哨声。

  我家住在南城,到县城西边的“耐火厂”看电影是要穿城而过的,当时除了鱼市口,文化宫、盐店口、陶家店有几颗瓦数较低显得昏暗的路灯外,南城这边几乎没有什么公用照明,加之“文革”期间,治安不是很好,所以一到晚上,大人是不允许上街的,怕走丢,就更不说让一个人去看什么“露天电影”,从家里带什么凳子之类的东西了。和小伙伴一到“耐火厂”,顷刻间就被你来我往的人流冲散,由于我个子矮小,很快就被淹没在人流中,找不到其它伙伴,只有无意地乱窜了。害怕袭来,这时想回家去,天空又黑咕隆咚的,几颗星星像鬼眨眼一般一眨一眨的望着你,想到街上关门闭户,心里十分的着急,只希望电影赶快的放完。

  电影要开始了,我想大一点的伙伴可能都已经找到了满意的位置或者遇上了熟人挤在了一起。小一点的伙伴可能还和我一样,望着像煮沸的“抄手”式的一大坝子的人群很无助,很茫然。一个人,我是绝对不敢自己回去的。虽然没有歧路,就怕万一遇上人们说的“背娃儿”的就惨了,越想寒毛越是竖了起来。这时回去也许等待的是母亲的“牛鞭杆”,我的内心被恐惧装得满满的,而且牢牢的将我定格了下来。我还是挤到左边边上的位置,利用矮的优势,低下头,钻进人缝中伸长脖子,踮起脚,费力地望着屏幕。

  那晚放的是《红灯记》,几十年过去了,《红灯记》这三个字却在我脑海中印下了清晰的烙印。远远地注视着被风吹起时凹进凸起的银幕上晃动变形的人影,听着似懂非懂的唱腔对白,心里的紧张和恐惧早已消逝殆尽。而那扭曲的画面和清脆的唱腔却唤起了我童年时代的欢乐和幸福。从此,我知道了李铁梅,李玉和,李奶奶,记住了李玉和“临行喝妈一碗酒”的精彩唱腔,以至后来我参加学校宣传队,在原来“实小”门口我和同学们还表演过这一段,演得得心应手,唱得字正腔圆,我想完全是得益于这场终身难忘的“露天电影”。

  八十年代初期,在红岩坝老家和比自己小的幺舅相约去集贤村还看过一场“露天电影”。回家的路上,幺舅一不小心掉进了路边的沟里,把脚崴了,费了很多周折才回到山后头的家。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当时大人不允许我去看“露天电影”的良苦用心了。

  中国历经30年的巨大变化,如今,看电影已经不再作为一种沉甸甸的追求。城市至乡村,电视机一大再大,从普屏到纯平,从液晶到等离子;人们生活由吃饱上升到吃好,衣着由穿暖变为时尚;手机充当了人们的“秘书”,冰箱成为人们的“保姆”;太阳能也爬上了农民的楼房……

  许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我都还能记起七岁时看的那场幸福和快乐的“露天电影”,“露天电影”也见证了改革开放30年来一个个精彩而永恒的瞬间。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中国作家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