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人生不能比
·聊赠一枝春
·赣水苍茫
·半生音缘
·露天电影
·莫把粗鄙当个性
·如梦令·读王飚诗词集
·一剪梅·白了青苗
·高处相逢
·超越“青春期写作”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赣州分会 > 温谈升 正文
 
小街孕育七位作家
江西散文网    2009-08-12 15:46

  温谈升

  赣南宁都积淀的历史文化底蕴相当深厚,古有以著名散文家魏禧为代表的“易堂九子”诸文豪;今有在国内享誉盛名、颇具影响力的作家邱恒聪等。文乡诗国真乃不图虚名!

  说来巧合,座落于宁都老城区东北一隅的“建国街”,虽然不是封建朝代所建,但它是宁都县城区至今唯一保存下来的一条历史最久的小街,也算是“古街”吧!它建于1947年(意为建设国家),是时任国民党江西第八行政督察公署专员黄镇中主持兴建的,主街长不足一公里,街宽仅有六、七米,其间横穿着若干条胡同巷道。其风格全部仿用粤北客家群居建筑,二层砖木结构,清一色木栅吊楼(廊),是商住的理想之地。

  打开尘封的历史,建国街是一部厚重的奋斗史,是一本励志教育的“百科全书”。建国街居住的都是当年社会低层人群,裁缝匠、泥瓦匠、木匠、铁匠、石匠、剃头匠、锡匠、吹打匠(唢呐)以及蒸水酒、炸米粿、小商贩等生意人囊括了建国街的全部,建国街几乎成了“手艺人”、“生意人”的代名词。有句古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低层人家”,“辛酸之户”的人生是艰辛的,也是充实的,他们为了生存发展而忙碌、而奔波、而奋斗,对下一代的处世哲理、励志教育大有好处,是一部直接让后人受其益的生动教材,催生了晚辈的自尊、自强、自立的灵魂,使他们比别的孩子成长更快,认识社会更先,从而立志成才、向命运抗争的斗志也更强。所以,区区小街,居然人才辈出、人杰地灵。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世界书画艺术名人的火石;三次被美国著名杂志《时代》周刊刊登的典型人物、并与钟南山“齐头并举”、曾在SARS(非典)病毒和群流感工作领域作出巨大贡献的香港大学教授、病毒学专家管轶。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名人俊杰,只是掀开建国街人才的冰山一角。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小街竟然成长了30多个小有名气的“文人” ,其中就有7位笔耕不辍,成效斐然的知名作家。他们是发表出版过《狂飙》等15部长篇小说,20多部人物传记,9部电视剧、央视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大唐歌飞》的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作家邱恒聪;在全国各地知名刊物发表过近百篇小说,出版《入世》、《草园集》、《死刑档案解密》、《孽缘》等著作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罗荣;中国散文学学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员、出版多部文集,央视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大明奇才》的编剧杨遵贤以及省作协会员温红森、黄尔炽、赖水生、杨玲娟等。他们以饱满的创作热情紧跟时代脉搏,在文坛上成就事业,硕果累累,成为文乡故国里的文学典范。

  一条小街,方圆点点,当代竟出此如之多文豪杰士,在全国唯恐罕见,建国街不时引起人们惊奇,都说建国街很有灵性,风水好,前来“探秘”者络绎不绝,不少市民还呼吁将建国街易名“作家街”、“文化街”。其实,区区小街人才辈出,并非令人难解,更不是龙脉风水护佑,细一探索,个中缘由无非四字――“穷则思变”。

  都说青松是常青树,一年四季,无论严寒酷暑、雨雪冰冻、风霜雷电,都没能摧垮它的身躯意志,傲然挺立。人更是如此,在挫折中成长的家庭,往往意志坚强,奋斗有为。他们懂得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去拼去搏,才有改变命远、走向新生活的道理,于是这些深居小街闹市的社会低居人家的孩子,特别更懂事更明理,他们从父辈含辛茹苦、勤劳俭朴的艰辛与本色以及言传身教中深深地领悟到人生是如此不易,感受到生活的沉重与压力。至此,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奋斗。邱恒聪的父亲是一名矿工,他每天早出晚归,来去匆匆,经常还要从山上带着柴担下山换些油盐钱,家境一直处在贫困线上。但邱恒聪都没有在贫困的家境中沉落秃废,父亲成了他立志成才的教科书,在校读书的他特别勤奋刻苦。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压力,十几岁的邱恒聪每天放学后,都会去梅江河捉鱼到街上卖,一点一点,裘沙成塔,到了高中阶段,他基本能赚到自己的学费了。正是有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坎坷曲折,邱恒聪才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大学,成了著名作家。在宁都,文革前(65年)的大学生可圈可点,少得可怜。

  罗荣是建筑工人家庭出身,为了生计,他父亲常年累月在“脚手架”上风吹雨打,支撑家业。少年时期,罗荣总是跟着父亲到工地劳动,用弱小稚嫩的双肩担砂挑石。因生活窘迫,罗荣没读多少书就辍学在家,后来,他入伍参军,珍惜在军营里的分分秒秒,抓住点点滴滴的机遇,刻苦攻坚、自学成才,把擅长写作当作自己的“铺路石”,没日没夜,像拼命三郎一样写稿投稿,大搞文学创作。部队首长慧眼识珠,发现这棵苗子后,重点进行培养并转干。转业地方工作后,他军人作风犹存,通过参加江西师大作家班的脱产学习、鲁迅文学院的锤炼深造,加之勤奋耕耘以及丰富的生活阅历和低层生活的积累,他的小说特别“吃香”,发表的作品散见于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并获奖。罗荣被人誉为宁都文学的“符号”。

  杨遵贤的家就在建国街的最中心,他父母利用这个商贸的“黄金口岸”,做起了小本生意,用最古老、最传统的手艺经营“纸品”,靠这些“零打碎敲”的小本生意养家糊口。杨遵贤从父母的“生意史”中多了一分思考、萌发了文学的种子,激发了创作的灵感,从那时起就痴迷于文学,少更不懂事的杨遵贤,用最朴实的语言写了一首赞美父母的诗,后来,这首诗被语文老师看到后,对他大加鼓励、赞扬。从此,杨遵贤对文学、尤其是散文和诗情有独钟,一发而不可收,在中学时就成了小有名气的诗人、作家。

  这些例子,足可充分说明建国街是宁都人才的“摇篮”、作家的“福地”。他们逆水行舟、挑战人生、憧憬生活的人生态度值得后来的文学人借鉴、学习。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散文视界》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