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人生不能比
·聊赠一枝春
·赣水苍茫
·半生音缘
·露天电影
·莫把粗鄙当个性
·如梦令·读王飚诗词集
·一剪梅·白了青苗
·高处相逢
·超越“青春期写作”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神奇的修水之十——大芍子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赣州分会 > 温谈升 正文
 
难忘黄陂的日子
江西散文网    2009-08-12 15:51

  我深深地眷恋黄陂。我人生第一次出门就是到黄陂。那年,我15岁,正在宁都中学读初中,放暑假了,没地方去,我就想起了在黄陂262大队制砖烧窑的父亲。父亲从年轻的时候学得了做砖烧瓦看窑火的本领,在县城周围小有名气。驻扎在黄陂雪堂的华东地勘局262大队要搞建设,辗转来到县城郊区装运我父亲烧制的砖瓦去百里之外的队部搞建设。这样天长日久,运输成本很高,队部便请我父亲到黄陂去开窑烧砖。父亲为人本分厚道,欣然答应了。于是来到了距黄陂圩镇二、三公里的白石坳262大队“青年点”安营扎寨,建窑烧砖,这也是黄陂镇开办的第一个手工红砖窑。

  其实青年点就是262大队的劳动农场,有大顷的农田、鱼塘、山林,在这里干活的绝大多数都是队部干部职工的家属、子女,多以青年人、尤其是女青年为主,也有管理层的干部,遇到农忙双抢等农事逼人的季节里,这些年青的“贵族”吃不消就要从周边雇请农工帮忙。我父亲开办的红砖窑,一切由队部(或青年点)负责,父亲只承担装窑、看火的技术,工资比较高,然后就手工做砖坯,按劳取酬,做得越多,钱就越多。

  从没有出过远门的我,这年暑假,就卷起换洗衣衫,花一块三毛钱买了一张班车票直往黄陂行。

  人生第一次踏出家门远走他乡,其心其境是多么的兴奋多么的愉快。虽然是踩泥巴、制砖坯的体力活,虽然是与父亲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日子,但我始终感到乐此不疲,因为我能依靠自己的双手为父亲减负,为家庭分忧,能够用十五岁稚嫩的双肩挑起担子。一个暑假下来,居然可以挣到百来元钱。

  青年点农事多多,二、三十名青年天天忙碌、劳动不止,他(她)们都是青一色的普通话,与我们这些土老表也很谈得拢,他们对我父亲非常尊重,见面微笑点头,还口口声声雅称“温师傅”。有一次,有两名女青年因劳动发生争吵,俩人雷霆大发,各不相谦。眼看就要大打出手,青年点的领导一个叫“老桂”的大胖子因去队部开会了,没人“主持公道”,她们就找到我父亲说理,父亲看到她们那气鼓鼓、火辣辣、切齿咬牙的情景表现,不知所措,父亲当时也心想:青年点的事少掺和点好,他自己还是在这里打零工的局外人呢!但父亲慈爱的心就像与他一生农民的本色一样纯朴,他停下手中的活儿,开诚布公、谁也不得罪地说:“年轻人互相谦让点好,你们找我论理,我谢谢你们的信任,但希望我讲的话你们都能听。”父亲接着说,“你们都是姐妹,都是跟随父母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走到这里来的,应该要团结互助,你们不会忘记对越自卫反击战吧,越南鬼子无端惹事,挑衅中国,我们中国不是依靠团结打败了越南侵略者吗?……”

  父亲的一通“理论”,犹如灵丹妙药,蓦然使这两个年轻女子“回首反省”,握手言和。

  白石坳青年点离262大队队部不足5华里,距黄陂圩镇也只有6、7华里的样子。下雨天或闲遐日,我最指望的就是去雪堂(262大队队部)或黄陂街上走一走、逛一逛,开开眼界,饱饱口福。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跟着父亲或其他从家乡来这里做砖坯的“农工”去上街,都是步行,有时也能搭到便车。到了黄陂街上,赶圩的人络绎不绝。我很好奇,眼睛溜个不停,一会儿看人,一会儿看房,一会儿看物。最吸引我的是街上(当然是临河的那条古色古香的老街了)摆着的从“油锅子”里炸出的如公章般大小的“糍粑”,每每闻其香、观其色,就叫我喉咙发痒,垂涎三尺。到了这个“份上”,我父亲就会给我几毛子钱,让我解解馋。还有街上的另一“特产”让我百吃不厌,那就是当地盛产的骚瓜(像黄瓜一样,但比黄瓜粗长),骚瓜是夏季的瓜类产品,松脆、味道淡雅,价格低廉,当年只要三、四分钱一斤,谁都买得起,吃得上。我就是靠着低廉的价格,才时常买着它吃。但有一回,我没带钱也照样吃上了骚瓜,那次,我一人来街上,称好一根长长的骚瓜,1毛钱,我正要掏口袋给钱时,才知道自己身无分文,父亲没给钱,一副难堪的尴尬。我正要放下东西走人,那个纯朴的卖骚瓜的农民笑着说:“小后生,没钱算了,就送你吃,反正我自己种的。”我接过骚瓜,面红耳赤,轻轻吐出了一句不知这位农民兄弟听到还是没听到的话:“下次给你钱”。可是下次赶街我找了整个黄陂街都没有找到这位农民兄弟,我至今还欠着这份人情。

  赶黄陂街当然还要吃饭,特别是中饭一定在黄陂的某家酒店里吃。要不到了街上,不下馆子就会有许多遗憾让人抹不去。于是父亲邀着伙计们坐进了临街的店铺,几斤水酒几碟小菜,吃得津津有味。酒足饭饱后才姗姗离去往回赶。当年,山村雪堂也是一个亮堂得让人羡慕的地方,这里是262大队队部,高楼、商店、学校(262子弟学校)、集市、文化设施一点也不比黄陂街上差。每天高音喇叭震天响,革命歌曲天天唱,露天电影隔三差五有。记得我在白石坳写了一封家信,就是到雪堂的262队部邮电所寄出去的。特别是听到雪堂放电影的消息后,我们的心情特别激动,兴奋无比,简直是手舞足蹈。天还没黑下来,就收工吃饭,洗完澡走路去了,死死地守在银幕前的大坪里等到开映的那一刻。当时的电影多以国产故事片为主,如《英雄儿女》、《苏小三》、《画皮》、《白蛇传》等等。有一次我单独去雪堂看电影,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跤,随即滚落在马路边的一条沟圳里,沟里是垃圾臭水,我哭喊着,呼天叫地,挣扎爬起。这时,一个路人把我扶起来,他还讲着普通话,说:“哪里来的小鬼,快到我家去换换衣服。”我停止哭喊,带着满身难闻的气味,在这个讲着普通话的人的搀扶下,来到他的家里,把他小孩穿的干净衣服给我换上,然后又用自行车把我送回到白石坳。后来打听到这个帮我的中年人,是262大队一个分队的队长,姓华,名字不知道了。但这个“华队长”那高大的形象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黄陂,好山好水好人,我忘不了,我永远把你记住……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散文视界》
    相关新闻:
[5168258]大江网友: 2013-09-23 16:33 发表评论:
后来打听到这个帮我的中年人,是262大队一个分队的队长,姓华,名字不知道了. 那位华队长还健在,住我家对面,他儿子和我同学!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