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一个崛起的国度 周皓
·山路 邓必刚
·三个婚礼 三个时代 王艳平
·三代人 欧阳国
·文化大散文的困境与期待
·谁把忠诚写在路上
·三十年 吴秋鸿
·您的名字 晓嘉
·莎士比亚剧本字字千金 殿堂级古籍身价不菲
·蒲扇 风扇 空调 彭清华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赣州分会 正文
 
牛一样的父亲
江西散文网    2009-09-23 16:39

  曾卫平

  大年初一,父亲就嚷着要“上班”,说牛还等着他回去喂料、加水、清棚。已近古稀之年的父亲,是去年年底冬闲时吵着要一份事做,作为儿子的我求人托人在村子不远处——农艺食品有限公司蔬菜基地寻到一份管理八头牛的活。一听父亲急着上班,我们姐妹四人当场就气得差点晕过去,劝说父亲现在日子还嫩,不是干活的日子,特别是妹妹华萍坚决反对,最后她哭了起来,说单位特忙,她是五年时间呆在南昌没有回家了,这次经单位领导特批很不容易才湊到十天假期回来一趟,本想多陪陪父亲,没想到两天不到父亲就说要回蔬菜基地上班,让她很难过。父亲叹了一口气,说自从他接手管理这群牛后,老总就嘱咐过他要细心料理好,现在这群牛的吃、喝、拉、撒、睡都归他管,前一阵子老总还夸他就是不一样,经他照顾的牛头头变得油光贼亮——旧貌换新颜了,这不,他现在正担心这八头牛在他走后这两天的健康状况呢。父亲还说自己这辈子是劳碌命,一天不干活就闲不住闷得慌、感觉很无聊,不劳我们子女牵挂担心。父亲终是不听我们劝告,大年初二他就起了过大早,不到凌晨五点就一拐一拐步行前往十里外的蔬菜基地上班去了。

  前不久,蔬菜基地发生“群牛争斗”,我父亲成了其中的受害者。因为天气晴朗,父亲把这群牛往小溪边的一块草地上赶,这群牛个个长得威武雄壮,走在新建的公路上煞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父亲挥舞着竹鞭,赶着牛依次有序前进。在离目的地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两头公牛突然发现不远有一处嫩绿的青草,就竞相追逐似地跑起来,其它六头牛也快步跟着小跑,父亲一愣神想跑过去拉住两头领跑的公牛,但一瘸一拐父亲的脚步哪里跟得上。这时,率先到达草地的两头公牛开始争抢草食,并由争抢发展到争斗、牛角尖挤到一起互相顶撞对方,父亲恰时赶到,给其中一头公牛甩出一鞭并拉住僵绳。但牛这时已经不听使唤,一见有人打它,反而发疯似地朝父亲冲过来,父亲见势头不妙,头和身子赶紧往旁后略微一闪,虽然躲过致命的一击,但父亲的额角还是挂了彩,被牛角尖轻轻划带了一下,腿脚不灵活的身体已然失去平衡而倒地。这时其它牛也急匆匆赶到,往父亲倒地的地方踩去,说时迟、那时快,父亲已顾不上腿脚不便和额头出血的伤痛,就地迅速一滚倒落到小溪中,方逃过一劫,否则群牛乱踩后果将不堪设想。后来父亲谈起此事时还心有余悸地说是死里逃生。回忆当时情景,到现在依然留在额头上的一道深深伤口,我就是想不通经过这一劫后,父亲为何还能依然如故,留恋和热爱管牛生涯呢。

  十年前,我们姐妹四人就劝说父亲“退役”到县城安度晚年,不要再去耕地种田,可父亲一年推说一年,至今仍是风里来、雨里去,我行我素、独自忙碌穿行于田间地头。那时我已是基层央行的一名中层干部,大妹已嫁人参加工作,小妹在南昌一家大型纺织企业,收入都不错,就弟弟因为残疾做生意的景况差一点,但我们都相帮着他一起过日子。每次当我面向父亲提起不要种田、种田经济不划算的事情时,父亲总瞪着眼争辩道,种田虽然不能发财,但能养你、饱你,使你不用为吃饭问题而发愁,我可是受够了断粮之苦;最后他还会安慰我一番,说年纪大了,明年一定会停下来的。可等到来年春耕,他早把上年说的事一古儿丢到脑后了,当我追问时他就扔给我一句话:明年再说吧,然后一瘸一拐地“愤愤”离去。去年瑞金电视台到本村采访新农村建设时,村干部贵春特意找到父亲,请他老人家谈谈对新农村建设的感想与憧憬时。没想到小学文化的父亲对着摄像镜头一语惊人,说改革开放三十年,祖国变化真大,特别是新农村建设带给他从未有过的惊喜和喜悦,农村面貌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他以前所不敢想象的,好、好、好……谈到对未来憧憬时,他竟然说还会在农村再干三十年,让我们在电视上看后哭笑不得。

  提起父亲腿脚落下残疾,那是三十年前的往事。那时家里很穷,经常有上顿没下顿,面对嗷嗷待哺的我们兄妹四人,父亲决定走青山,到外面流浪打工。告别一家老小,父亲与同乡一道踏上打工之途,起初他一山游走另一山,搬树驮桐子,专门打零工、赚点苦力钱,后来经人介绍他找到一处在建水电工程,在那里拌挑水泥、打桩作业,勤勤恳恳象牛一样的父亲每天往返穿梭于工地之上,从不偷懒。父亲是个虚心愿学之人,不久就开始琢磨起一些技术活,主动向土木工程师请教和学习压力潜池的构建原理,当年父亲就基本掌握了压力潜池工程建造的基本技术和程序,而且赢得了建设方(甲方)的信任。第二年,建设方决定把建设水电站的部分工程交与父亲承包。一听这个消息,父亲激动不已,当即挑选几个同乡作为组长每带一个工队,作为总包的父亲本来不必关心工队人选,只需组长自己敲定即可。但父亲凡事无巨细、事必躬亲的劳作习惯注定他放心不下,他决定自己亲自到家乡挑几十个能干事的青壮小伙,然后分到各个组,一来他放心自己的眼光,二来熟悉的人更易于打交道和实施管理,更能保证工程质量。在一个月黑风清的夜晚,父亲从隔壁邻村——叶坪村挑选工友后回家的路上,由于天太黑、家狗又凶,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茂密树林里,父亲不慎跌落到一个大坡坑,左脚当即崴了。在当时的家庭收入条件极差的情况下,父亲到同村一个庸医家中要了几贴药,没想到外用药性过烈烧坏了内部骨头,父亲的左脚终没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而不能正常走路了。事隔几年,父亲虽然曾经转到南昌军医院开刀往脚里打钢筋,但现在走起路来,仍然是一瘸一拐的,不能挑重担,腿脚挺慢。

  家境窘迫带给父亲极大的心理压力,特别是小弟三岁残疾更是在他心头蒙上一层阴影,一家两口残疾,加之母亲体弱多病,以及接下来的四个孩子上学,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们家需要更多的医药费、营养费和学杂费。在腿脚残疾后接下来的二十多年时间里,父亲从年头到年尾都拖着瘸腿奔波于各地工棚之中,期间父亲经历了两次特别重大的工友遇难场面,但他依然不改初衷,像牛一样执拗于在外流浪打工。一次“工棚倒塌”事件几乎让我们家失去主身骨,那时父亲在福建清流县的一片深山老林打工,晚上住在用临时木头加茅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工棚里,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父亲独自一人睡一个工棚,同村阿运、阿林住另外一个工棚。经过一天的劳累,父亲、阿运、阿林很早就熟睡了,到了半夜时分,狂风挟着闪电雷雨越刮越猛,年纪稍大的父亲一激灵醒过来,看见工棚已是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下来,来不及多想父亲大叫一声“阿运”马上窜出工棚,刚到工棚口惨剧就已发生了,两个工棚几乎同时从外往里倒,几十根木头一起砸在阿运、阿林身上,可怜的阿运、阿林还处在睡梦中,不知啥事发到就永远不能起来了。这次“工棚倒塌”事件父亲是一名幸存者,也许是上天对我们全家的眷顾,接下来的“工船沉没”事件也没能把父亲从我们身边夺走。那一次事情发生在装船前住福建内海的码头,当时父亲正与同船四人装完木头准备下海前往某个地方,临走时父亲突然记起未带随身衣物,于是父亲嘱咐同行四人等他把衣物取来再走,但当我父亲拿到行李匆匆赶到海边码头时,船已经开走了,后来发生的事就是船行驶至中途某片海域时漏水沉没,随船四人无一幸免于难。

  父亲一生坎坷、命运多舛,他三岁丧父,有一顿没一顿跟着叔父一起生活,十一岁退学开始上山砍柴,独自与弱小的母亲一起支撑着那个贫困破碎的家庭,承担着照顾傻兄长和年幼弟弟的责任,从小就历尽困苦,一生历难无数。在艰苦谋生的日子里,父亲养成了牛一样的性格:勤劳、执着、憨厚、朴实,且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然而,一生的艰辛并没有压倒父亲,父亲依然健在,像牛一样默默耕耘在乡村辽阔的田野上。

  小郭:这是瑞金市作协新会员作品,请斧正,拜托在《散文视界》发表。钟俊诚即日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散文视界》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