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一个崛起的国度 周皓
·山路 邓必刚
·您的名字 晓嘉
·三代人 欧阳国
·三个婚礼 三个时代 王艳平
·三十年 吴秋鸿
·纪念一个刚发现的故事
·野 河
·淇河悠悠,我心悠悠
·牛一样的父亲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辉煌60年 正文
 
梅茶香艳苦寒成 叶青云
——祭第二次世界大战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大审判的中国籍大法官梅汝璈
江西散文网    2009-09-27 16:57

  叶青云

  缘自连襟——梅汝璈其亲侄之一梅长镇所求代写

  是关于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的话题。

  情不自禁,又想起江西南昌市南郊的朱姑桥梅村,想起村中那棵处在今天的断墙残垣中的古老山茶树,想起九十年前曾坐在茶树蔸,依着树干,晨课、暮习、勤奋攻读的那个少年——后来的二次世界大战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东京大审判的中国籍大法官梅汝璈。

  这位当年就已誉满全球的大法官,谁能想得到呢,当一九一六年十二岁的他,作为当时的清华学校(今清华大学前身)在江西遴选的两个学生中的一个,从朱姑桥去上学时,是背着母亲安顿的一袋炒米作那趟行程的食粮。那件母亲亲手缝制的袍衫,其下摆备有三节:里子往里重迭着托了两节,为的预备过一年人长高一节,就好放下一节,穿来仍可合身!

  这看似是土财主家的吝啬。然而“忠孝传家久,诗书继世长”,除了以土地为依靠过日子的传统的节俭,主要在让他从小体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乏其身……”

  至今乡中长者仍记得,同他的父辈们逢农忙季节要下田一样,他早晚也得提起拾粪筐。

  一边拾粪劳作,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岳飞的《满江红》、陆放翁的《剑南诗稿》,尤其一八九五年黄遵宪为清廷将台湾割让日本而书赠梁启超的“寸寸河山寸寸金,瓜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便融进了心灵。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牢牢扎根在心灵,欧阳修、王安石、解缙、文天祥……读先贤书也就成了他每日的自觉。并因此建立起牢实的家国情感和民族意识、为人气节与为士情操、个人于社会民族国家的使命意识,忧国忧民的责任意识、青史留名的荣誉意识。

  他因此而在一九二四年以特优成绩从清华学校毕业,并获得公费留美资格;接着只用了两年就以特优成绩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另外还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并被选入“怀•白塔•卡帕”荣誉学会;再后又只用了两年,于一九二八年冬再获得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成了当时国内在国际法、尤其是英美法学方面的数一数二的专家。

  同他的学兄——当年东京大审判的中国首席检查官向哲浚的字“明思”一样,“明耻”是他一生的自诫铭。“我们应耻中国的科技文化大落后于西方,耻我们的大学现在比不上西方的大学;明耻之义在上下要时时警醒,必须奋发图强,急起直追,以求尽早雪耻!”

  他的殷切的报国心在东京大审判中得到了最亮丽的展示。面对相关各方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对荼毒我中华达半个多世纪,欺凌、残害、无所不用其极地屠杀我数千万同胞的、日本军国主义战犯首恶,他的法官班子与学兄向哲浚率领的中国检查官班子相互配合,互相激励,在那个标榜正义的法庭上据理力争,义正词严,唇枪舌剑;倾尽心力,智慧而神勇地维护着国家的尊严,维护着中华民族的权益;终于不辱使命,争得了公理与正义的胜利——将曾百般为祸我中华的七名首恶元凶送上了绞刑架;让从一八四O年以来在同外国打交道中从来低眉垂首低声下气的中国人,第一次在外国人面前扬眉吐气,挺直了腰杆!

  那时的国内已处在新旧交替的激烈变化中。自来憧憬光明,向往中华复兴、强盛的他,旋即选择了回归新中国。在建国初期的外交与法治建设方面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勤奋工作,作着他特有的、其它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贡献。

  然而可惜!而且遗憾!更为不幸!正当他满怀期望,为了祖国尽快繁荣昌盛而披肝沥胆,尽心竭力,诤言献计、谏议献策,一九五七年冬,他也落进了反右派的“阳谋”套子。

  而更可惜、更遗憾、更不幸者,还在文革浩劫中的遭遇……

  一九七三年,他以六十九龄含恨辞世。他死难瞑目。未竟实在太多太多。尤其是他那没有完稿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一书——其中最关键的、量刑阶段十一国法官秘密会议的情况,显然除了他本人,任谁也补续不了。可是“有很多事情,已经来不及,来不及了!”——正如他儿子梅小璈十年后所感叹。

  ………

  用梅汝璈和他儿子梅小璈的话、请他们父子来为本文作一个归纳吧!

  父亲:对敌酋的宽大固然是美德,但是一味姑息(退让),却是畏惧与怯懦!

  儿子:东京审判——尽管有缺陷,它还是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张扬了理性、公平、正义,它的运作可能是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而作出的努力之一,它所标榜的价值(观)应当对今天的人们有所启发。

  父亲:我不是一个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者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儿子:回顾动荡的历史,面对严峻的现实,人类,好自为之吧!

  愿他们父子的这些话语有如朱姑桥梅村老宅残址上的那棵老山茶,让我们在欣赏钦叹他们的同时,有所颖悟、警醒,则我们的国家幸甚,我们的民族幸甚,我们的人民幸甚!

  作者:叶青云

  缘自连襟——梅汝璈其亲侄之一梅长镇所求代写

  地址:南昌市下凤凰14号3号信箱

  邮码:330008

编辑: 万文婷
来源: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