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颂歌祖国60年 沈良懿
·梅茶香艳苦寒成 叶青云
·大学梦 记者梦 章志宏
·祖国伴我成长 杜伟
·《官场风月录》三部曲作者褚兢签售仪式在南昌举行
·坛子口的变迁 任立新
·涌溢的馨香
·悠悠茶道情意醇
·忏悔是人类进步的前提
·国庆联欢晚会千人大合唱举行最后一次带妆彩排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赣州分会 正文
 
外 婆 的 拐 杖
江西散文网    2009-09-28 16:14

  张腾

  外婆的村庄静静地坐在秀丽的王屋山下,坐在古典的氛围里,周围榕树、樟树和苦楝树环抱着,一条清澈如练的小溪从村旁潺潺流过,极其秀美、贤淑、雅致的情味。这座用青砖砌成的古老围屋,岁月已褪去了它的本色,或黑或灰或紫或青,各种颜色相间,墙壁的缝隙中顽强地生长着叫不出名的小草,阳光下蔫蔫的,随风摇曳,四角的炮楼洞开一只只眼睛,就像外婆深凹的眼眶里透出的一束束炯亮的眼神。

  岁月悠悠,围屋曾经的荣耀和辉煌已藏进了时间深处,寂寞和冷静在潺潺的溪水声中更为显现。自从100多户人家搬到围外宽敞亮堂的水泥楼房里,剩下的二三十户大多是老人,或是经济困难的家庭,人去屋空,围内的人气不旺了,缺少了勃勃的生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去势成了人们心中的忧怨。不过,围内仍是整洁清爽,成回廊的小巷汩汩地淌着岁月的挽歌,下雨的时候,青石板上响着滴答滴答的清脆声,给人的心上也拔动起一丝丝颤音。不为别的,老人们留恋的是那悠悠的挽歌和清脆的雨滴声。每天,九十多岁的外婆拄着拐杖在最外围的巷道里走两回,上午、下午各一次,雷打不动,风雨不阻,雨天,她戴一顶斗笠,步子比晴天的时候慢,装有“铁爪”的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融着雨水,比往常清脆多了,“笃笃”声在巷道里轻扬,别有一股韵味。

  白天,大人出去干活了,老人坐在廊厅门口,沐着阳光打盹,太阳照在瓦背上的“剥剥”声清晰可辨。收拾停当,外婆从灰暗的屋子里出来,“笃笃”声便在巷子里荡漾开来,远远的就有小孩喊叫:“莲奶奶走巷了。”于是,巷道上的凳子、杂七杂八的东西搬开了,让出了一条通畅无阻的路。外婆的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腿脚也不灵便了,村民对她的敬意和爱戴却与日俱增,所以,外婆走了这么多年巷道,从没因一件物什碰着而摔倒。外婆逢人便说:“这拐杖是我外曾孙女买的,好管用。”这句话,村民们听得烂熟了,没有一个人嫌烦,哪一个人都亮着嗓子对外婆说:“你有福气,有一个懂事孝顺的外曾孙女。”这个时候,外婆的笑声最轻扬、最自豪。

  围屋记忆犹新,几十年前,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哭叫着被人牵进了围里,她就是外婆,成了外公家的童养媳,长大后同外公结了婚。外婆的婆婆刁钻古怪,野蛮泼辣得方圆百里有名,平日对外婆横挑鼻子竖挑眼,不管外婆多么勤恳孝顺,就是得不到婆婆的好感和善待,但外婆无怨无悔,于压抑中谨慎地做事做人,备受村民的称赞和敬仰,直到婆婆去世前,她才当着亲人和村里一些长辈的面对外婆懊悔地说:“你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好媳妇,我欠你的太多了,希望你下半辈子过得好。”像婆婆说的那样,外婆一路顺顺当当地走过来了,成了村里的寿星。

  前年暑假期间,外婆因原来那根拐杖头上没有“铁爪”,一次在“走巷”时打滑摔了一跤,左手骨折,听到消息,我心急如焚,赶紧带着女儿去看她。女儿小时候外婆带过两年,她俩的感情笃深,从小学到中学,女儿每年寒暑假都要去外婆家住几天,每次外婆都不厌其烦地向她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女儿总是耐着性子听她讲完故事。外婆经常当着我的面夸奖女儿:“雯雯聪明伶俐,我喜欢,将来一定比你爸有出息,我等着吃你的喜糖呢。”外婆不太连贯的话语听起来可心,女儿撒娇似的钻到外婆的怀里。转眼到了寒假,懂事的女儿从千里外读大学的城市买了一根拐杖给外婆,外婆握着棕黑色的拐杖看了又瞧,瞧了又看,青筋暴突的手在杆上摸了又摸,像捧着一件宝贝,满是皱纹的脸上盛满笑容。以后,外婆碰见人就说拐杖是我女儿买的,把她夸了又夸。

  去年,从没住过院的外婆大病了一场,在医院里,外婆昏迷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拐杖,她着急地说:“拐杖,我的拐杖呢,那可是我外曾孙生女买的,不能丢了。”看到拐杖后,她毫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病好回家后,外婆身体虚弱,不能绕着围屋的巷道走动了,她每天坐在家门口晒太阳打盹,拐杖却不离身。拐杖放在外婆的两腿之间,一头着地,一头靠在她的胸前,双手紧紧地握在杖的中间,忽然的,她脸上会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有时竟笑出声来——那是她在梦中见到了我的女儿。

  许多事情的发生总是出人意料,来得突然,善良的外婆竟用她的拐杖揍了一个大男人,这事震惊了全村的人。一天,村里一对父子吵架,丧失理智的儿子打了年迈的父亲两个耳光,外婆听到消息后,气得浑身颤抖,拄着拐杖,一路“笃、笃、笃”地来到那户人家,举起拐杖狠狠地打了那位不孝子几下,又用拐杖指着他,骂道:“你这个不孝子,生你的父亲也敢打,真是反了天了,给我跪下,向你老子磕头认罪。”外婆在村里不仅年龄最大、辈份最高,而且威望也很高,在村人面前说话就像是圣旨,没有人不听,谁要是对她不尊,必遭众人唾之。那位儿子跪着向父亲认了错,还保证以后不再打骂老人了。

  围屋已暗然失色,这是时光的洗礼和注释,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外婆,任何灵丹妙药也阻止不了她的身体的衰竭,而女儿给她买的那根拐杖却始终不离她的手,在支撑着她颤微微的身体……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散文视界》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