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乔迁之路 孙凤山
·祖国颂 温小勇
·赞消防官兵 胥文龙
·听长辈讲那过去的事情 李昀
·追寻心中的形象 李慧君
·辉煌60年征文 夏日长
·诗四首 梁全水
·金鸡百花电影节主题曲MV曝光 邓超倾情演绎(图)
·新媒体与当代文学现场
·花开花落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辉煌60年 正文
 
搬家记 付淳
江西散文网    2009-10-22 17:08

  付淳

  我编一支火红的中国结,挂在新房里,挂在心房里。

   新房在红角洲,依着滔滔江水,缀着灼灼繁花,景致极佳。轰隆隆的装修声,如枪鸣,如礼炮,奏响我们步步前行的乐点。细算来,这是我家的第六次搬家了。

   晚饭时,爸爸喜欢就着花生米喝点小酒,酒入微酣便时常回忆往事,我和妈妈将之称为“忆苦思甜会”。变化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忆苦思甜”,免不得参照过去今日,说说变化,说说进步。当然,我们回忆最多的话题还是一次次的搬家历程。

   第一次搬家是从地市搬来省城。爸妈先后调入南昌,初来乍到,找不着落脚的地方。妈妈看着夜空中的点点星火感慨道,如果这个城市有一盏灯光属于我们,那该多好。迫于无奈,妈妈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她向单位申请,在松柏巷的天主教堂的走廊下用砖砌起一间小屋,搬一张小床,牵一根晾衣绳,便是一个简单的“家”了。那时,教堂还只是一个“临时仓库”,紧锁的楼门里堆积着破旧的桌椅。堂前散落着几栋平房,人们在自家门口生火做饭,谁家烧了好吃的,总要分成几碗让各家尝尝。刚刚出生的我就在天主教堂的屋檐下蹒跚学步,咿呀学语。爸妈上班的时候,总让邻家的老人们轮换着照看我,现在他们还常常打趣说,“你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呀”。

   “百家饭”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全家人搬去了赣江北岸,在水专附近找了一所小房子安身。条件虽说稍有改善,可爸妈上班的路程却远了许多。那个年代,赣江两岸还没有通公交车。每天,爸爸总要早早起床,步行四十分钟过八一桥,在大众商场门口坐公共汽车到火车站,再坐火车到单位,晚上回家也要花同样的时间,说起早贪黑,一点也不夸张。

   我开始记事的时候是住在裴家巷的一座危房里。砖垒的墙院里住着两户人家,我家住楼上,厨房设在楼下。木质的楼梯逼仄而颓破,行于其间仿佛有摇摇欲坠的感觉,我和小伙伴们却喜欢在楼梯上蹦跳,大人们总要说,“别跳,别把楼给跳塌了”。房顶也不牢靠,一到下雨时候,便要渗出水来。我和妈妈总要举着一个搪瓷盆接住漏下的雨滴,叮咚,叮咚,像唱着小曲儿。年幼的我,不知生活的艰辛,却总盼着下雨。

   出生在80年代中期的孩子总有这样的经历,幼儿园放假时,父母去上班,我们被独自反锁在家里。那时最好的伙伴便是一台老式收音机,两盘讲故事的磁带反复放,听了无数遍也不会觉得腻,直到自己背下故事里的每一个字,去说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听。后来,家里的电器渐渐多了。第一次在电视里听到新闻联播那熟悉的前奏,第一次看到动画片的惊喜,第一次吃到自家冰箱做出的冰棒……

   小学以后,我又搬家了。妈妈单位上分了一套单身宿舍,在赣江边,当时那一排二层的红色小楼被称为“鸳鸯楼”,专供结婚不久的小夫妻临时暂住。可我们一家三口却在那里住了五年。面积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小小一间,既当客厅又当卧室,又当书房,配上小小的厨房,小小的卫生间,可算设施完备了。拿到钥匙的那天,全家人高兴坏了。我帮着爸爸拎来一桶红油漆,把灰白的水泥地面刷成亮眼的红色。陆续搬进简单的家具,把我们的小家打扮得漂漂亮亮,破家也值万贯呐。再回到裴家巷的老屋里,我看到墙面上写上了大大的“拆”字,用一个圆圈围住。如今,那块烙印着我童年回忆的土地上已立起了新楼吧。

   住在“鸳鸯楼”的日子是温馨的。下课放学后,我们一群小伙伴喜欢结伴回家。大家会先来我家小玩一会儿,因为我家靠着江水呀。我们把书包一扔,便飞奔到沙滩上,堆沙子,挖渠道,放漂流瓶,总有那么多新奇的游戏。晚上,我和爸妈各占一角,橘黄的灯光下,我写作业,他们看书,生活平淡却有滋味。接着,家里装上了电话,装上了空调……

   滔滔的赣江水,逝者如斯。再次搬家的时候,儿时玩耍的沙滩摇身变成了宽阔的马路,老八一大桥在江面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雄伟大气的新桥。于是,每周末的傍晚,在新八一大桥上散步成了全家人最乐忠的活动。那时的我,最喜欢数桥面上的十二生肖图,变换的图形,一图一年,12年是一个轮回,60年是一个甲子。60年?那得多久呀。小时候的我,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

   可喜的是,妈妈单位上分福利房了,我们住上了“两居室”。我终于有独立的房间了,我大呼“万岁”。我在这套“万岁”的房子里,度过了中学、大学、研究生时代。如今,我们又要搬家了。

   新家所处的位置在几年前还属于“荒郊僻壤”,可你看,短短时间内,马路修好了,高楼建起来了,还有绚丽夺目的音乐喷泉、亚洲最大的摩天轮。现在这里又在建地铁、西客站,外地来游玩的朋友都竖起大拇指说,南昌真有了现代化大都市的“范儿”。

   60年?那得多久呀。其实不久,这不,建国已经60年了。60年来的变化翻天覆地,60年来的发展日新月异。祖国的大变化,反映在每一个个人身上,就是一年一年的小变化、小进步。而我们每一步前进的乐点合奏在一起,便交响成祖国蓬勃奋进的大乐章。

   我用感恩的红绳,编一支中国结,挂在新房里,挂在心房里。愿每一个炎黄子孙,能系一条彩线,用劳动的汗水,编织一幅锦绣河山。

  作者:付淳

  地址:南昌航空大学宣传部

编辑: 万文婷
来源: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