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乔迁之路 孙凤山
·祖国颂 温小勇
·赞消防官兵 胥文龙
·听长辈讲那过去的事情 李昀
·追寻心中的形象 李慧君
·辉煌60年征文 夏日长
·诗四首 梁全水
·金鸡百花电影节主题曲MV曝光 邓超倾情演绎(图)
·新媒体与当代文学现场
·花开花落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辉煌60年 正文
 
灯的变迁 俞兆祥
江西散文网    2009-10-22 17:29

  7岁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在我家捉迷藏。为了把自己藏得更隐蔽一些,不至于被扮作“解放军”的小伙伴捉住,我们都在黑暗中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自己的智慧发挥到了极致——有的藏在茅坑里,有的藏在阁楼上,有的躲进了猪圈,我则爬到一口比我个子还要高的大瓦缸里。就在我的脚扑腾着落在瓦缸底的时候,我碰倒了一只玻璃瓶,只听见“砰”的一下,从瓦缸里迅疾传出一股浓烈的油腥味儿。不好,肯定是把煤油瓶打碎。我心里一慌一急,“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我的哭声惊动了在厨房里缝补衣服的母亲。只见她提着一盏煤油灯急急忙忙地赶来,“咋了?咋了?你没摔着什么吧?”母亲关切地问我。我没有回答,只是抹着眼泪一个劲儿的抽泣。突然,母亲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使劲地抽了抽鼻子后,一把将我从瓦缸里拽出来,厉声喝道:“你把一瓶煤油打碎了?!”我点点头,嘟哝着说:“都在瓦缸里。”“这只瓦缸的底碎了的,煤油都漏到地底下去了!那是咱们家一个月的灯油啊——”母亲心疼得要命,忙弯下腰去瞧汩汩渗入地下的煤油,恨不得把一地的煤油捧起来……

  随后,母亲把我挟在她的腋下,命我跪在灶口的一张粗凳上,狠狠地抽打我。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被母亲狠狠责打。母亲一边用竹鞭抽我,一边哭诉着,抽了我一阵子后,母亲心软了,手也软了,她怜爱着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生怕我会突然间飞走似的,我们母子俩哭成一团。

  此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家的夜晚除了在吃饭的时候点松明子外,其他时间就都在黑暗中度过了。

  13岁,我到公社中学读初一。第一个星期回家,班主任老师交代,每个同学都要带一盏煤油灯、一斤煤油来学校。我们都很纳闷,已经有电灯了,还要带那些老古董来干吗?何况,7岁那年的煤油瓶事件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消失呢。老师似乎猜出了我们的心思,说:“咱们公社电站的电压不稳定,下半年又缺水,晚上七八点钟就要停电的。”

  果然,从9月下旬开始,学校里就开始断断续续的停电了,有时是晚上8点,有时是晚上7点半,而最早的时候,7点没有到就停电了。电停了,我们还得自习,于是,电灯熄灭的那一刻,我们仿佛领受了命令一样,马上点燃煤油灯,整个教室就成了煤油灯的世界。各色各样的煤油灯在教室里开始展示,有用美孚灯的,有用陶瓷灯的,有用玻璃灯的,我用的是一只墨水瓶改制的煤油灯。由于我的灯芯太粗,油烟特别重,到第二天起床,不仅两只鼻孔是黑的,吐出来的唾沫是黑的,就连我的脸都熏成了黑脸包公。其实,那时候,每个人的两只鼻孔都成了两个烟囱,黑咕隆冬的;从鼻孔里甩出来的鼻涕跟墨汁一样黑。

  星期六回家,母亲看见黑头乌脸的我,总要心疼地说:“真是造孽啊,小小年纪就让油烟熏成了这样,将来还不得肺病?!”可是有什么用呢,母亲不也常常埋在一盏如豆般微弱的煤油灯下做针线活?即使有电灯,那电灯也只是做摆设,“连它自己都照不亮,还要煤油灯盏去照它!”母亲常常为不争气的电灯叹息不已。

  如今,我们家早已越过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年代,也不再有“人在灯亮,人走灯熄”的无奈与悲壮。我们家和村子里大多数人家一样,已经拥有了彩电、冰箱、洗衣机和空调,电灯的品种越来越多,功能也越来越齐全,电灯已经不再是照明一种功效了,而是赋予了更多的作用和功能。

  今年,我家三层高的徽派民居已经竣工,室内装修也接近尾声。那天,我和妻子去灯具店选购灯具,被店里琳琅满目的各式灯具、灯饰所吸引,不禁暗暗赞叹社会的发展变化之快。营业员热情、认真的询问了我新居的布局、功用和特点后,如数家珍般为我们当起了导购。她介绍说,客厅要选大气、豪华的水晶吊灯,书房要买淡雅、素静的吸顶灯,女孩子的卧室要选浪漫、新潮的壁灯,主卧室可以选择古典、柔和的床头灯……我们几乎被她说动心了,一口气买下了将近5000元的灯具、灯饰。——这要是在十年前、二十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灯具安装好的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都来到新房子里,一一打开灯,楼上楼下一片光明。妻子感慨地说,那时候,我娘家一村子的电灯都要不了5000块哩!

  是啊,从浓烟滚滚的煤油灯到昏黄黯淡的白炽灯,从简陋单调的白炽灯到品种繁多的各式灯具灯饰,折射出的是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建国6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农村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民的生活水平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老百姓的心情也如同我们家璀璨的灯光一样亮堂起来了。

  作者:俞兆祥

  地址:江西婺源县思口中学

  邮编:333201

  电子信箱:zhaoxiang1964@163.com

编辑: 万文婷
来源:
    相关新闻:
[487991]大江网友: 2011-05-19 19:09 发表评论:

  我说的是灯的变迁,是历史,不是你自己发生过的一件事。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