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官庄之夜
·沉静的山歌与老表性
·作者简介
·一枕清霜
·沧浪浮生
·从《沉静的山歌》解读乡土文学的使命
·秋以为期
·柔软的寂寞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夏磊 正文
 
沈园春雪
江西散文网    2009-12-15 16:01

  一

  那一场春雪来得真是不可思议,它选择的是江南的三月,正是一个本该桃红柳绿,四处飞花的季节。因此,当习惯了在不紧不慢的桨声里醒来的绍兴人,听到沙沙的扫雪声时,惊喜之余不禁有些忐忑不安。这雪是零三年三月下的,那天我投宿在绍兴,听人说,这个时节下雪已多年不见了。

  只知道江南的雨留客不说话,却不知这东方水城的一夜春雪也会让我这个外地人感到了料峭的春寒,而只能闲在宾馆里。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一种人在旅途客在他乡的落寞丝丝缕缕地袭上心头。

  忽然我想,这雪中的沈园该是怎样一幅景象呢,毕竟已是阳春三月,那桥下的清波在白雪的映衬下,该现出一些别样的情致吧,这座爱情名园此时又会传递出怎样的深义,它会不会出现陆游诗里写的“惊鸿照影”,仙姿一现呢?这么想着,披衣出门,踏着积雪,不知不觉就穿过了放翁桥,来到了一片老式的宅第之间,郭沫若先生题写的“沈氏园”三个字正象门楼上的积雪一样,在两个红灯笼的衬托下,醒目地一点一点地进入了我的眼帘。

  以前去过几座江南园林,沈园已是重来了。沈园是南宋越州沈家的私宅花园,沈家人真的很好,他们在每年的春季把自家花园对大众开放。岁月沧桑,或许正是主人的好客,沈园年年花开,沈氏香火不断,才会出现解放初沈家后人把沈园原貌平面图捐赠给国家的一段佳话。重读郭沫若的《访沈园》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短短四十年,郭老《钗头凤》里的“满畦蔬菜,一池萍草”已完全改观。那么,八百多个寒暑交替里,这里又发生了多少兴衰变迁呢。

  若在平常日子,我也许不会来重游,可每次途径绍兴,我都会禁不住想起这座园子,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也许来自心底的一些感动原本就是说不清的。在我的阅历里,要论园林的大气恢弘,沈园比不上上海的豫园;要说布局规整,它也比不上苏州的留园,那么宜游宜居;要比园内景物的独特别致,沈园真的不如扬州的个园,那里的竹子和太湖石堪称天下无双。沈园所拥有的,还是亭台曲径、小桥流水、假山叠石、丹枫翠竹这样一些寻常景物,甚至有时候,这园子看起来杂草丛生,透着几许凄凉。

  很难用喜欢或不喜欢来表达我的态度。每一座园林都透着设计者和主人的智慧和思想,他们都希望把他们自己见过的人间美景会聚一园,尽情欣赏,或是依照自己喜爱的诗文的意境加以再现,所谓“诗文造园”,沈园自然也不例外。我无从猜测八百多年前沈家主人的心思,我只是觉得,这座园子实在承载得太多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已经使一池清水浓得化不开,再加上几百年里又不知接受了多少人的眼泪和叹息,见证了多少痴情男女的海誓山盟,园子里的空气都似乎是凝固了的。我真的不想去惊扰那段早已尘封了的美丽的往事,我相信陆游和唐婉一定早已在天堂做了一对神仙眷侣;我也不情愿在园子的“断云悲歌”和“孤鹤哀鸣”里再反复搜索内心的敏感脆弱的东西,然后带着伤感的情绪黯然离开。

  那么,我今天来,就只为看雪,并且我认为,随着这春雪的融化,会带走沈园留在我记忆里的以及弥漫在园中的阴郁和凝重。这么想着,心里一下子松弛了许多。

  二

  踏雪寻梅。这对南方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奢侈得许多年都很难遇着一次。可这会儿,站在沈园门外,就已经看到了雪中的腊梅正迎风怒放。沈园有道风景叫“踏雪问梅”,还有一个景点叫“问梅槛”,小小的几间草棚亭子,质朴简约,让人浮想联翩。这一切我想都应该与陆游喜欢梅花有关,“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当七十九岁的陆游梦回沈园的时候,还能吟出这样的诗句,足见这里的梅花何止是让人魂牵梦萦。园子里的腊梅树并不很多,主要便是集中在问梅槛两侧,而因为雪的缘故,却仿佛到处都是,一蓬蓬茂密的花枝挑着满身的雪花,再用黄色的花朵点缀其间,让人真的不知道是雪衬梅花,还是梅花映雪,或许,当它们这样不期而遇才是它们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我不由得又想起陆游与唐婉的那一次沈园相遇,也是春天,尽管那次相遇引出的是一出悲剧,但一定有正如今天梅雪相逢时的瞬间美丽。

  透过梅花看过去,雪中的沈园显得比平时更幽深。顺着弯弯的石头小径,走过诗境石,穿过碧绿的小竹林,再轻轻踏过伤心桥,往日威严肃静的孤鹤轩就到了眼前。在这个楼堂中,可以环视整个园子。此刻,春风正带着如针的细雪,拂面而过,覆盖在梅花和竹叶上的积雪不时地随风落下;葫芦池里,残荷片片;伤心桥头,芳草青青;一园春水,波澜不兴。

  轻扶石栏,金石家钱君匋先生的一幅对联依然清晰如昨:“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不知钱先生有没有见过沈园的雪,其实,春雪一样可以飞如白絮,融化的雪水顺着飞檐滴下,也恰好如绵绵细雨,与黄昏一同藏进暮色。可是毕竟,沈园下雪的日子很少,它留在人们眼中的,留在人们记忆里的,还是满园的春色,以及发生在春天里的故事,尽管这里充满了伤春情结。

  是的,来到沈园真的没有办法只是看雪,有些东西我们永远也回避不了,正像这座园子告诉我们的一样,深深的爱有时候换来的恰恰是深深的痛。一方面,我们怕这种痛会影响了自己游园的情绪,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扼腕叹息有时真的是一种美丽的情绪。如果缺少了这一切,沈园也许只是一座普通的园子,我也不会和许多人一样,记住这个地方并重游了,也不会在重游的时候仍会为这里的往事而平生许多感怀。

  然而往事的确太过久远了,有时我会忽然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尽管的确有学者质疑陆游的《钗头凤》是写给唐婉的,但我从来没有试图去探究过,我只是觉得思路有些模糊,我不太明白,在陆游这样一位豪放的诗人身上,何以会发生这么凄美的爱情故事,他是如何在“匹马戍梁州”、“忧国复忧民”的同时,还怀揣着无尽的思念和柔情的呢?

  三

  我站在《钗头凤》词碑前面,由着思绪像细雪一样随风飘洒。

  公元一一五二年三月初五,禹的生日,陆游去了禹庙以后,离开喧闹的人群,信步朝不远处的沈园走去。他不知道他此行将意味着什么,他更不知道他这一去改变了他和唐婉的一生,并因此绝响于后世。应该说,诗人这时的心情仍是郁闷的,他郁闷的是,为什么他和表妹唐婉情投意合,美满的婚姻刚刚开始,就被母亲生生拆散;为什么自己科考失败、父亲病故,大家却要把责任推到自己的新婚妻子身上;还有,唐婉早已改嫁他人,他们同在绍兴却咫尺天涯。而让陆游没想到的是,此刻唐婉也正在沈园和夫婿赵士程游春。

  接下来的相逢或许就像我前面说的,梅雪相逢带来了瞬间的美丽。然而在这春天的园子里,他们是不能互诉衷肠的,见陆游惆怅徘徊,唐婉心酸不忍,随即叫人为陆游置了些酒菜,就匆匆离去了,真是宛若惊鸿。陆游何尝不知表妹对自己的深情,然而对此良辰美景,纵有千种风情,万般思念,却是无从倾诉。诗人百感交集,端起一杯苦酒,一饮而尽,就在园中墙上写下了那曲不朽的《钗头凤》。之后唐宛知道了,她在词中读出了陆游对往日的追忆,对自己的眷爱,以及对俗事的无奈。她把自己的满腔愁绪和着泪水也写成了一曲《钗头凤》,从此忧郁成疾,不久就含恨而去了,把无尽的忏悔、愧疚以及思念留给了陆游。

  这就是那段爱情悲剧。我曾经试图寻找浙江越剧小百花演出的钗头凤录像,想看一看剧中是如何表现陆游唐宛沈园相逢的,但终于没能如愿。那么,还是吟诵一遍这两首《钗头凤》吧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我没有顺着先前的思路想下去。毕竟,陆游是伟大的,他在其后的半个世纪里,怀着一腔报国热忱,足迹遍布江南大地,留下了近万首璀璨夺目的诗篇,支撑着他的当然是他的远大的抱负和对家国的热爱,但我想说的是,这其中一定还有一种力量,这就是爱的力量。陆游在入蜀途中写过一首《重阳》,“照江丹叶一林霜,折得黄花更断肠。商略此时须痛饮,细腰宫畔过重阳。”我们可以理解为,诗人在柔肠寸断之后,唤起的正是昂扬的精神。而这样的诗篇几乎闪亮在他的一生。当诗人七十五岁重游沈园时,他吟出了“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这爱真的是逾久弥新。

  起初只是想来看雪,不知不觉还是生出了一些感触,一场大雪盖住了沈园的春色,却平添了别样的风情。我为我开始时的想法感到惭愧。也许沈园原本就并不阴郁,也许为爱而感动是永远都不需要掩饰的,也许我们已不太习惯表达内心的情感而真的要沐浴在爱的空气里,去接受爱的洗礼。

  那天的雪上午就化得差不多了,词碑上方的竹叶重又显出翠绿,园中的梅花抖落积雪,一缕幽香开始在空气里浮动,融化的雪水无声地淌进了葫芦池。我想,过不了多久,沈园又该是浓荫蔽日,荷花盛开了。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