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月碎沱江
·沈园春雪
·起点中文网植入电影 《刺陵》被称山寨“鬼吹灯”
·花事如梦了无痕
·清明时节
·莫言杭州低调签售 称“不想靠郭敬明多卖新书”
·感动生活
·那时芦叶香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文学评论 正文
 
读夏商长篇小说《裸露的亡灵》
江西散文网    2009-12-21 10:41
    阎晶明

  穿越阴阳两界的诗意——读夏商长篇小说《裸露的亡灵》

  《裸露的亡灵》是小说家夏商新近推出的一部长篇小说。

  悲剧永远是文学故事里最抢眼的种类,但我以为,许多中国作家对悲剧的认识仍然十分模糊,许多人对悲剧所蕴含的美感,悲剧里的诗意认识不足,所以常常把悲剧推衍为一个个悲惨的人间故事,生怕惨烈程度不够影响悲剧的力度,岂不知这正是对悲剧本身的否定。五四时期的作家中,鲁迅小说之所以独树一帜,正是在这一点上和大部分同时代作家分出了高下。从“问题小说”演进到鲁迅小说,实际上就是从单纯的悲惨故事的罗列到具有现代小说观念的叙述的跃变。鲁迅把同样的素材如祥林嫂、孔乙己的悲惨故事,化入到极具风格化的艺术语言和现代感的小说结构中。可惜,这个问题在中国文学中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解决。正是在这一点上,夏商的《裸露的亡灵》有它特殊的意义。

  《裸露的亡灵》有一个故事外壳,这个外壳的悲剧程度可谓强烈。小说的开始就是死亡的情景,安波,一个青春美女,市长的女儿,孤独地倒在医院的草地上,悬念是不言而喻的,作家没有急于打开这个秘密,而是由此不断展现出一个个的死亡故事。故事的线索从开始就被打乱,死者赴死之后阴魂不散地栖息在一个活人的耳朵里,这种安排为作家任意调动和改变故事场景及故事线索提供了方便。所谓“裸露的亡灵”,不但是生和死的“裸露”,同时也使时空成为一个透明的、立体的存在,可以从任意一个方位与时段窥视。安波的死亡秘密尚未展开,楼夷因霍伴之死被传讯又添神秘。安波的生母吕瑞娘与安波阴魂相聚,揭开了生父安文理情感世界的难言隐痛。安波受死神引导,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前夫、父亲的情敌、母亲的旧日情人楼夷在野地里的秘密,这个已被警方跟踪的行凶者,安波亲眼目睹了他赴死前的一幕。安波的好友匡小慈已先安波死去,也许正是她,为安波打开了阴界里的世界秩序,并时时让人与生前的世界产生勾连。还有一个在生死之间徘徊、游荡的人物,这就是优雅、孤傲、忧郁、烦闷的少华,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并没有表现出对生的留恋,倒是在赴死前目睹着死亡在自己身边的随时出现。他终于等到了这一时刻,同暗恋自己的护士杨冬儿破窗而去。如果说安波的阴魂在刚刚脱离自己的肉体后时常回探已逝的世界的话,少华的生存,他在生命边缘的那副崩溃的神情,常常让死亡成为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掉入的巨大黑洞,这个巨大的黑洞是一种恐惧,也是一种诱惑。只有两个人泪眼清流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是安波的父亲,除了市长头衔却一无所有的安文理,另一个是安波的爱人,一个声音制造者,更是无意间点燃悲剧导火索的邝亚滴。

  《裸露的亡灵》在人物关系的设置方面颇费心机,戏剧化的最大特点就体现在毫不相干的人原来都有或显或隐的关连,这样做的结果,一方面使松散的小说结构看上去错中有序地成为一个整体,另一方面也在主题释义上增加了些许宿命的感觉。这部小说因此看上去更具文本实验的味道和抽象哲理的意味。小说最成功的地方也许在于,所有这些主题意味的抽象和文体语言的探索,都基于一个现实感很强的故事外壳,这些故事框架看上去如此简单又仿佛常见,似乎就发生在昨天和身边。这两者在生与死的气氛笼罩下互相交融,互相扩充,让一段“人鬼未了情”的故事伸向了思想与艺术先锋的境界。在这一点上,作家的努力取得了成功。

  《裸露的亡灵》里的人物名字刻印着浓郁的南方味道,也有相当的虚幻色彩,小说的语言是书面化的,尽可能体现出独特的诗意。这些特点也使这部与死神频频相会的小说看上去不那么沉重可怕,使它读起来更接近于诗化哲学的意味。这样一部小说之所以没有完全走向飘渺虚幻,得力于作家设置的那一连串故事外壳,安波的情变史,少华的隐秘扭曲的生活,折射着一个特定时代里人心世事的变异,时常让人回到我们身处其中的现实。不过,从现实感向哲学思考飞升的过程中,我觉得作家有意无意地淡化了历史感的必要存在。作品有明显的大幅度向哲学层面跃变的痕迹,对一部十几万字的小说来讲,这是无可厚非的选择,但应当说明的是,如果作家能够在历史背景的挖掘上再用一些笔墨,就会使这部小说看上去更加厚重,现实故事和哲学思考;生命意识和死亡观念就更加有所归依。小说的文本色彩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抢眼。作家精心设置的结构方式就更具主题需要而不主要是作家智慧与技巧的表现。

  无论如何,我偏爱像《裸露的亡灵》这样的小长篇,在我看来,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史诗意识”已经成为众多作家的主观追求,想在一部小说里展现“百年历史”成为一种创作时尚,这让我们读到了不少虎头蛇尾,草草收场,硬撑门面的“百年”故事。艺术上的精心和叙述上的讲究难以坚持到底,小说观念似乎还未真正现代化。选择十多万字的篇幅来写作长篇,一方面作家的笔力容易控制,另一方面也可使作家创作的独特性得到较为准确的发挥。就此而言,夏商的选择务实而聪明。《裸露的亡灵》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夏商本人也会在继续探索中积蓄自己的力量,并最终创作出融现实性、历史感和哲学意识于一体的更具份量的长篇小说来,他已经表现出了这种冲刺的潜力,他这部读上去虚实兼备的小说,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作家稳健的步伐。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文汇报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