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我的鄱阳湖
·近期散文创作的三个亮点
·江西散文管窥
·网友狠批刘谦是汉奸:“跪拜天皇”让人无法接受
·单亲熟女出书劝剩女:30岁后别想找白马王子
·本命年,我的2010
·萧乾诞辰100周年纪念座谈会在沪举行
·网络文学作家深入剖析作品提升创作水准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配乐散文]废墟的辉煌
--- 彭春兰 ---
·江西散文应有塔尖上的力作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 刘 华 ---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 朱法元 ---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神奇的修水之十一——修水年俗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散文播客 正文
 
陈东有:感恩天地君亲师
江西散文网    2010-02-08 11:27
 (20091126日感恩节思念)

           陈东有

今天是感恩节,好几位朋友,包括过去的学生,给我发来节日的问候。我非常感谢他们,感谢他们为我提了个醒:他们中有工作很忙的,工作再忙,别忘了感恩;他们中还有生活拮据的,生活再难,别忘了感恩。

  我们当然要感恩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知恩不报非君子,有恩不谢真小人。但是有句老话要提起,那就是感恩天地君亲师。天下惟大者,天地君亲师。这里不是简单地重复传统社会的概念,而是对我中华民族思想精华的再理解。天者,自然之体也;地者,立命之基也;君者,我之国家也;亲者,生育之源也;师者,教我之人也。无天,我无以呼吸;无地,我无以站立;无国,我何以有家;无亲,我怎能为人;无师,我难以有智。感恩,先要感天、感地、感国、感亲、感师。大恩大德者,无可比于天地君亲师。首要感恩者,我之天、地、君、亲、师也!

  

  父亲的母亲,北方人称之为奶奶,我们南方人叫婆婆。婆婆去世已经32年了,那年她老人家71岁。

  我们兄弟二人,是跟着婆婆长大的。在我的记忆中,是婆婆为我煮了两个荷包蛋,并在蛋汤里滴上几滴墨汁,看着我吃下后,领着我走进了小学校门。每一次开家长会,是婆婆牵着我的手去和老师交流。炎热的夏天,她唠叨着不许我们去赣江游泳;寒冷的冬夜,他让我们坐进被窝里听她念“大雪飞飞,写信去归,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我在外惹祸,她也会拿起扫把揍我几下,骂上几句。有一次,她手边没有扫把,趁我想跑未跑之时,揪下我头上的军帽,朝我头抡了一下。原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却见一缕血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我只觉得头晕。婆婆急了,抱着我问怎么回事。这只怪我顽皮,把帽子里层衬布掏了一个洞,放了一块钟摆进去,那就是一快铁,轮在头上还有不见血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家里缺粮,主食是包菜皮。主家的婆婆,每天往煮饭的鼎罐里放下一把米,米烂后把饭捞出来,分成两小碗,留给做工养家的公公和爸爸,然后是一大筐包菜皮倒进鼎罐,煮烂后,就是一家人的主食了。有时,她会在捞起来的烂饭里,抖落一小半碗到我的小碗里。那些岁月,她吃得最少,常常连包菜皮也吃不上,全家人就她出现了浮肿。记得步行串联那阵子,我只有14岁,也和几个邻居同龄扯起一面小红旗,要步行741里上井冈山。婆婆一边帮我收拾背包,一边再三力劝,说是快要过年了,不要出远门,年纪小,自己照顾不了自己。并许诺,过年一定多给两角钱的压岁钱。从井冈山回来,我发了高烧。她先是拉着我去了医院,后来又跑去别处,说是为我求菩萨保佑。下放农场那几年,每次回家,都是她为我烧好一碗蛋煮线粉;每次返回农场,都是她早起,为我炒好一碗蛋炒饭。几十年了,还记得最好吃的一碗饭,就是婆婆为我特做的“晚米饭盖浇板栗红烧肉”。在农场里,每当有同学从南昌回来,都会听到有同学叫:“东有,你婆婆给你带盐菜压肉了。”

  过了六十,婆婆老得快多了,一头银发,让人们尊敬。七十年代中期,我回到南昌来了。她很高兴,总是催着我成家,还让我叔叔为我买了一顶双人床用尼龙蚊帐。当时是二十几块钱,相当于我一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二,很时髦。她用一个袋子包好,里面放了一小张红纸。她是得肺癌去世的。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也不懂。她只是常常咳嗽,后来咳出了血。她的病是操劳出来的,为了我,为了我们兄弟,为了我们这个艰难的家。病重,开始卧床,她仍然挣着起来,点煤球炉,为全家烧饭炒菜。19774月,公公因患脑溢血突然去世,婆婆身体状况就更加糟糕了。肺部肿块已经突现出来,婆婆开始因剧痛而呻吟不止。有一天,是星期天,天气顶好,她的气色也不错。她把我叫到床边,拿出一个牛皮纸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交给我:“这是两份工份券,可以买到自行车和缝纫机;这里还有一丈多布票,你就买的卡做身好衣服;这是二百块钱,结婚时买点东西给你的女朋友,就算我送给她的礼。你不听我的话,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的孙媳妇在哪里。”婆婆交给我的这些,就是我们全家的家当,不亚于今日一个普通家庭的房产和全部的积蓄。

  那天,我去上班前,到了婆婆的房间里,跟她告别。她的声音很低微:“崽,你去上班。”我到了单位上,心里却总不自在,总觉得有一种声音在呼唤我:“快回家!”我忍不住了,立即乘最近的一班火车回家。走进小巷,已见邻居面露愁容,用手挥我快到家去。我心知婆婆不在了。三步并做一步冲进家门,只见她老人家真的已经躺在厅堂地上的竹板床上,只是眼睛还没闭上。她是在等我回来!我含着泪,蹲下去,帮她闭上眼,轻轻地叫着:“婆婆,我回来了!”我后悔,那天为什么要去上班。  

  三十二年过去了,婆婆的音容笑貌仍然时时在我面前出现。感恩节,让我想起的第一位该感恩者,就是她老人家。我和弟弟时常谈的一些话中就有这样的内容:如果婆婆(当然还有辛苦了一辈子的公公)能活到今天,那该多好啊!

  不知婆婆在天之灵能否听到我们的怀念、我们的感恩?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393570]大江网友: 2010-10-18 00:25 发表评论:

  很温暖,很温馨,和我的童年相仿,不过比我幸福,有亲情可回忆真是幸福


[351609]大江网友: 2010-07-16 09:46 发表评论:

  真挚感人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