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韩寒:我妈打我激发出长跑潜能 留级可以充老大
·中国作协称郑渊洁退出理由属一家之言
·张艺谋三十年前答卷曝光 网友赞其书法出色
·阿联酋蒙面女诗人 PK传统
·萨马兰奇传记
·读书,需要一种境界
·季承出书披露季羡林晚年内幕:有人要毒死季老
·莫言建议青年多读经典 不赞同快餐式阅读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配乐散文]木桩上的城市
--- 彭春兰 ---
·江西散文应有塔尖上的力作
·昙花一现也辉煌
·走过千年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文学评论 正文
 
敞开内心的记忆文学
江西散文网    2010-05-12 14:34
    王雪瑛

  停笔7年余秋雨推出新作《我等不到了》

  敞开内心的记忆文学

  近日余秋雨先生推出了长篇记忆文学《我等不到了》,这是他继创作《借我一生》7年后,完成的一部独特的文本。

  如果说余秋雨以前的文化散文多是由内而外,面向山川地理,人文历史,而《我等不到了》则由外向内,以随笔的形式,面向自我历史和内心情节的叙述,当然,这不是那种浑然一体,以编年的方式完成的自传,而是一种遵从内心选择,或者说顺从内心需求而写作的自传。

  余秋雨先生在《我等不到了》开篇,即说明了创作此书的初衷:“七年前,我写了记忆文学《借我一生》。没想到,这本书出版后,在很多长辈、亲友、同事、邻居间引发了一场回忆热潮。他们不断向我指出需要补充和更正的地方。连一些以前并不认识的读者,也转弯抹角地为我提供各种参考资料……一位教授对《借我一生》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说‘什么一生,你和妻子近十多年的经历最为惊心动魄,但你显然顾虑太多,写得不清不楚。 ’他的批评很对,中国文学不应该违避当下的切身磨难,因为这不仅仅是自己的遭遇。写下来才发现,真实,比文学还文学。 ”

  的确如此,读着此书的第一部,有关他的家族历史,我感觉就像是在读小说,那些起伏的人物命运,动荡的时代格局,曲折的情节变化,人物在命运漩涡中的选择和挣扎,真的是很引人入胜的小说。

  余秋雨以平静的语调叙述了家族的历史,从曾祖父、曾外祖父从浙江慈溪出发,闯荡上海滩写起,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父亲、母亲、姨妈、叔叔、“我”以及妻子马兰,众多家族人物的一生,在近一个世纪历史的光影中沉浮;文革中表哥益生和叔叔之死,折射了畸形年代里的畸形命运,平静的叙述中蕴涵着人物顽强的生存意志和顽强的生命力。特别是祖母的形象,这个人物个性非常鲜明,她的善良,她的坚强,她的生存意志和智慧,是这个家族生生不息的生命力的象征。

  它告诉读者,在你们出生之前,父辈们有过怎样的精神历程,这种精神历程又如何渗透到今天,成了你们的生存背景。

  “很多与我有关的人,都死去了。我很想与他们说话,不管他们能不能听到。于是就有了眼前这本书。有了它,《借我一生》可以不再印刷,尽管它在篇幅上还不到那本书的一半。 ”

  翻开这本书,我不由自主地想要求证,余秋雨先生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书名呢,我等不到什么了呢?我快速地翻到第四部中的那一节《我等不到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一节,他记录的是,他与几个故人的对话,阴阳两隔,他们的对话,无疑是余秋雨先生的自问自答,当然那些问题,都是缠绕在他心头已久的问题。他第一个恭恭敬敬上前交谈的是离世不久的余鸿文先生。余鸿文是余秋雨先生的长辈,他与他讨论的问题是关于诽谤。

  余秋雨第二个对话的人物是徐扶明先生,余秋雨认为在中国戏曲声腔史的研究上,他是自己的老师,而在社会人生的奥秘上,自己又是他的老师。他们探讨的话题是关于特殊年代的 “整人”。余秋雨得到的答案是:“他打人,是为了不挨打;您挨打,是为了不打人。 ”

  还有一个人物,余秋雨先生从没有见过他,却特想和他说话。那就是余颐贤先生。他们的对话果然很特别,我说:“最不洁的目光,总在监察道德。 ”您说:“最不通的文人,总在咬文嚼字。 ”我说:“最勇猛的将士,总是柔声细语。 ”您说:“最无聊的书籍,总是艰涩难读。 ”

  《我等不到了》的书稿是余秋雨先生用笔一字一句写出来的,因此他将此书珍惜地称为 “纯手工写作之记忆文学”。

  “也许这个奇怪的名称能够引发读者的一种想象: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握笔支颐,想想,写写,涂涂,改改,抄抄,再把一页页手稿撕掉,又把一截截稿纸贴上……这种非常原始的 ‘纯手工写作’,与‘记忆’两字连起一起,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

  的确,《我等不到了》有别于余先生之前《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借我一生》等作品的风格,至于他为何用此书名,看来还是需要读者仔细读完此书后,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

    《我等不到了》 余秋雨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新闻晚报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