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韩寒:我妈打我激发出长跑潜能 留级可以充老大
·中国作协称郑渊洁退出理由属一家之言
·张艺谋三十年前答卷曝光 网友赞其书法出色
·阿联酋蒙面女诗人 PK传统
·萨马兰奇传记
·读书,需要一种境界
·季承出书披露季羡林晚年内幕:有人要毒死季老
·莫言建议青年多读经典 不赞同快餐式阅读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 彭春兰 ---
·为美化人间而燃烧
·夹竹桃映夕阳红
·留住春天
·人生七彩缤纷
·奔向生命绿洲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图片报道 正文
 
夫唱妇随 铁凝扬州晒幸福
江西散文网    2010-05-26 14:37

资料图片:铁凝

铁凝夫妇

资料图片:铁凝夫妇十分恩爱

    简单的牛仔裤,轻便的跑步鞋,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如此随和地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快速的脚步,不俗的谈吐,显示出这位中国文坛当代掌门人的风采;而动情之处的潸然泪下,却分明让人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她内心中最为至情至性的部分。

    谈家庭:我可是个扬州媳妇

    “扬州,去年来过一次,可以算是回家来的。因为我可是个扬州媳妇,先生就是扬州人。”望着窗外一幕幕闪回的街景,铁凝说,“我先生是扬州人,他在扬州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这座城市的点点滴滴都了然于胸,也经常在我面前提起。公婆也长居扬州,不过现在已经搬到北京了。”

    铁凝的先生华生,是国内知名的经济学家,现任燕京华侨大学校长。他们的相逢相爱,也是中国文坛的一段佳话。

    对于文坛才女铁凝的爱情归宿,冰心曾对她说:“你不要找,你要等。”最终,从古城扬州走出的经济学家,等到了铁凝的芳心相许。

    提到这段情感,铁凝只是淡淡地说:“这个人就是我要找的,是我一生要跟他相依为命的人。”

    去年回扬的时候,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执子之手,安静地走过一条条先生无数次讲述过的街巷。先生家的老宅子还在,就在何园对面的元宝巷8号,只是已经易主。忍不住好奇的心,敲门进去,老宅子的新主人,一脸笑容,把他们请进去,热茶相奉。那次回来,扬州人的热情好客之风,在铁凝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到扬州,这两次都是时间匆匆。扬州需要细品,不是一个走马观花的过客能体味得到的。”铁凝说。

    谈汪老:每年祭日都去看他

    这次再来扬州,有一个人的影子,一直凝聚在铁凝的内心。“就是昨天,5月16日,汪老的祭日。”5月16日,这个日期时常被铁凝提起。

    “昨天我是来了扬州;如果没来,还在北京的话,就会去福田公墓看一看汪老。”铁凝说,“清明的时候,我不会去,因为人太多;5月份的时候,人很少,我就带上一束花,在汪老的墓前站一站,静一静,心中再和汪老说上几句话。”

    铁凝说,北京的福田公墓,和别处还有些不一样:栽种着很多花树,一行桃树,一行茉莉,延绵不绝;这里的指示牌也别出心裁,以农村户组为坐标,如汪老的墓就在“东北二组”。仿佛,汪老已经化身为东北一位最为普通的村民。“这样也好,汪老一生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去世后大概也不会在乎那些名号。他活着的时候,就是以平民的姿态;去世后,也不需要太多冠冕堂皇的名号。”

    铁凝说,自己和汪老算是忘年之交。在自己的文学乃至人生的道路上,汪老都是一位极为重要的导师。她尤其记得,1989年,她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忐忑不安地想请汪老前往参加自己的作品研讨会。因为路途比较远,汪老早晨6点多钟就起床洗漱;收拾停当后,在家等着铁凝。此后,汪老还多次在《文学自由谈》上对铁凝的短篇小说《孕妇和牛》等作品进行点评。那些充满睿智和鼓励的话语,时常还回荡在铁凝的耳内心中。

    “作为文坛名宿,能够对当时还很年轻的我,提点那么多次、给我那么多的教益,实在是难以忘怀的记忆。”铁凝动情地说,“很多时候,我都感到汪老还在身边,从来就未曾离开过。”

    谈扬州:正回答什么是文化

    出席了“朱自清散文奖”的颁奖典礼,铁凝对文化扬州也深有感触。她说,朱自清先生在扬州生活了那么多年,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文学奖,理所当然落户扬州。

    在首届朱自清散文奖颁奖活动中,特别的感受就是获奖作家的作品,带给读者、带给扬州这座城市的,一种特别深厚的文学气质。他们的获奖感言也非常感人,不是客套地应付,而是其发自内心的对人生和文学的理解。女作家王小妮还特别对扬州的孩子们提出了文学希望,怀着一种“着急”的心愿,这都是非常真挚感人的。

    在铁凝看来:“这次获奖的散文作品,对读者有一个好的引导。真正的好的文学,还是应该有担当的,体现公共的关怀,对人性有深度地开掘、真诚地关注和剖析,体现出真善美,能够呼唤我们灵魂的纯净、高贵,坚守着精神的高度。”

    铁凝说,她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朱自清散文奖这个奖项的设立、评定和颁奖,有这么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听众读者和市民的参与,这关乎到一个文化的问题。什么是文化?至少有一点,文化关乎到我们与生活的关系,关系我们对于生活的态度,关系到今天的我们该怎么样生活。今天的扬州正在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而且是很深入地,非常富有光彩、生动。

    铁凝说,扬州这座城市,扬州的市民,对当代文学这种张开胸怀的热诚的拥抱和接纳,这些因素都是促成朱自清散文奖落户扬州最深的根基。

    对于扬州当代的作家,铁凝提到了顾坚。“他的《元红》,当时在网上非常火,我就看了几个章节。后来正式出版后,他也送了我一本。”

    身为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说,作家的创作都是比较自我的。“扬州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扬州作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这里积淀的深厚文脉。扬州作家,应该重在传承。” (记者 王鑫 慕相中 张庆萍)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扬州晚报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