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韩国情感女作家南仁淑:夫妻千万不要分床睡
·夹竹桃映夕阳红
·为美化人间而燃烧
·“情爱文学家”渡边淳一:对异性失去兴趣会衰老
·网传余秋雨因心肌梗塞去世 工作人员证实其健康
·夫唱妇随 铁凝扬州晒幸福
·王立群:我没看新《三国》 历史知识不能有硬伤
·韩国首席情感女作家南仁淑首推“驭夫指南”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 彭春兰 ---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感动
·自胜者强
·此情当歌
·玉兰飘香的日子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散文动态 正文
 
韩寒痛斥“青年领袖”一词 称不想一年挣1个亿
江西散文网    2010-06-21 15:44

韩寒

  《时代周刊》给韩寒戴上“桂冠”后,网络也前所未有的掀起对“韩寒现象”的反思:或炮轰他,或批评社会。

  再加上最近韩寒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商业活动中,粉丝们对他的支持不再是以往的“一边倒”了,各种担忧与日俱增。

  近日,韩寒称自己并非原始意义上的精英,他在意的是怎么玩得风情万种。

  而对于舆论给他的标签,韩寒认为,“意见领袖”、“青年领袖”,这样的词听着就挺欠揍的。这个年代不应该产生这样的领袖,领袖很容易建立,也容易被推倒。

  网友评价韩寒拍广告

  “俗到流泪”

  一个月前,韩寒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以将近100万的得票排名第二,超过美国总统奥巴马。

  许多人为此欢呼叫好。但与此同时,批评的声音开始前所未有地响起。

  有网友觉得“不靠谱”,一个80后“坏小孩”,写点文字,就轻易获此殊荣?这是韩粉在狂欢,但缺乏理性审视。

  网友“麦田”在《警惕韩寒》一文中举起炮轰的大旗:“韩寒根本没有独立思考,他所有的文章都是在迎合大众的情绪。”

  知名专栏作家许知远在《庸众的胜利》一文中,言辞犀利地将矛头指向了当下社会。“与其说这是韩寒的胜利,不如说是庸众的胜利,或是整个民族的失败。”

  面对外界的争论,韩寒既没在博客中针锋相对,也没在媒体上公开回应。与此同时,他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商业活动中,甚至成了某品牌的代言人。

  在最新拍摄的某汽车品牌宣传片中,韩寒的表现被网友评价“俗到流泪”。

  “我不是演员,但有些时刻我必须是演员。” 韩寒说,就因为对一些剧本不满意,他一年会推掉几十部电视剧和电影。“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人一定要做自己生命的导演。”

  韩寒解释,给一个不错的商品做代言,可以不用迫于生活压力写一本不想写的小说。他希望少做代言,但不会拒绝商业活动,在这些活动中他把自己定位成“演员”。

  而面对网络上掀起的对“韩寒现象”的反思,韩寒的回答有时会显得心不在焉,更多时候给人感觉他只是在调侃。

  他坦言,自己也要靠商业活动生存,但是有底线——宁可让肉体在台子上站一站,也绝不写一个字的软文。

“我不是原始意义上的精英”

  记者:许知远那篇《庸众的胜利》引起很大反响,你怎么看?

  韩寒:知识分子想得比较多。其实很简单,我是个作者,看我文章的人是我的读者。我和他们不是教主和教徒之间的关系,我不想拿任何人当枪使。有一部分读者纯粹是喜欢你写的文字,你不能说这样的读者就是庸众。

  记者:有网友说文中有太强烈的精英意识,你是更草根的代表吗?

  韩寒:没有更精英和更草根之分。关键有一点,永远不要忘记这是文学。如果一个人写白开水一般的真话,一天到晚说我渴望公平和公正,会有谁来看呢?

  记者:你怎么理解社会精英?

  韩寒:不知道。我没见过真正意义上的精英。

  记者:那你觉得自己是吗?

  韩寒:我当然是。但我不是原始意义上的精英,因为我跟很多人都能玩成一片。

  记者:原始意义的社会精英是怎样的?

  韩寒:挺欠抽的。事实上很多精英都挺会装蒜的,我倒没觉得他们心地坏,只是表达出一副这样的腔调。

“总被说成青年领袖会出问题的”

  记者:照以前,你是不是会跟许知远争起来?

  韩寒:不会,知识分子玩起来容易窝里斗。我个人挺喜欢许知远的,虽然他的文章有时看起来挺乏味。中国人有个缺点,总认为文章写得越乏味,就越有深度。

  记者:有媒体把你作为“青年领袖”的候选人,你怎么看这样的标签?

  韩寒:我更愿意把这样的称谓让给别人。在一个领域老获得这样的标签,对别人不公平,况且我也不至于此。一个人总被说成“意见领袖”、“青年领袖”,会出问题的。

  记者:你会有危机感?

  韩寒:说不清楚,但我有这样的预感。总有一天人们会听腻,这词听着就挺欠揍的。王小峰不是说了,哪来什么意见领袖,都是牢骚领袖。

  记者:你觉得现阶段的“青年领袖”应该具备什么素质?

  韩寒:每个年代都可以有行业领袖,但若有所谓的“青年领袖”、“意见领袖”,只能说明社会舆论状况不是太好。

  “我选择每年只挣两三百万”

  记者:网友对你最近拍的广告片评价“俗到流泪”,你知道吗?

  韩寒:事实上这不算电视广告,只是官方网站的推荐视频。我签了商业合同,就是演员,必须服从导演安排。

  记者:你怎么看自己的演员角色?

  韩寒:只在那个特定的时刻是演员。除了法律上不允许的,其他都可以做,这是契约。

  记者:将博客影响力转换为商业利益,考虑过粉丝的感受吗?

  韩寒:我在这方面的转换是最少的,已经很控制了。我每年都上福布斯名人榜,但我的收入排名总是倒数的。毫不隐瞒地说,如果我不控制,一年能挣1亿,但我选择每年只挣两三百万。

  “我的杂志内绝不会出现任何软文,这是底线”

  记者:你的杂志《独唱团》进展如何?

  韩寒:书号终于批下来了,刚刚下厂印刷。这个书号的申请,前后花了一年半。

  记者:你现在靠自己打工赚钱养杂志?

  韩寒:目前是这样。我每年推掉的软文费估计有上千万。有商家说,随便写一段,一个字给一万块。但即便在最缺钱的时候,我也会推掉。我宁愿去站台,虽然价格只有软文的几分之一,但肉身可以和好的商业品牌合作,而文章永远不能。就像我的杂志,会限5个左右好的客户合作广告,但杂志内绝不会出现任何软文。这是我的底线。

  记者:你怎么看待那些走穴活动?

  韩寒:我只想告诉读者,商业不是想象的那么可怕。无论你做图书,做电影,只要在社会上生存,都不能完全和商业摆脱关系。如果要我拒绝任何商业行为,又不在体制内工作,又不依附于什么组织,又要看到我还是这种风格的文章,我估计只能去做鸭子了。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郑州晚报
    相关新闻:
>>韩寒《独唱团》获批上市 众名家新作登陆创刊号
>>扬州作家欲告韩寒抄袭自己的作品 自称好窝囊
>>韩寒想把自己当礼物送徐静蕾 批郭敬明太低俗
>>韩寒:我妈打我激发出长跑潜能 留级可以充老大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