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女作家张晓风走入武汉考题(图)
·花开的声音
·亚运村图书大厦成京城首家长廊式书城
·新闻战线“三项学习教育活动”巡回报告会举行 刘上洋会见报告团成员
·斯人已去 《东方红》歌词作者公木拒绝随风飘荡
·韩寒痛斥“青年领袖”一词 称不想一年挣1个亿
·内心的庄严
·台湾作家首次加入中国作协 陈建功:实至名归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配乐散文]寻找柏林墙
--- 彭春兰 ---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感动
·自胜者强
·此情当歌
·玉兰飘香的日子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名家赏析 > 彭春兰 正文
 
水中有座长城
江西散文网    2010-06-24 11:35

  水,水,水! 堤,堤,堤! 江西大地百年不遇的洪水,牵动着多少人的心。一个多月来,我怕听到“水”,可又想听到“水”;怕听到“堤”,可又想听到“堤”。这是折磨人的水,是让人日念夜念不得不念的水;这是折腾人的堤,是让人担心愁心放不下心的堤。 8月1日,我终于走近了水,走近了堤……一群白鹭在水面上寻觅生命绿洲,失去家园的灾民把悲痛咬碎又挺起腰杆。

  上午车出南昌,刚进永修境内,眼前便是一片水茫茫。水怎能这样恣意,把一座座民房、一条条道路无情地浸没、吞咽?水面飘动的绿色,是一丛丛大树的绿冠,让人依稀辨出水下是往日的村庄。一群白鹭栖身枝头,在水乡泽国寻觅失去的生命绿洲。

  车窗外,一座又一座堤越过眼帘。堤上支起的帐篷向远处延伸着,那里是被转移灾民暂时安身之地。太阳下,他们冒着高温把汗花洒在堤坝上,把希望播在堤坝上,拼命地抢险、固守大堤,默默地吃着政府送来的救济粮、救济饼,把失去家园失去丰收果实的悲痛与眼泪一起咬碎了,咽在肚子里。他们坚毅的面庞已经告诉我,今天在洪水中生存下来,挺直了腰杆,明天一定能在灾难之后重建一个更美好的家园。一列列火车沿京九铁路呼啸而去,那是从江西人民的心上隆隆驶过 当我在永修县防汛指挥部见到程利民县长时,才知道刚才看到的一幕,有着多么深沉而感人的潜台词。

  永修素称鱼米之乡,粮茂棉丰,鱼肥果香。这里的地理位置也很特别,“头顶缸,脚踏盆,腰间别着两条龙”。“缸”,是全省调峰大户柘林水库;“盆”,是全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龙”,则是奔腾不息的修河和潦河。虽说这里四面环水,可翻遍水志,也没有今年这么大洪水的记载,更别说一年中两次遭遇超历史的高水位了。第一次洪水退去,县里迅急挤出资金买种子发给灾民,大家没日没夜抢收抢种。没想到,第二次洪水接踵而至,而且更无情,更猖獗,全县45万亩耕地,就有37万亩双季绝收。

   谁不心疼?谁不心焦?可是还有比这更让人心疼心焦的,那是祖国的大动脉京九铁路!

  郭东圩就因为紧傍着京九铁路而成为新闻媒体的聚焦点。这里全长9公里,保护面积为7000多亩,在全县大大小小几十条圩堤中本不起眼,可是这里维系着京九铁路的安全畅通,责任重于泰山。党中央、国务院关注洪灾中的京九线。温家宝副总理亲自上堤视察,“京九铁路一天也不能中断!”这是命令,更是瞩托。省、市领导一次次亲临现场检查工作、指挥抢险。县委书记坐镇堤上调度组织抢险队伍。省公安厅、武警部队的领导、指战员们,和由县直机关、企业、乡镇干部、农民组成的突击队,顶住了洪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永修老百姓说,我们不能眼睛只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再难也要保住京九铁路。

   火车一辆辆从京九线上驶过,就像是从江西人民的心上隆隆驶过。这压力太大了,太重了,几十天来,多少人为此而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一位“老水利”的身影闪现在风雨之中危难之际,被定格在这历史瞬间。

  74岁的王礼文这些天来常常往郭东圩上跑。永修人都爱叫他“龙王”,一辈子干的是水利,当水利局长不说,当了副县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还是与水利分不开。

  1954年的大水他见过,从抢险到救灾,他都经历了。痛定思痛,他认了“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个理,当水利局长后不坐办公室,整日往下跑,年年修水利。定规划,搞勘测,抓施工,管验收,这里哪座圩堤在他心里没有一本账?

  今年发大水,王礼文整天泥水里跑,三个儿子也都上了堤,几天照不上面,打个电话报平安。前几天,5万亩的合九堤突发险情,大家急忙把老“龙王”给请去“会诊”。他坐小船,又换乘小四轮车,一路奔波赶到堤上,“口扑通”一声就跳下水,摸摸泡泉眼有多大,试试水温有多高,开了“方子”睹住泡泉才歇口气。水里泡久了,这几天老人心血管弯曲,腿关节老毛病又犯,打了三天针,又到堤上来了。问他吃得消吗?他说:“这里好多堤都是经我手修起来的,能不能经得住洪水考验,我看了才放心。”他又笑着说:“尽一点力吧!再过30年、50年如果发大水,我想看也看不到了。”老人的眼里闪着光,那里蓄满了一位“老水利”的深情。

   一列火车从他身后的京九铁路上急驰而过,隆隆的机声没能盖过他这几句肺腑之言。我心头一热,急忙举起相机,把老人的身影和京九铁路一起,永久地定格在这难忘的瞬间。一棵大枣树和一千双磨破的手套,在建军节的日子里述说军人情怀

  离开郭东圩,我匆匆吃了午饭,又直奔牵系京九铁路的另一个重兵把守之地永北圩。

  汽车在已被淹没路基的水中缓缓驰行,踏上泥泞的路面后,车身摇晃着又跳起了摇摆舞,我觉得整个胃都从体内被颠了出来。其实,到了郭东圩不去永北圩也行,可今天是“八一”建军节,我真想看看奋战在那里的最可爱的人。

  离大堤几十米远的仙洲村学校,此刻已临时改为空军86503部队的驻地。中午时分,这里显现出激战后的短暂静谧。一楼的教室门口,整整齐齐摆放着几十双沾满黄泥的军鞋;教室内,战士们席地而睡,抓紧时间打个盹;伙房里,炊事员正从纸箱内拿出一盒盒罐头,晚上要给大家加两个菜,庆祝这不同寻常的节日。

  听政委李党建介绍这几天的情况,我深知战士们太累了。请看几个小镜头——7月27日:凌晨接到南京军区命令,星夜赶赴永北圩,接着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全力排险,装土背土1万多袋,360多方;30日晚:通宵未眠,8车皮石料,180多吨,没有吊车,全靠人力卸下;31日下午:紧急装碎石3000多袋。几天下来,一千多双手套已被磨破。没有一句怨言,晚饭后军歌此起彼伏,战士们用歌咏比赛来纪念自己光辉的节日。

  雄壮威武的歌声燃烧着战士旺盛的斗志,也震撼着周围老百姓的心。有子弟兵在,他们更安心,更放心,更有信心。

   指战员们也想家,他们中断了与家人的联系,有的夫妻两年没见面,有的自己家乡也是汪洋一片。为了保卫京九铁路,他们把仙洲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短短几天里,指战员们利用抢险的间隙走访农户,了解灾情,问寒问暖,鼓舞士气。部队还研究了方案,准备为群众抢种庄稼。我问当地老表,当兵的怎么样?他们一个个点头:“特别能吃苦,一个人要顶四五个人。”“部队吃的蔬菜都是趟水到县城去买,连柴禾也是自己拉来的,说是不能给地方添麻烦。”

   村里有棵大枣树,战士们常爱蹲在树下吃饭。满树红通通的枣子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可战士们谁也没碰一下。一对送茶水的婆媳,一支下岗工人突击队,水与堤之间演绎不尽动人故事。

  看到这样的子弟兵谁能不爱?永忠村有位78岁的婆婆,儿子上堤抢险,孙子在福建当兵。她也闲不住,把卖菜的媳妇留在家里烧开水,烧好了媳妇挑着担,她拎着茶碗,俩人把开水送到抢险地段给子弟兵喝。天气热,她又买来西瓜慰问战士们。许多乡亲也向老人家学习,有的送来鸡蛋,有的送来生活用品。这些东西虽然并不很值钱,这一片真情却是无价之宝。

   水与堤之间,到处演绎着动人的故事。永修老县城段圩堤也紧连着京九铁路的安危。这里活跃着一支350人的下岗工人突击队。下岗,意味着他们的生活已比别人多了几分困难,而眼下他们中许多人的家也被水淹了,可他们听从调配,服从指挥,始终奋战在分工严守的堤段。有位下岗工人好不容易开起个小店,这次因内涝而淹,他吩咐家里人抢救小店,自己仍然坚守在堤上。“大家不保,小家也保不了。”不是豪言壮语,胜似万语千言。 驱车返回南昌,一路上仍然是水,仍然是堤,在我眼里却已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水中屹立的长堤,那不仅仅是人们用土用石用汗水用心血垒起的堤坝,那是我们钢铁铸就的共产党员、我们忠于职守的人民公仆、我们富有光荣传统的老区群众、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的部队官兵,用坚定的信念、用顽强的意志、用美好的情操、用牢固的团结,共同筑起的一座巍巍长城。呵,我真想为你歌唱——

  水中有座不倒的长城!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