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国家图书馆数字技术成功复原圆明园“九州清晏”
·毛新宇:毛泽东博览群书 阅读整理图书达10万册
·痛并快乐着
·90后“非脑残”作家将在百所大学巡讲 探讨唐史
·《红楼梦》出国巧“变身”:鸳鸯译成忠实的鹅
·乘着歌声的翅膀
·乡村路,带我回家
·人到中年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练炼 正文
 
梦回美利坚
江西散文网    2010-09-13 10:18

  离别美国,一晃就两三年了。近千个日子里,心里的那份惦记就像滴滴嗒嗒的春雨,滴在我沧凉的心坎里,总也滴不完、化不尽。是愁绪,是别情,是思念,稀里糊涂,说也说不清楚,道也道不明白。美利坚,那片遥远而陌生的国度,竟然跟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竟然牵扯到我的灵与肉、表与里,伴我走到中年,走向老年,走到地老天荒。

  忘不了洛杉矶四月的黄昏,西天的云霞把天空染得彤红,火红的落日像一轮金球,蓬蓬勃勃,向我滚来。我站在罗兰岗自家别墅的阳台上,看见这伟大奇异的气象。我当时就想,这伟大的日落真是上帝的杰作啊!在我差不多周游完全球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洛杉矶的落日,是我所见过的最伟大的落日,没有一个地方的落日可以和洛杉矶相比。它是那样的磅礴、气派、厚重和伟大,让人一见便不能忘怀。为此,我在阳台上对着它“发呆”,一呆便是半小时,一小时,痴心陶醉。对我来说,洛杉矶的落日比白人女郎的明眸还要明媚迷人。

  落日下山了,微风吹来了,儿子放学了,月亮升起来了,一切都像油画一样。我和儿子坐在阳台上,一边等着妻子归来,一边看着罗兰岗下高速公路的不尽车流。在白天还不觉得,一到晚上,这车流便汇成了一条不见头不见尾的灯河,白日宽阔的大道变成了一条浩浩荡荡璀璨的灯海,汽车的轰鸣声像滚滚的波涛,声传千里,蔚为壮观。突然,儿子嚷嚷起来了:“爸爸,你看飞机。”我抬头仰望,是的,飞机,硕大的飞机,闪烁着明亮的灯光在伟大的苍穹和皎洁的星星相映生辉。飞机又像高飞的海燕,在我们的头顶一架一架展翅飞翔,倏忽而过。我握着儿子的手,仰望着天空,悠蓝的天空下,不时有这样的大型飞机,妆扮天空,我看一眼深邃的悠蓝的天空,望一眼身边朝气蓬勃的儿子,默默无语,舔犊之情油然而生。

  我们父子俩都在等待着,等待着车库门吱哑作响,只要车库们缓缓打开的吱哑声一响起,儿子便知道,他母亲回家了。他便很乖巧地跑向车库,帮妻子把刚从超市买回的果蔬食品,搬到大冰箱里。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在西班牙风格的大别墅里开始演奏起锅碗瓢盆交响曲。不一会儿,温哥华的大蟹、多伦多的青虾、喷香的巴西烤肉、香甜的美国齐橙,便一齐端上了桌。一家人围在长条形的西餐桌旁,津津有味地品尝着中西合壁的“大餐”。……那时候,真的是不识愁滋味,亲情胜过长江水。

  更忘不了,几乎是每个双休日,我们不是去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便是去了离洛杉矶不远的圣地亚哥和长滩。在长滩的棕榈树下,绿草坪上,我们一家人静静地躺着,看碧蓝的天空,白云悠悠;翠绿的草地上,和平鸽轻轻漫步,悠闲地享受着人们的呵护和幸福的时光;看一对对恋人在草地上忘情地长吻,长醉不醒,那感觉真的使人有点“只羡鸳鸯不羡仙”。多么美啊!亚美利亚的大好河山,多么好啊!亚美利亚的绿色生态。看完了蓝天、绿树、草地,我们走向了长滩的沙滩。天使之城洛杉矶位于太平洋西岸,城下便是浩瀚无边的太平洋,加上这里一年四季,不冷不热,阳光明媚,四季可泳。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和湛蓝无瑕的西太平洋的海水亲密接触。在太阳伞下,我们闭上眼睛,遥想彼岸亲爱的祖国,在碧蓝的海水里,我们嬉笑、追逐、欢乐。人们都说,加利福尼亚,是美国的金州、人间的天堂,这话一点不假。是的,在这个人间最美的天堂里,我们一家人快乐无比,其乐融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恨相见得迟,怨归去得疾。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倩疏林挂住斜晖。”美利坚再好,终不是我的祖国;洛杉矶再美,终不是我的故园。我得归去。回到亲爱的祖国。祖国,我回来了,妻儿却留在了美利坚那块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土地上了;祖国,我回来了,我的情、我的爱、我的心、我的梦,也部分地留在了那块令我魂牵梦绕的土地上。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我回到了亲爱的祖国,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园。听到了熟悉的国语,闻到了泥土的芳香,吃到了乡村土菜,但却失去了天伦之乐。在首都,在省城,在小城,我踽踽独行,形单影只,孤苦伶仃,我能不想起美利坚,能不想起仍在那个新大陆坚守的妻儿吗?“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新啼痕厌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天同此理,人同此心。妻儿同样惦着我这个小城的独行人,但事实是,太平洋隔断了我们的亲情。我享受到了祖国的美食文化和诗词歌赋,却失去了和妻儿聚首的时光。在小城,我曾经彻夜难眠,美利坚的壮美山河在我的眼前一一掠过,想起以前的好时光,我禁不住潸然泪下,唏嘘不已。在小城,我看见朋友们一家团圆,琴瑟之和,祝福之余,心生羡慕,感慨万千。心想,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人才能长相守、不分离;在小城,每当我吃到非常喜欢的板笋、龙虾、螺丝、小鱼干时,我便沉默不语。我在想,我是享受到了祖国的美食文化,骨肉却从此分离,喜耶,悲耶,不得而知。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两三年过去了,我想念美国,想念我和我的家人在美国度过的幸福时光;八、九年过去,我照样,多少个夜晚,梦回美利坚。美利坚,对我来说,已成为一种永恒的记忆,一个珍贵的符号,一首儿时的歌谣。

  何年何月何日?能重回美利坚,能再看亚美利加的壮美山河,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哪年哪月哪时?我们能骨肉团圆,合家美满,从此没有分离,从此没有耽心,从此不会相看泪眼,从此不再望眼欲穿。就像一个是月亮,一个是太阳一样,我不知道哪一个更圆,哪一个更亮。

  但我一定知道,美利坚是仅次于我亲爱祖国的美丽国度,是我妻儿生息的地方,也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换句话说,即使我孤独忧郁而死,我对美利坚,永远有一份怀想和依恋。就像《乡恋》中所说:“我的情爱,我的美梦,永远留在你的怀中。明天就要来临,却难得和你相逢,只有风儿送去我的深情。”

  梦回美利坚,就是回到过去和从前。

  梦回美利坚,就是寻找自我和乐园。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