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朝鲜歌舞剧《红楼梦》抒怀
·巴黎红磨坊 天使的舞蹈
·永远的中秋节
·我的大学
·胤礽写了《红楼梦》?周汝昌:赞成大家都来研究
·把“国图”揣进口袋: 一座移动图书馆的成长史
·周汝昌:我与胡适先生一段湮没的红学交流史
·简说柏峰散文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练炼 正文
 
秦淮河畔的美丽与哀愁
江西散文网    2010-09-15 09:05

  我到南京,先不去朝拜那些帝王寝宫,伟人陵墓,名寺古塔;也不忙去看燕矶雨花,玄武湖光,紫金山色;而是从容地走向了秦淮河,一条从我梦中流淌过千百回的河。循着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循着十里珠帘和金粉荟萃;循着朱自清和俞平伯的桨声灯影,我的梦境是如此的悠长沉重。走在秦淮河畔,我问自己,这是那条在唐诗宋词里流淌了千年的著名的河流么?这是那条哺育了古城南京,“锦绣十里春风来,千门万户临河开”的河流么?这是那条摇橹声划破长空,美人的浅吟低唱回响在耳边的河流么?回答是肯定的。可我在河两岸看到的一切都过于新鲜了,才使我心生疑惑,这不是我想象中的秦淮河,不是的。其实,转身一想,千年的风花雪月,该有多远,我完全可以想象。画船箫鼓,琳宫梵宇,明角灯笼,秦淮河不可能不变。不要说唐代杜牧笔下的秦淮河,明代唐伯虎笔下的秦淮河,就是朱自清和俞平伯笔下的秦淮河离我们也快百年了。秦淮河会变,但不变的是那些在秦淮河畔演绎过的无数缠绵哀愁的爱情故事,比如说,王献之在桃叶渡演绎的浪漫爱情和“秦淮八艳”演绎的千古绝唱。

  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不仅是著名的大书法家,同时也是爱情高手和猎艳高手。当年王献之就住在乌衣巷,而桃叶渡就是他迎送爱妾桃叶的渡口,那时的桃叶渡水流湍急,稍遇风浪就可能翻船,桃叶经常往来于两岸之间,甚是害怕。王献之便写上了这样的诗句,劝慰桃叶不必担心。“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从此,桃叶渡口便多了一个痴情的身影,秦淮河畔便留下了一段美丽佳话。我在王献之送桃叶的古渡口久久徘徊;似乎看见了大诗人苦苦等待心上人的身影,而每一次心动的等待,每一声殷勤的问候,都化作了昔日大书法家的风流,乐府吴声的余韵。真可谓:往事越千年,桃叶今安在,古渡自无声。

  从王献之昔日住的乌衣巷口出来,往西走不到百米,就是著名的李香君故居了,这一带是古时南京的红灯区。明代的秦淮河是历史上最繁华的时期之一,这里歌舞升平,繁华似锦,妓院林立,真所谓“风华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可能这和夫子庙当年是科举拔贡的地方、文人雅仕大量云集有关。那时的旧妓院当然早已不存在了,可是从秦淮河两岸的建筑来看,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风韵。在明清两代,南京、北京、大同、扬州、苏州等都是中国的著名红灯区,上海到了清后期才繁荣“娼”盛起来。那时,北京的八大胡同,南京的秦淮河,上海的四马路,九江的二马路都是红灯区的代名词。望着眼前秦淮河上的这些漂亮游舫。我想,有多少骚人墨客在这里吟风弄月,赋词作画;有多少红粉佳丽在这里浅斟低唱,卖弄风骚,从而演绎一段永垂不朽的千古佳话,书写起一出万古流芳的美丽与哀愁。而才情俱佳,艳压群芳的“秦淮八艳”,更是千古流芳,被人们传诵至今。

  所谓的“秦淮八艳”是马湘兰、陈圆圆、柳如是、李香君、卞玉京、顾媚、寇白门、董小宛。这些人在中国历史上都很有名,而且在晚明激烈的政治斗争、民族矛盾中,她们基本上都卷进了斗争的漩涡。她们不仅美丽妖媚,才艺双绝,对爱情忠贞不渝;更在国家遭难,山河破碎之际,不当瓦全,只为玉碎,深明大义,保持气节。她们,令多少男儿自愧,可敬可佩。这“八艳”中,读者朋友较熟悉的可能要数李香君和陈圆圆了。

  “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生动地描绘了李香君娇小玲珑的外貌,当时的四方名士,多以一识李香君为荣。李香君的名字取自《左传》中“兰有国香,人服媚之”。据说是个卖艺不卖身的名妓,她出淤泥而不染,愤俗、坚贞、节烈的故事,被写进了《桃花扇》,让后人久久传诵。我在李香君故居内的李香君汉白玉塑像前久久伫立,只见她身躯微斜,颔首微笑,风姿绰约。真可谓:小巧玲珑,楚楚可怜,风流妩媚,人见人爱啊。睹像思人,她和复社人物侯方域的爱情故事,如电影样,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李香君和侯方域成婚后,在故居过了一年多的幸福时光,然而,在那样的年代,幸福总是短暂的。很快,相爱的人儿便劳燕分飞,徒留悲叹。随着明朝的覆亡,候方域被迫离开南京,香君在马士英、阮大铖这批坏人的逼迫下,被嫁田仰,誓死不从,以头抢地,血流如注,鲜血点点溅在侯方域赠与的定情诗扇上。侯方域最终北上成为大清的臣民,香君为此削发为尼,遁入空门,郁郁而终。

  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代名妓—陈圆圆,因为是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对象,所以家喻户晓。其实,真实的陈圆圆要比吴三桂这个卖国贼高大得多。她是吴梅村《圆圆曲》的女主角,她曾与卞玉京一起被田国舅选妃,后成为吴三桂的爱妾。再后来又被明末李自成起义军刘宗敏所掳,后吴三桂出卖民族降清后又被寻回吴三桂身边。大清立国后,吴三桂被封为云南王。陈圆圆却坚决不肯做他的王妃,最后,遁入空门,伴随她的是暮鼓晨钟,青灯黄卷,苦不堪言。

  柳如是,名字源于辛弃疾的“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以20岁的豆蔻年华嫁给了东林党领袖、白发老翁钱谦益。清军南下兵临南京时,柳如是苦劝夫君一起投水殉国。钱走入水中,后又退缩说:“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绝望之下奋力跳入水中,最终被钱谦益救起。钱去世后,由于“钱氏家变。”柳如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最后悬梁自尽,以悲剧终结。

  卞玉京,自称“玉京道人。”聪颖美慧,风姿绰约。与诗人吴梅村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后又和陈圆圆一道被田国舅选为妃子。卞玉京为此寄书吴梅村,表达了自己愿托付终身的愿望。然而有道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软弱的吴梅村所做的就是在她离去后,来到她的窗下吹箫追忆。其实,卞玉京并未进宫,而是出家做了道姑。

  董小宛,15岁因家境贫寒步入青楼,发誓保有冰清玉洁之向。后与冒辟疆结为连理,清兵南下期间,誓死与冒辟疆举家避难,同生共死,并深情款款地对冒辟疆发誓:“异日幸生还,当与君敝履所有,逍遥物外,慎勿忘此际此语。”后因颠沛流离,旧病复发,香消玉陨。

  顾媚,是“秦淮八艳”中爱情唯一得到回报的一位。她与当时号称诗坛:“江左三大家”的龚鼎慈相爱后,多次冒着风险,资助反清复明被官军追捕的龚鼎慈,顾媚的大义至情令龚鼎慈终生难忘。后来,顾媚在他的身边度过了幸福的一生。

  寇白门,原以为嫁入豪门,终身有靠,岂料遇上的是一个伪君子。当年派5000士兵手执大红灯笼迎娶她的保国公朱国弼很快便寡义薄情,移情别恋。在他落难之时,便欲卖掉白门。使白门伤心欲绝,寇白门说:“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随后返回金陵,凑足万两银将朱国弼赎出,朱羞愧不已,寇亦叹美人之迟暮。

  马湘兰,酷爱诗画,才艺俱佳。24芳龄时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一见倾心。可惜,王稚登却因未能求取功名而回避此事。但是,马湘兰,却始终不渝地爱着这位江南才子,伴随终生。

  “秦淮八艳”虽为生活所迫而沦落青楼,但是却都卓尔不群,才貌双全,深明大义,报效国家,忠于爱情,绝世称奇。秦淮河之所以能千古流芳,名动天下,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秦淮河畔生活着许多像“秦淮八艳”似的奇女子。“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似乎是对秦淮河畔美丽与哀愁的绝世写照。

  岁月悠悠,沧海桑田。今天,循着古今才子佳人的足迹,我又来到了秦淮河畔。只见:十里珠帘,画舫楼阁,依然;书画琴棋,美酒婵娟,如故。秦淮河在不急不慢地流淌,华丽的灯影在河的中央摇曳着,有些妩媚,有些凄清,只是不见当年才子和佳人的倩影。“世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秦淮河畔似乎只有浓得化不开的哀愁了。离开秦淮河的时候,耳边不禁回响起俞平伯的句子:“心头,婉转的凄怀;口内,徘徊的低唱,留在了夜夜的秦淮河上。”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