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南昌城的味道
·日本作家为《色戒》女主角原型郑苹如写传记
·出版家范用辞世 曾力促《傅雷家书》等好书面市
·中国书业科普图书缺席 难上畅销榜成主要原因
·伊瓜苏在我的心上
·《读书》杂志创始人范用因病在京逝世 享年87岁
·“地铁亮叔”也是“炒作帝” 疑为某新书宣传推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练炼 正文
 
我在美国 话说英文
江西散文网    2010-09-16 15:55

  提起英文,说来话长。大学时代,由于那时候上上下下都不重视,所以没有好好学,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时,尽管新闻业务不错,可最终还是砸在英文上。大学毕业20年,头十年,由于用得少,把原来的那点底子都还给了老师,后十年,由于经常出国,全世界瞎转悠,才觉得英文之可贵。可惜,这时的我已经不是读英文的最佳年龄了,岁数大了,读什么都难,尤其是英文,所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说的就是这个吧!

  1996年的春天,“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我只身一人第一次飞过浩瀚的太平洋,飞抵枫叶之国——加拿大,走进多伦多国际机场,它的巨大、宏伟和先进,简直让我傻了眼,令人惊讶,我觉得找个出口都难,站在那里我茫茫然,真是欲哭无泪,忐忑不已,紧张了好一阵子,在这陌生的多伦多,干啥都得靠自己啊!后来,还是好得我在国内的那一点蹩脚的英文,才使我克服了恐惧,提出了行李,找到了出口。那几个简单的英文单词,关键时刻帮了我的大忙。从那以后,我没事就掏出个英文电子词典出来看一看,算是临时抱佛脚吧!当然,这种情形只限于国外,回到了国内,由于杂事繁忙,再加上读英文没啥用的观念作崇,又把学英文之事丢在了脑后。只是和朋友聚餐时,偶尔说说玩玩,烘托烘托气氛而已。其实,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有的朋友爱听,有的朋友并不爱听。我基本上是说一句英文,完了又赶忙用中文解释,所以,场面并不觉得尴尬,只是有点作“SHOW”(秀)罢了。好在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已经习惯了。这大概叫“爱屋及乌”吧!再就是和朋友们交流、聚会时,我会时不时地很自然地嘣出一些英文的习惯用语和单词,这一点,可能是受了老外和海外华人的影响,因为他们几乎都这样,聊天时不可能用完整的中文说下来,而且也不跟你用中文解释,听懂与否,全在于你的英文底子了,再就是跟北京、上海的那些“海归派”的“小资们”学的。实际上,我是从骨子里欣赏这拨生活在国际大都市的“海归”们的“小资情怀”。夕阳西下时分,坐在黄埔江边的古老咖啡馆里,看着悠悠黄埔,澄江似练,听着起源于美国密西西比河边的“布鲁斯”,手持一杯浓浓的哥伦比亚咖啡,叼着一根古巴的雪茄烟,说着带有美国味的淡淡的纯正的英文……那是何等的美好啊!这时,吃喝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情调和氛围,带着一种浓浓的异国味,真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情景,大半是因为英文美妙到了极致。

  近十年来,凭着这点现学现卖的蹩脚英文,我背着简单的行囊,伴着故园飘过的云彩,漂洋过海,独自走过了美国、加拿大;独自走过了日本、澳大利亚;独自走过了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独自走过了乌拉圭、巴拉圭……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去看一看美丽的加勒比海,看一看位于加勒比海的神秘国度——古巴。其实,在我走过的这些国家中,有好些国家的官方语言并不是英文。比如,日本说的是日本语,巴西是葡萄牙语,阿根廷、墨西哥、乌拉圭、巴拉圭和古巴说的都是西班牙语。可是,你不要忘了,他们这些国家的人民学的第二语言,毫无例外都是英文。所以,学好了英文就是你走遍全球的通行证,英文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语言啊!而且,英文还是一个人受到良好教育的重要标志之一。英文,实际上是语言中的贵族。

  写到这里,我真是感慨万千。正因为自己没有学好英文,所以,我特别羡慕那些从小受到良好教育,说着一口纯正英文的欧美人士,也特别羡慕那些母语不是英文,然后通过自己的勤奋刻苦和语言天赋,说着一口优雅英文的亚裔人士,特别是那些龙的传人。这不,莺飞草长的三月,我在美国太平洋上的明珠——夏威夷度假,偶遇了两位来自美国圣巴巴拉大学的女学生,一位是来自瑞士的金发女郎;一位是来自中国香港的东方靓女。非常有趣的是,我和骨肉同胞的香港女孩之间的交流,只能用英文。因为,她说香港话,我听不懂,说国语,非常吃力,而且只会一些简单的单词,而英文却说得流利得不行。因为她们美丽,因为她们年轻,更因为她们能说一口像天籁之声那样好听的英文……她们赶上了好时候,正当年轻,就能来美国读书,我祝福她们。

  英文的节奏感、音韵感和无比的抑扬顿挫,是不容质疑的。在我看来,纯正的美式英文,就像优美的歌声一样,无论你是高大威猛的男士,还是娇美性感的女郎,一口纯正的英文,真的优雅无比,叫人刮目相看。

  我爱英文,可都是半桶子水,读、写、听、说,只知道一点皮毛,离真正的懂英文,或者说像我的中文一样,那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我想,尽管我非常热爱,可能我一辈子都达不到一个高度,人到中年,身在中国,你想去学一门纯正的美式英文,凭空去记住几千个常用的英文单词口语及俚语,还要学会它的真正应用,真是比登天都难。学一门语言,是得全身心地,用一辈子的精力去学的啊?像我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会儿中国,一会儿美国、加拿大,只怕是一辈子都学不会的啊!

  我曾跟朋友们无数次地说过,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上一个名校。一个名校,是一个人一辈子都用不尽的财富,挖掘不竭的金矿啊!在中国没上一流名校,在美国没有留学背景,自然也就谈不上一口纯正的美式英文了。我常常为此夜不能寐,唏嘘不已。在人生的竞技场上,我真的是一个失败者。

  好名校就是一张烫金的名片,一口美式英文就是一座通向成功的桥梁。所以,很久以前,我就对小弟说,要考,就冲着美国的明星大学而去吧!结果,小弟不负重望,一举从美国的名星大学——密歇根大学,拿下了博士学位。儿子10岁时,还在中国读小学四年级,我就对他说,走吧,远渡重洋,遥远的美利坚在等你,直奔亚美利加而去……,所有的这一切,现在细细想来,都是因为我的英文情结。“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我深知,自己骨子里可能就是农民,可能一辈子都说不好英文,所以,我要让我的亲人和我的后人都说好英文。因为英文那种像歌声一样美的语言,深情地激荡着我的心……

  2004年3月于美国洛杉矶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