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南昌城的味道
·日本作家为《色戒》女主角原型郑苹如写传记
·出版家范用辞世 曾力促《傅雷家书》等好书面市
·中国书业科普图书缺席 难上畅销榜成主要原因
·伊瓜苏在我的心上
·《读书》杂志创始人范用因病在京逝世 享年87岁
·“地铁亮叔”也是“炒作帝” 疑为某新书宣传推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练炼 正文
 
泸沽湖畔
江西散文网    2010-09-16 15:56

  很早就看过摩梭美女杨二车娜姆写的《走出女儿国》、《走回女儿国》。于是对这个目前世界上惟一的“母系社会的活化石”充满着种种好奇。虽然外界把摩梭人的走婚说得天花乱坠,但我只想真切地触摸摩梭人,了解他们对情感的态度和种种的浪漫。

  一大早,乘车从丽江出发,差不多经过一天的颠簸,才到达泸沽湖。正逢下雨,湖面上云遮雾罩,给人们一种朦胧的神秘之感,吃过晚饭,沿着石子铺就的马路徜徉,沿途见许多游人和我一样赶去参加摩梭人的篝火晚会。在晚会上第一次见到了那么多的摩梭俊男美女,也算是开了眼界。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摩梭美女一个个都长得健壮高大,脸色红润,浑身洋溢着健康的青春之美,令人羡慕,并让人产生许多曼妙的联想。篝火熄灭了,月亮也升起来了。我悄悄地来到了仰慕已久的泸沽边上的酒吧一条街上徜徉。湖边,杨柳依依就像梦中动人的摩梭少女;湖面,微风吹拂,令人心旷神怡。拾起一颗石子扔进湖里,只听“叮咚”一声,湖面荡漾起数圈涟漪,就像我的爱,在泸湖上优雅地漫洇开来。

  湖边的酒家,是一家挨着一家,都是用那种泸沽湖边的上好杉木搭建的一、二层小木楼。在网上,早就看见过有一家充满浪漫情怀的“大狼酒吧”。我就直奔它而去。走过了几家酒吧,才找到了令人怀想的“大狼”。它确实不同凡响,大门外红灯笼一字亮起,悠扬低沉的爵士乐由里向外飘扬,那种环境,柔软极了。走进酒吧,要了两瓶当地啤酒,点了两份泸沽湖鲜鱼。一边和主人“大狼”聊了起来。大狼是一个摩梭男青年,前几年,一位从广州来此旅游的女大学生,和大狼一见钟情,于是结下秦晋之好。从繁华的广州城嫁给了泸沽湖上的摩梭青年——大狼。女大学生在这里定居了,成了摩梭人。应该说,是美丽多情的泸沽湖,成就了这一美丽的姻缘,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已没有纯粹的爱情了,看着身边的朋友和自己在红尘中的辗转,多少伤心不已的事情,一桩接一桩地发生,我开始怀疑美好纯洁的感情是否早就被物欲所吞噬。然而,在泸沽湖畔,在大狼酒吧,我看见了真正的爱情之花盛情绽放,那样绚丽,那样多姿,不但没有凋谢,而且越开越艳。爱情,跟地位、身份、金钱、职务没有关系,纯洁纯粹得就像身边的轻轻荡漾的泸沽湖水,让人赏心悦目,感奋不已。不要说自己渴望艳遇,谁看见了这样的爱情,都会觉得温暖、温馨、温情。我想,这般美好的,一见倾心的爱情,只会在泸沽湖畔发生。要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充满浪漫情调的啊!如黛的山色,碧绿的湖水,纯情的摩梭少女……莫不如此,摩梭风情充满着极大的诱惑。

  啥是摩梭风情呢?诱惑我们什么呢?我认为,应首推摩梭人的“走婚”,又叫“阿夏婚”,即男人不娶、女人不嫁。摩梭青年男女彼此产生爱情,便互赠信物,之后男方的长辈便带上礼物拜访女方的长辈,征得同意后便确定“阿夏”关系,“阿夏”关系的男女间彼此便互称“阿夏”,即亲密的伴侣。白天有“阿夏”关系的男女各自生活在自己的母系大家庭;晚上,男方再到女方家里来过夜。这一母系社会的文化奇观可谓举世瞩目。这种无拘无束的爱情也是许多富有浪漫情怀的人梦寐以求的。这种爱情简直是太神奇太伟大了。

  走在泸沽湖畔,我也想艳遇啊!我也想带走一盏渔火,留下一段真情。可惜,陪伴我的只是清冷冷的湖水和清新的风……

  第二天,我开始了真正的泸沽湖之旅,乘上了摩梭人的“猪槽船”,在泸沽湖轻轻荡漾,抬头望只见湖四周山峦环绕,森林茂密,奇崖怪石,溶岩灵泉密布;湖岸,曲折婀娜,逶迤伸延,无数大大小小冲积扇形成的片片沙滩,在阳光照射下,金光闪闪。湖水湛蓝,波光潋艳万千,更绝的是可爱的细鳞鱼和肥硕的大鲤鱼,就在你的脚下游来游去。见此天下美景,不动心的,怕只有天上神仙。明代大诗人有诗云:“泸湖秋水阔,隐隐浸芙蓉。并峙波间鼎,连排海上峰。倒涵天一碧,横锁树千重。应识仙源近,乘搓访赤松。”民国初年,美国学者洛克旅行到此,流连湖岛风光,不忍离去,叹道:“英吉利之甘巴兰湖,没这样美丽呀”!

  是啊,泸沽湖,天上的湖,见此情景,我轻轻地哼起齐秦的《一面湖水》:“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尖的一面湖水”。泸沽湖啊,你是地球上最美丽的眼泪。

  还有比“眼泪”更美丽、更新奇的吗?有,那就是湖上的“三绝”,即摩梭少女的风姿,独木轻舟的典雅,此起彼伏的渔歌。此话真的不假,跟我划船的摩梭少女,名叫拉宾木马,身着百褶长裙的拉宾木马,落落大方,显得纯朴而又善良。她的目光就像那清纯的湖水,合着几分羞怯,几会娇媚,楚楚动人。打开话匣后,她一边熟练地摇着浆,一边和我侃侃而谈。她告诉我,她上过旅游中专,毕业后,又回到了泸沽湖,因为她太爱这湖水了。独木舟贴着清波在湖面轻轻滑行,仿佛要把我载入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我的心情美到了极点。舟至湖心,我对她说,给我们唱首渔歌吧!纯情的摩梭女放开歌喉唱起了古朴动听的渔歌, 曼妙的歌声在平静的湖面飘荡,我情不自禁拍着手,和着她的歌声,那感觉真的令人心醉神迷。

  人类最后的“伊甸园”,我真的不能不为你歌唱。下次再来,我还要把那首温柔的《一面湖水》,轻轻地唱给你听,直到地老天荒。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