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我在美国过大年
·泸沽湖畔
·中国散文,你怎么啦?
·这美丽的香格里拉
·再见!夏威夷
·徜徉在高高的落基山
·我在美国 话说英文
·用笔行走 走遍全球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练炼 正文
 
天地一沙鸥
江西散文网    2010-09-17 09:07

  凌晨两点,电话铃声突然大作,隐隐的有声音从大洋彼岸传来,那是妻子沙哑的声音,然后是长久的啜泣声,一声“你还好吧!”早已是无语泪先流。我知道妻子的性格,不到伤心处,绝不轻弹泪。妻子是太难了,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染鬓角。去国十年,长夜漫漫,最美好的年华,在艰难和期盼中一闪而过。她有太多的委屈向我发泄,她有太多的原由对我倾诉,对此,我只能说,假如我的胸膛,不能为你低挡所有的打击,亲爱的,你要坚强些……

  可是我呢,当黑色的墙耸动着逼近,发出渴血的阴沉沉的威胁,浪花举起尖利的小爪子,千百次把我的伤口撕裂,痛苦浸透了我的沉默,沉默铸成了铁的时候,就因为我是男人,我活该忍受这一切,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是回忆起过去的岁月,真是太艰难了。且不说:“乍暧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单说这:“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是啊,妻子去国十多年,365里路我一日行一程,365里路从少年到白头,365里长路我年年的度过,365个长夜,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饮尽了那份孤独,我还奢谈什么“好男儿当读书、齐家、治国、平天下”呢?这时候,我更多想起的是大才子李叔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这优美的旋律在我的耳边怎么也挥之不去,这是怎样一种令人响往的意境啊!我没有研究过一代才子的心路历程,他是怎样从艺术家文学家成为弘一法师的。但我知道,他的内心一定蕴藏着无尽的凄凉、孤寂和痛苦。孤寂是一种美啊,李叔同做到了,所以才深得后人的敬仰,陪伴李叔同后半生的只有漫漫长夜和青灯木鱼;而陪伴我青春岁月的只是李叔同的诗词歌赋,李叔同滋润了我。从前、现在和往后,我面对的都是这样一个现实。“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可是这路也委实太漫长了,对此我真是拔剑四倾心茫然,无语问苍天,问天天不语。特别是只身一人流落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问候,更没有温情,甚至为一日三餐发愁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我就特别的想家,想在大洋彼岸望眼欲穿的妻子、儿子,想和我相依为命,此时因为我的北去只身置身于洪成的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想十多年难得见一面置身美加五大湖畔的小弟,想至今仍在穷乡僻壤面朝黄土背朝天劳作不息的亲戚,也想起美丽的洪城和我熟稔已久的同事和朋友……我还想起诞生于塞纳河畔的那首著名的歌曲:“飞吧!思念,乘着金色的翅膀。”在歌声中,我捱过了一天又一天。

  有首歌唱道:已知的,未知的,随风飘逝;过去的,现在的,无须太懂。我的身心实在是太疲惫了,我真的无须知道太多。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没有书,书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我甚至幻想,退休以后躲到一个小岛上,避开城市的喧哗与浮躁,享受满眼的翠绿,专心致志,读尽天下好书,那该是多么快乐的事情。我甚至想象宋朝的大词人林逋爱他的梅妻鹤子一样的爱书。事实上,在小城的无数个夜晚,除了无言的书陪伴我,我真的别无选择。从晚上7点到凌晨2点,我往往手捧一本好书,往沙发上一躺,在桔黄色的淡雅灯光下,优哉游哉地看着。困了,点上一根香烟,狠吸几口再吐出几个烟圈,长舒一口气;乏了,沏上一杯麦克斯威尔浓咖啡,一边品味,一边提神,偶尔也能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这时候世界真静啊,似乎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和小闹钟的嘀嗒声。对这死一般的寂静,我便认真地倾听,细心体味。听有所获,情便独钟,我由此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以后,在“绿树枝头一线红”的清晨,在“人散后,一勾新月在天际”的夜晚,在小园香径,在流水偎依的桥头,或是凄风苦雨,残阳古道,我一次次地静坐聆听。听这来自天籁的声音,心灵得到片刻的宁静。可听完以后,我却始终走不出孤独。我想,人,生命的过程,也许就是与孤独搏斗的过程。谁都会有孤独,但很少有人像我这样被孤独戕害得这么深。孤独于我真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啊!

  在无法战胜孤独的日子里,我的身边常常回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的绝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喜欢柳诗中营造的意境,可小城下雪的机会不多,更不要奢谈独钓的所在了。这时,我便独自一人跑到长江边,遥想柳公当年被贬的情景,心中唏嘘不已。“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是啊,面对“滚滚长江东逝水”,沐浴着“今月曾经照古人”的淡淡月光,我有想不完心事,诉不尽的离愁。“腰缠十万贯,骑鹤到扬州”。沿身边的长江而下就是古时才子佳人响往的扬州城了,很久以前,那儿曾经歌舞升平、灯红酒绿,可那儿不是我的所寄。此生恐怕注定了“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欧”了。罢了,罢了,既然没有人能在溱黑的夜晚为我点亮一盏生命之灯,照亮我前行的旅程,我便只能以我的蜗居,独“享”我的孤寂了……

  “日子不好过,还得天天过”,到底怎么过?我的招儿,第一是书,其次是音乐。当午夜的钟声响过,绯红的黎明正在喷礴,这便是我与音乐为伍的好时光,我会轻轻放进一张世界名曲的歌碟,然后手捧一杯葡萄酒,站在窗前,拉开窗帘,面对薄雾的月色,听萨克斯蓝调心曲,刹时弥漫整个屋子,如潮水般向我涌来,“岸边的陌生人”,“无需知道太多”,“在此等候……”小夜曲、梦幻曲、摇篮曲以及100多年来欧洲大陆流传的八音盒音乐和现代风行的萨克斯,用极新潮、极浪漫、极精致、极柔缓的方式,表达出的是一种空灵、忧郁、梦幻的意境,令人如痴如醉;安宁、和缓、放心、低回的情调,使我如入空山,每寸肌肤都贴切地体验出松驰的妙境,心灵得到了些许慰藉和暂时的舒缓。每当这时,我真的似乎进入梦乡,小轩窗,正梳妆,妻儿就在我的身旁,我们一同感受,一同欣赏。可睁开眼,脸上似乎有冰冷泪水流出,我依然故我。“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梦醒了,风吹杨柳的堤岸已渐行渐远。多少次,我泪湿青衫,原来是好梦一场;多少回,我对酒当歌,慨叹人生几何。接近不惑之年的我似乎还不知道:“春已归去,不知哪搭儿是春住处。”我只知道:“病魂常似秋千索,怕人寻见,咽泪装欢,瞒、瞒、瞒,”我还想告诉天下所有和我一样遭受孤寂的折磨而又想战胜孤独的人:“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