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读书养心
·我在美国过大年
·泸沽湖畔
·中国散文,你怎么啦?
·仕而优则学
·青海湖啊!梦中的湖
·天地一沙鸥
·再见!夏威夷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练炼 正文
 
在那东山顶上
江西散文网    2010-09-19 09:59

  在内地的时候,经常哼唱谭晶演唱的《在那东山顶上》,连手机的背景音乐也是她,觉得她特别的优美、抒情、流畅、圆润。这次到西藏揽胜,匆匆查阅资料,才知这首名传天下的名歌,其词作者竟然是藏族的伟大诗人、鼎鼎大名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我的心不禁为之狂喜。天啦,仓央嘉措,我心中的偶像,今天终于要置身于他的起居地——布达拉宫啦。

  飞过千山万水,终于飞到了西藏,飞到了拉萨,登上了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站在仓央嘉措曾经长期居住和生活过的布达拉宫,我的眼前浮现出这位翩翩的天才少年、藏族最伟大的抒情诗人、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以及他那永恒而美丽的诗篇——《在那东山顶上》:“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啊依呀依呀拉尼玛杰阿妈。如果不曾相见,人们就不曾想恋,如果不曾相知,怎会受这相思的熬煎,啊依呀依呀拉尼玛杰阿妈。”哼着这美丽无比的诗篇。真的难以想像,她是出自当时藏族的领袖人物——六世达赖喇嘛之手。答案只有一个“天才”,只能是“天才”。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生于1683年,正史记载去世于1706年,而民间野史则传说他隐居至1746年去世。1683年,仓央嘉措出生在藏南门隅达旺纳拉山下的宇松地区邬坚岭一个信奉红教密宗的家庭。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加措圆寂后,其生前任命的第巴(即摄政王)桑结嘉措,对其圆寂密不发丧,桑结嘉措又被康熙皇帝封为“土伯特王”,并秘密查访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发现了达赖喇嘛的第六转世灵童仓央嘉措,并在藏历火牛年,即康熙36年—1697年,得到清廷认可,师从五世斑禅罗桑益西剃度受戒,正式坐床布达拉宫,此时仓央嘉措已14岁。

  仓央嘉措成长的时代,恰值西藏政治动荡,内外各种矛盾接连不断地开始出现之际,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使年轻的仓央嘉措感到:“失望,学习也无益处。”逐渐变得懒散起来。且喜好游乐,放荡不羁。1702年,仓央嘉措20岁时,第巴劝其受比丘戒,他从扎什伦布寺返回拉萨后,便穿起俗人衣服,任意而为。白天在龙王谭内射箭,饮酒,唱歌,恣意嬉戏,还到拉萨近郊游玩,与年轻女子寻欢作乐,放弃了戒行。

  从此,仓央嘉措这个名字注定了要和诗歌联系在一起,他将不朽。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六世达赖喇嘛,也不仅仅因为他是仓央嘉措,还因为他是青年诗人宕桑汪波。多么美好的记忆啊!天才的诗人,英俊的青年宕桑汪波,急切地走出温暖的布达拉宫,印在雪地的脚印,就是他爱情的誓言。鲜明的脚印印证,他去找于琼卓嘎的时候,心跳有多么快。天才的诗人爱过很多美丽的姑娘,有为他修行的,有爱他财富和地位的,但追随他至死的只有于琼卓嘎。

  由于他的离经叛道,轻视财富,鄙夷政治,最后成为政治牺牲品。1706年,他被废黜六世达赖喇嘛称号,并被押解北上北京。据清史资料记载,仓央嘉措于同年11月15日在被押解北上途中死于青海湖附近,时年24岁。

  在布达拉宫之上,在仓央嘉措生活过的地方,回想起这位天才诗人的短暂一生,我悲痛不已,嚎啕大哭,不是矫情,人到中年,我知道作秀和矫情已毫无意义,我实在是心里太难受了。为一个伟大诗人的爱情的无奈;为一个当时至高无上的宗教领袖的悲哀;为一个被权利牺牲的早逝的天才;为一个不能奉养父母的人子的痛苦;也为自己某些与仓央嘉措相同的情结和无奈。凄美爱情,苍鹰坠落,青海湖畔,生灵涕泣。我,作为仓央嘉措的崇拜者,不能不哭啊!仓央嘉措走了,可喜的是,他情歌留下来了,永远的留下来了……

  仓央嘉措的离奇身世为他的情歌增添了浪漫而神秘的色彩,他经典的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诗》,汇聚了他的60多首情诗,如今被译成了20多种文字,传遍了全世界。而在民间,有仓央嘉措的情诗达200多首。许多人对他的诗和由他的诗改编的情歌热爱有加。他的诗,飞越国界和民间,传唱于大江南北,回响在长城内外,成了他伟大爱情的见证。他不愧为我国藏族最伟大的抒情诗人,情歌王子。比如优美无比的《那一世》:“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能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天才的仓央嘉措,苦命的仓央嘉措,用心血吟成的情诗唱给了于琼卓嘎,于时,一对才子佳人在雪域高原演绎下了一段千古绝唱。令人动容,使人唏嘘。

  仓央嘉措的情诗,太美、太美了,简直美到了一种极至。站在布达拉宫之上,我想到了古今中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范例。比如说,英国的爱德华王子,大清国的顺治皇帝,而想的更多的是雪域高原的六世达赖喇嘛。他不光是情圣,更是情歌王子。

  离开西藏的那一晚,我特地又去了趟雄伟的布达拉宫,看着头上皎洁的月亮;我的耳边再次响起仓央嘉措的《在那东山顶上》:“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亮,年青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眼前。如果不曾相见,人们就不会相恋,如果不曾相知,怎会受这相思的熬煎。”是啊!这是一首多么美的诗歌。我想,那种境界,那种大气,那种流畅,那种简约。如果你不身临西藏,不像我此刻这样站在雪域高原湛蓝夜晚的皎洁月亮之下,你真的无法解其中况味,其中风情……

  离开布达拉宫,离开东山顶上,我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为年轻浪漫而不幸的仓央嘉措,也为郁郁寡欢、忧郁不已的自己……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