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国际华人作家笔会将举行 80后作家陈伟军受邀来昌
·赵忠祥画《驴》赠魏明伦 被赞“有神韵”(图)
·巍巍大学立西江——江西师范大学70周年校庆礼赞
·赵忠祥画《驴》赠魏明伦 被赞“有神韵”(图)
·广东省计生委主任张枫出书 主要反映官员性问题
·蔡琴:懂得欣赏老歌的人是真正对生活有感悟的人
·广东省计生委主任张枫出书 主要反映官员性问题
·蔡琴:懂得欣赏老歌的人是真正对生活有感悟的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堤上寻访“大眼睛”
·水中有座长城
·感动
·心驰汶川
·创意的天空有多远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网友佳作 正文
 
潮湿的心情
江西散文网    2010-11-09 15:23

  作者:牛文丽

  冷风冷雨敲打着窗棂,路旁的梧桐树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生机。天说变就变,一场阴雨使天气变得奇冷。叶怡芳的心情失落到极点,除了天气的变化,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她所在的《女性月刊》因受新媒体冲击,入不敷出,停办了,编辑部不存在了,她的办公室要封门了。

  这天一大早,她便去编辑部收拾东西,准备把废旧报纸和过期杂志处理掉。她从外面走到屋里,原以为到了办公室会温暖一点,可是办公室和大街上的感觉一样,冷冷清清。她已好长时间没有到办公室了,桌子上满是灰尘。这个情况,是她在杂志社几年来见到的最惨的景象。

  她一边收拾,一边恋恋不舍地望着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每一粒尘土。以前每天来这里工作,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同,有什么值得眷恋,可如今真要离开,她才感到一切都是如此的亲切。她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桌子、椅子、电脑,尤其是那部熟悉的电话。这部电话是创刊时安装的,是她从自己家里带来的。当时杂志社刚创刊,没有钱,大家每月也只有300元工资,办公条件极差。于是,大家自力更生,节源开流,能省下的钱就省下来,能不买的办公设备就不买了,而她家有一部闲置的电话,她就带来了。

  这部电话见证了杂志的辉煌。每年的发行季节,她给省内外近几百个发行客户及广告客户打电话,她悦耳的声音一遍又一遍从电话的这一端传递到另一端,客户们听熟了她的声音,这部电话如同一座桥梁在杂志社和客户之间架起。杂志也一步步发展起来。当然,这部电话也见证了杂志的衰败,最近一段时间,《女性月刊》在市场上找不到了。发行客户和广告客户都是和杂志一起成长起来的,他们纷纷打电话质问杂志哪里去了?她每每接到电话,沉默无语,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这时,她正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电话。突然,电话铃响了,是阳鲁县发行员小李的电话,他问,最近几期的杂志怎么不发了?是怎么回事?她只好解释说,杂志正在改革转型,暂时不办了,等一段时间再办时,我再和你联系发行事宜。小李听说杂志不办了,感到很意外也很遗憾地问,怎么短短几个月时间,一个发展很好的杂志说倒闭就倒闭了呢?还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她未置可否,只好劝小李说,你先去卖别的杂志吧,或者转行做别的事情。小李只好无奈地放下了电话。挂了小李的电话,她心里涌出一股伤感,一个有潜力的对杂志有深厚感情的客户就这样丢失了。

  记得3年前,小李初到杂志社时,穿着一双旧棉鞋,大冬天,脚指头露在外面。家在山区的他,读了叶怡芳在《人民文学》发表的一篇散文而找上门来请教。他见了叶怡芳,非常诚恳地说,我因家里贫穷,高中没有上完就退学了,我酷爱文学,喜欢写作,想通过卖杂志,一边糊口一边学习,盼您多指教。他来时,口袋里只有10元钱,不够买杂志的。她没有拒绝小李,而是关心地对他说,你先拿走20本杂志吧,杂志钱我先替你垫上,每本4元,收你2元,卖完了,再来还钱。小李临走时,她又再三交待说,你明天一早可到火车站卖,现在天快黑了,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谁知第二天一早,小李就来到办公室,高兴地说,我昨晚就去火车站了,把杂志卖完了。为了省钱,就睡在火车站的候车室,想不到既找到了睡的地方,又挣了钱,除去20元的杂志款,我净挣了20元。他疲倦的脸上挂着很大的满足。走的时候,他又带走20本。这样一段时间过后,小李手中有了几百元的收入。渐渐地,他就把卖杂志当成了主要职业,业务越做做大,一年后,在周边几个县设立了发行站,每月固定发行5000本杂志。而他在卖杂志的过程中,文学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在媒体上开始发表文章了。

  回忆往事,她心里越发伤感失意,越发觉得身上发冷,几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侵入阵阵寒意。她渴望一种温暖,于是,她站起来把窗帘拉上,把灯打开,想让明亮的灯光把阴暗和寒气驱赶得远一些,可是无济于事。她又倒了一杯热水,把杯子捧在手心里,不喝,静静地看着热气四溢,直到热气散尽,杯子变凉,但依然没有温暖的感觉。她知道她的冷不是来自天气,而是来自内心,来自失意、渺茫和孤独。人生之旅的黑暗是严酷的,从环境到心境都是荒野。

  以前虽然没有岗位,但还有办公室,她还可以到办公室去坐一会儿,打扫打扫卫生,在电脑旁写写稿子,或者和同事说说话,可如今办公室没有了,如果去单位,只能坐在会议室,也没有什么事。以后可能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待着,过着天天都是周末的生活。天已渐黑,该收拾的东西已收拾完毕,该卖的报纸也卖了。然后,她带着极大的失落离开了办公室。

  闲在家里的这一段时间,母亲从老家来了。她怕母亲担心,每天一大早就背着包出门,告诉母亲说上班去了,哪怕到单位没有一点事,或者到街上闲逛,也要耗到晚上6点。她从来不告诉老母亲自己待岗了,也没有工资了。而且回到家,还要装出一脸高兴的样子。记得有一次,她忘了这个禁忌,周一忘了出门,母亲就疑惑问她,怡芳,你怎么不去上班?你是不是失业了?母亲的脸上布满焦虑。看到母亲这样担心,她急忙走出门,其实这一天,天下大雪,路很难走,她到了单位,没有见到一个人,办公室的门也没有开,她只好到商场耗了一天。

  那段日子,她的心情失落到极点,四周即便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两旁是红红绿绿的霓虹灯,自己也明明身处闹市,被这个世界搂抱着,可她却感到自己被抛弃了,如处荒野,心里刮着凄冷的风,一种无依无助的感觉紧紧攫住她的心。不知不觉走到南湖,她静静地长时间地望着远处的湖水,她渴望去垂钓一种平和的心境,让自己的情绪好起来。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