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2010中国小说排行榜揭晓:沉稳中缺强震撼作品
·李雪姣简历
·韩寒代言洋酒 友人:这是他有史以来最错误的事
·山东省教育厅禁止全文阅读《三字经》引热议
·张爱玲的上海
·人间四月天
·离婚丧子 柳红:了解哀痛的人,知道如何活下去
·圣洁之莲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庚寅虎年向文友拜年
·情遗黔疆
·宁静的西夏
·夜登千佛山
·神奇的修水之十二——修水茶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名家赏析 > 李国强 正文
 
奇才•奇书•奇遇
——宋应星与《天工开物》
江西散文网    2011-02-09 15:38

  一

  宋应星,一位旷世奇才。

  他出身官宦之家。曾祖父身后所建“三代尚书牌坊”,至今耸立在奉新宋埠乡,成为一处地标。然而,这样一位世家子弟,却“六上公车而不第”,个中原因,耐人寻味。

  是宋应星不会读书?不是。据《长庚公传》记载:“公少灵芒,眉宇逼人,数岁能韵语。及操制艺,矫拔惊长老。”他5岁开始读书,一次因故起床迟了,其兄宋应昇将限文7篇背完,他则躺在床上,边听边记,等馆师考问时,他朗朗成诵,一字不差,令老师大为惊叹。稍长,博览经史子集,无不贯通。

  是宋应星没有学问?不是。他的《天工开物》作为17世纪中国科学技术百科全书,不仅内容全面、系统分明、资料翔实、体制宏大,集知识性、技术性、应用性于一体,而且颇具美文风采,语言简洁明快,文笔精美秀逸,绘图准确生动,细微处刻画隽永传神。除《天工开物》外,他还著有《野议》、《论气》、《谈天》、《思怜诗》等哲学社会科学著作。其《思怜诗》52首,系一天里一挥而就,激情四射,才高八斗。如此多才博学,古今罕见。

  是宋应星不会应试?是,也不是。乡试那年,江西考生1万多人,录取83人,他名列第三,其兄宋应昇名列第六,奉新县仅此二人,世称“奉新二宋”,可见他有相当的应试能力。但随后的会试,他从30岁至45岁,连续六次参加,回回落榜。屡挫屡考,出于功名也好,出于生计也罢,说明他并不想与八股取士的科举制度彻底决裂;屡考屡挫,说明他随着年龄和社会阅历的增长,思想认识和知识结构发生了变化,与科举制度渐行渐远,而另有志向。

  的确,宋应星志不在科场,而在科学。在重官不重学、做学问偏重四书五经而鄙薄科学技术的封建社会,科举入仕是读书人自古华山一条路,宋应星胸怀异志,离经叛道,这在当时可是一种惊世骇俗的反潮流之举。

  宋应星兴趣十分广泛,喜欢交朋结友,关心万事万物。早年,在奉新、新建、南昌就结识不少良师益友。以后,赴京师会试走的是水路,出奉新南潦河,经永修吴城入鄱阳湖,过彭泽、湖口入长江水道,东至京口,再进入京杭大运河。这一路既是当时一条精品旅游线路,也是全国经济最发达、资本主义萌芽最早出现的区域。宋应星不是那种沉湎山水的纨绔子弟,他志存高远,关注国计民生,认为“为方万里中,何事何物不可以见见闻闻?”他走访南方水田、北方旱地,实地考察生产现场、手工作坊,眼观、耳闻、口问、笔录,随时随地将所见所闻记录并描绘出来。每次落第归来,行囊中都装满了科考笔记。可以说六次会试之途,实为科学考察之旅。

  宋应星广泛接触社会,深入实际调研,反对清谈之风。他有许多亲友、同学在外做官,除会试外,他还应邀先后到过江苏、浙江、山东、广东、广西、福建、四川等地游历考察。在福建泉州的一座寺庙中,李贽一副“不必文章称大士,虽无钟鼓亦观音”的对联,说出了他的心里话。认定只要为国为民做了事,没有钟鼓供奉,也会被认为是救世观音。他把自己的书房取名为“食用之问堂”,表明自己专注民生,淡薄科举功名的心迹。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问万般事,拜万人师,使宋应星视野开阔,阅历丰富,思想敏锐,并掌握和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为撰写《天工开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宋应星落榜不落志,也不迂腐。他很清楚,作为望族之后,自己的行为不合潮流。在《天工开物》序中,他开诚布公地说:“丐大业文人弃掷案头,此书于功名毫不相关也。”《天工开物》贯穿着以农工为本的思想红线,但他明确表示,此书主要不是写给农民或工匠看的,而是写给那些不辨五谷的王孙弟子和脱离实际的儒士们看的。他说:“晨炊晚饷,知其味而忘其源者众矣。”“治乱、经纶、字义,学者童而习之,而终身不见其形象,岂非缺憾也!”他辛辣地讥讽那种夸夸其谈、脱离实际的儒生,“枣梨之花未赏而臆度楚萍,釜鬵之范鲜经而侈谈莒鼎”,如同“好画鬼魅而恶犬马”的拙劣画工。字里行间,弥漫着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和真理在胸的自信。

  曲高和寡,但不会永远冷落。《天工开物》问世后300年,地质学家丁文江这样高度评价宋应星:“士大夫之心理,内容干燥荒芜,等于不毛之沙漠,宋氏独自辟门径,一反明儒陋习,就人民日用饮食器具而究其源,其活力之伟,结构之大,观察之富,有明一代,一人而已。”历史就是这样的无情而又有情。宋应星“六上公车而不第”,却成就了一番“于功名毫不相关”的伟业,宋氏家族少出了一位进士,中国却多了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宋家不幸而国家幸、民族幸、科学幸!

  二

  《天工开物》,一部传世奇书。

  全书分三卷18章10余万字。初稿本来有20章,包含《观象》和《乐律》两章,是宋应星专门论述天象观测和音乐韵律的,内容也达到相当的高度,可是宋应星认为,“其道太精,自揣非吾事,故临梓删去”。花了许多功夫,却以读者为念,临到出版,毅然删去。自古文章都是自己的好,宋应星这种严谨的治学精神,与时下一些人唯恐不能显示“水平”,而不惜“拔高”甚至“注水”的风气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天工开物》的贡献在于,它全面总结了我国古代农业、手工业30多个部门的卓越科技成果,反映了当时社会生产的发展水平,是举世公认的中国科学技术百科全书。书中所附123幅绘制精良的插图,结构合理,画面生动,如临现场,与文字互为表里,相得益彰。此书一经问世,便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从内容上看,全书按“重五谷而贱金玉”顺序编排,对衣食住行都有详细记载和描绘。上卷6章涉及五谷棉麻种植、蚕蜂饲养、纺织印染、矿产采集、采盐制糖。中卷7章记载砖瓦陶瓷制作、车船制造、煤炭硫黄开采以及榨油造纸方法等工艺流程。下卷5章记述金属矿物开采冶炼、兵器制造、颜料酒曲生产、珠玉采集加工等。

  在农业生产方面,详细记述了精耕细作、砒霜拌种、磷肥施放、水稻变旱稻、甘蔗育苗移秧、杂交培育良种,以及“三用水碓”等先进技术,提出了“土脉历时代而异,种性随水土而分”、“将早雄配晚雌者幻出嘉种”等看法,萌动着物种变异的可贵思想。类似的观点,德国生物学家伏尔弗于1759年才在《发生的理论》一书中提出。

  在煤的开采方面,论述了先用竹筒把瓦斯排空,进行巷道支护之后,才能进行挖掘的先进技术。第一次对煤进行了科学分类,即根据形状和用途,把煤分成明煤、碎煤和末煤三种。比提出类似煤分类法的法国化学家雷纽特早了200多年。

  在总结前人关于由水银和硫反应提炼银朱(硫化汞)的实验数据时,宋应星创造性地提出了“出数借硫质而生”的独特见解,即现代化学里的“化合物”概念和质量守恒思想的萌芽。其内容近似法国化学家拉瓦锡的质量守恒定律,而比拉氏早130年。

  此外,在轻化工方面,论述了油脂、冰糖、井盐、天然气、造纸、染料、瓷器、银朱、炭黑、铅丹、胡粉等许多传统名品的先进工艺。我国古代火药、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等四大发明等也被记录其中。

  《天工开物》的成功,不仅在于它客观生动地记述了我国古代的先进科技成果,还在于它精辟地阐述了许多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具有非同寻常的科学价值和人文价值。

  宋应星以《天工开物》作为书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意在以此展示他的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科学思想。他强调天工(自然力)与人工互补、自然界的行为与人类活动相协调,通过技术从自然资源中开发物产,以满足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需要,从而使人在自然界面前显示并发挥能动性。《膏液》指出:“草木之实,其中蕴藏膏液(油脂)而不能自流,假媒水火、凭借木(榨)石(磨),而后倾注而出焉。”正体现了天工开物思想的内涵,即以天工补人工开发万物,或通过自然力与人力的协调从自然界开发物产。一句话,天人合一,开发万物。在宋应星看来,技术是自然界与人类协调的产物,是人类与自然界进行沟通的桥梁。所谓技术,就是工艺操作方法、生产劳动者的操作技能与工具设备,即法、巧、器三者的有机结合。《天工开物》对中国传统农业、手工业生产技术作出系统而全面的科学总结,在体例上首开先河,其所述范围之广,足可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阿格里拉的《矿冶全书》相媲美。《天工开物》敬畏自然,尊重技术,珍惜人才,认为“人为万物之灵”,“人巧造成异物”。提出“锤工亦贵重铁工一等”,即对人的复杂技术生产如锻造铜乐器的工人,工资应高于锻造铁器的工人一档。这与后来马克思在阐述生产力发展中所说“劳动者是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不谋而合。

  《天工开物》不停留在单纯的技术描述,它引入大量理论概念和对技术数据的定量描述,显露出先进的研究方法。比如《乃粒》中指出,水稻育秧后30天即可拔起分栽,一亩秧田可移栽25亩,即秧田与本田之比为1:25。又说早稻食水3斗,晚稻食水5斗,失水即枯。对榨油的出油率等,也有大量的定量描述。

  作为严肃的科学著作,《天工开物》提倡科学,破除迷信,闪烁着朴素唯物主义的思想光芒。在《燔石》中,宋应星赞赏烧制石灰服务民生,反对企图成仙的术士炼丹行为。在《珠玉》中,对“珠徙珠还”现象给予科学解释,对所谓“清官感召”谬说予以批驳。指出:“凡珍珠必产于蚌腹,映月成胎,经年最久,乃为至宝,其云蛇腹龙颔鲸皮有珠者,妄也。”对“在鹅鸭粪中淘宝”等讹说,均予以有力驳斥,体现了可贵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

  明朝后期,政治日益衰败,社会矛盾尖锐,但海外特别是民间贸易发展,思想文化多元化发展。宋应星和《天工开物》出现,当然也就不是偶然现象,而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无论从哪个层面看,这都是一座文化富矿,一个奇迹,一部奇书,问世之后面临奇遇也就不可避免了。

  三

  宋应星和《天工开物》的命运充满传奇。

  古往今来,做学问的人常常是寂寞而清贫的。宋应星生前清贫,身后寂寞。按规定,中了举人后就具备了候选做官的资格,宋应星因为不善于并耻于钻营,候了20年才于47岁时到分宜县任教谕,八品小官,相当于今天的县教育局长,每月二担米。正是依靠这点收入,利用多年的知识积累,在为母亲守制期间,他写出了不朽的《天工开物》。

  在《天工开物》杀青时,宋应星这样告诉世人:“伤哉,贫也!欲购奇考证,而乏洛下之资;欲招致同人商略膺真,而缺陈思之馆。随其孤陋见闻,藏诸方寸而写之,岂有当哉!”没有钱购买参考资料,没有条件邀集同人集思广益,只能凭一己之见闻撰成此书了,能不伤心吗?幸好有朋友涂伯聚帮助,得以在南昌出版,虽然没有酬费,宋应星也像产妇见到婴儿来到世间一般欣慰。

  《天工开物》问世7年后,书商杨素卿就在福建刊行第二版。随后,清代官刻《古今图书集成》、《授时通考》广泛摘引,但与《四库全书》无缘。乾隆以后,再也没有人刊刻,在国内湮没近300年之久。这300年恰恰是中国科技停滞和沉寂的300个春秋。这是宋应星个人的不幸,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是金子总要发光,然而《天工开物》却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天工开物》传到日本,成为江户时代日本各界广为重视的读物,刺激了“开物之学”的兴起,大大促进了日本农业工业生产技术和科学的发展。特别是明治维新时期,《天工开物》更显示出对日本生产发展、经济起飞的巨大作用。明和八年(1771年)日本翻译出版,20世纪初又被译成现代日语,畅销至今。日本人对它的研究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18世纪,《天工开物》继续在国外走红。传到朝鲜,成为李朝后期实学派参引的重要著作。传到欧洲,后来辗转传到美国,均受到学者们的高度重视,先后被译成法、英、俄、德、意等国文字出版。1966年,《天工开物》全书被译成英文在美国出版。法国学者S.儒莲称此书为“科技百科全书”。日本学者三枝博音称为“中国有代表性的技术书”。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称它为“权威著作”。剑桥大学教授李约瑟称赞宋应星为“中国的狄德罗”,把他与德国18世纪著名唯物主义哲学家、启蒙运动首领、百科全书主编相提并论。《天工开物》在世界科技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天工开物》在国内重现芳颜,识珠的慧眼、相马的伯乐、山水的知音正是丁文江。其寻觅过程同样传奇,令人感动。

  1911年,时任国民政府工商部矿政司地质科科长的丁文江英姿勃发,只身到云贵湘赣考察矿产。3年后,再次到西南。他在昆明图书馆查阅《云南通志矿产篇》时,看到其中炼铜的内容“录自宋应星《天工开物》。”“宋应星何许人也?”他如同发现新大陆,惊喜不已。

  回到北京后,丁文江到图书馆查,去地摊上淘,想尽快找到《天工开物》。在查《中国地方志综录》时,只有“分宜教谕宋应星”7个字。查《江西通志•南昌府卷》,也仅发现“宋应昇传”,不足100字。有一次,到友人章鸿钊家闲聊,章说他在日本帝国图书馆看到过《天工开物》,丁文江牢记在心。几年过去,丁文江迁居天津,结识罗振玉。罗拿出30年前在日本古钱商人手里买到的《天工开物》,菅生堂刻本,已是残破不堪。丁文江抄写出一个副本,赶忙找商务印书馆张元济,张元济见到残书,面有难色。

  丁文江心有不甘。从天津回到北京后,再找章鸿钊。此时,章已从日本购回一套新版《天工开物》,比罗振玉的好多了。丁借回正准备复印,听说江苏出版商陶湘要到天津去翻印《天工开物》,于是又到天津,决定以此为底本,参照《古今图书集成》的插图进行修改,公开印行,并撰写了一篇3000多字的“跋”。自此,《天工开物》才开始在自己的祖国流传开来。

  丁文江是我国300年来研究《天工开物》的第一人。他高度评价道:“三百年前,言农工业书,如此其详且备者,举世无之,盖亦绝作也。读此书者,不特可以知当日生活的状况,工业之程度,且以今较昔,吾国经济之变迁,制作之兴废,亦于是中观焉。”经过300年的社会检验,“出口转内销”,中国人终于发现了《天工开物》的巨大价值,作出了客观公正的评价。

  《天工开物》真正为世所重,还是在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

  1952年,宁波李庆诚将其所收藏崇祯十年版《天工开物》捐献给北京图书馆。这是在南昌用竹白纸刻刊的首版孤本,7年后7由北京中国书店影印出版。1976年,广东出版《天工开物》注释本。1987年,在宋应星诞辰400周年之际,江西建立宋应星纪念馆,次年出版《宋应星四种著作》。进入21世纪,宜春、新余等地建天工开物园。近年来对宋应星及其《天工开物》的研究活跃,《宋应星评传》(潘吉星著)、《宋应星传》(徐钟济著)等相继出版。在社会稳定、经济发达、科学昌明的时代,宋应星和《天工开物》越来越受到重视,并放射出夺目的光辉。

  有人把宋应星与《天工开物》和曹雪芹与《红楼梦》并称为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的两座科学文化高峰,一个是文学艺术的百科全书,一个是科学技术的百科全书。这是有道理的。作为集文理工于一身的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宋应星是科举制度的叛逆者,也是通识教育的佼佼者;是科场败将,也是科学天才;是自然科学精英,也是社会科学巨匠;是科学文化大师,也是科普经典作家。是奇人也是伟人,因奇至伟,伟中见奇,将永远为人民、为历史、为科学所尊崇和铭记。

  2010年10月10日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