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媒体评文学榜:温家宝忆胡耀邦文章居散文榜首
·仓央嘉措:一直被误读,从未被了解
·名人与麻将:毛泽东称麻将牌对世界有大贡献
·慢阅读:寻找遗失的美好
·成都杜甫草堂正月初七祭拜诗圣杜甫 魏明伦主祭
·《红翻天》获第七届“中国人民解放军图书奖”
·假如毛泽东去骑马
·衡阳市委书记张文雄赠书贺年 倡导干部读书过年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安然 正文
 
立在光阴之外
江西散文网    2011-03-04 09:04

  北方在下大雪。

  我的小城,涌动的却是潮湿的春讯。江岸边的柳树,吐了嫩芽。我家的桃树,却不着一点动静。风起于午后,忽大忽小,几分酥暖,几分粘腻。镜子水蒙蒙的,地板出汗不止。白米粥滚了开来,好闻的米香吊起了胃口。电视里,旭日阳刚唱得寂寥而澎湃——“……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心尖一颤。我也想,埋在春天里。

  那座音符铁艺挂钟,38块钱,别致又好看。现在,音符钟滴滴答答,清晰地为时光摆渡。现在是2011年2月26日,黄昏。一不小心,我在邻家的蓝玻璃上看到了落日,失真的红,魔幻得像一个梦……

  就在昨天,我变身为“临时舞台”——借助电话,人近四十的雁子给我表演诗朗诵:“……在无数蓝色的眼睛和褐色的眼睛之中/我有着一双宝石般的黑色眼睛/我骄傲,我是中国人/……”前年,由于矜持,雁子错失了一次朗诵机会。懊恼中,她的情愫在光阴里孕育着。她期盼着一年一度晚会的到来。可惜,365天后,晚会取消了。雁子再一次失去了朗诵的舞台。暗地里,雁子饱满的诗情始终不曾流淌,她觉得自己憋不住了。我笑起来:“那么,就把我当作你的舞台吧。”就这样,雁子迷人的几近专业的朗诵,让我听不见窗外的小鸟啁啁,忘记了现实中的所有。万里无云,水月澄莹,我在喜悦中脱离了这个世界,走到了光阴的外头。秋天里,专门去到北京西郊山上,读书。

  在山顶,居然有一个废弃的篮球场,一个空寂无人的院子,院中一树寂寞又热情的红山楂。天很蓝,风略微大,丰满的白云很悠闲。带上去的,是一本厚如砖石的《梁文道文集》。四个人,在开满裂缝的球场上轮流捧书而读。听到迷醉,读到忘我。《思念那不在者》《忘川》《落发》……读书声把空山唤醒,有大鸟无声飞过头顶,灌木丛中,那树小白花朴素地摇了摇。我盯着球场边上一间屋子看,窗台上,零乱地摆了十几个大小瓶子,洗发精、护发素、保湿霜、眼霜、风油精、红花油、灭蚊剂……没有人。窗户钢筋锈迹斑斑。屋子里空荡荡,听得见时光累积的叹息声。光阴在这里睡觉了,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四个来者的闯入,营造的,不过是彼此的一个梦境。

  读丰子恺。他说看惯了都市人家皆有的自鸣钟的嘴脸。有一天,他没事,就从墙上取下自鸣钟寻开心,“拿油画颜料把它的脸皮涂成天蓝色,在上面画几根绿的杨柳枝,又用硬的黑纸剪成两只飞燕,用糨糊粘住在两只针的尖头上。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两只燕子飞逐在杨柳中间的一幅圆额的油画了。”看起来,我爱着的丰子恺,也是一个喜欢跟光阴开玩笑的人。难怪了,读他的画,总是莫名地,就站在了光阴外头。那些画里,有人生的动静,有生命的气息,独独光阴是静止的。

  春又回时,看到一幅画:碎花长廊的泥径下,有三只白鹅。那些鹅被我遗忘了几十年。而我的确是放养过它们。我记起来一个雨霁放晴的午后,青草肥绿,草尖上的雨珠滚圆圆的,被阳光照出五彩的光。是暮春初夏,我们拐出村口,向更远的村外走去,我那几只可爱的大白鹅一摇一摆地领着我走路。我单瘦,发齐耳,眼珠淡黄,俏白的肤下是粉蓝的血管,心里有说不出的梦和忧伤……我和我亲爱的鹅,一齐成为一本书的插图,在光阴的背影下发黄……我长大了。我在结结实实的光阴里头,享受着十足的入世之欢:美食华服、浮名微利、人间情谊。光阴于我,实在是情深义重的:它打磨我,喂养我,赐我悲欢离合,予我阳光风雨,让我体味着娑婆世界的万般滋味。不止于这些。光阴有情,在于它,如花解语,如石可人,总是适时地,在人世铁幕一般的庄严正大中,打开一条条缝隙,让一些爱在人间开小差的人,有了个水流花开的去处。

  我以为,能够把小差开到光阴之外的生活,才是有些意思的。

  现在,我想知道,有多少人,以怎样的方式,去过光阴之外?

  安然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大江网—江西日报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