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五)
·鲁迅文学院江西中青年作家培训班开班
·北京,鲁院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一)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三)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二)
·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四)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鲁院日记 > 郭远辉 正文
 
北京,鲁院
江西散文网    2011-05-27 09:39

  作者:郭远辉

  从遥远的南方来,火车跨越了半个中国,把我们带到了祖国的心脏,顿感她怦怦的跳动。血被一种莫名的力,从头泵到脚,又从脚泵到头,身体的路径仿佛短了许多。北京,北京。坐在出租车里,从她的皇城根儿下悄然走过,没听到蛐蛐儿叫,倒是满城的王气逼人。满城的车,把路布满,我在其中的一辆里,一边疲惫,一边张望着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北京。都说北京的的哥特能侃,我跟同伴却遇上了一个沉默的主儿。我坐在车里,沉默的看北京,北京根本无暇去打探一个从来没有来过北京的卑微者。我此行的目的不是来朝拜北京人名胜古迹,而是为着文学而来。同样卑微的文学,在一群人的心中,像天安门一样矗立着。不过,她的确切位置不在天安门,而在八里庄南里27号,她的名字叫鲁迅文学院。

  一个面积并不大的驻扎着无数大师灵魂的院落,也不知从何时起,她开始在我们心中慢慢建起,巍峨挺立,与神平起平坐。这样的一座殿堂里闪烁着神性的光辉。而现在,我居然也来了。在她成立六十一周年的时候,我们来了,尽管有些晚,但,这个初夏时节的鲁院依然显得那么年轻。正齿合我们的年龄。出租车司机也费了些周折才找到这里。校门不高,不宽,还不及一幢豪宅的大门气派。文学是用来铸造气派的,她本身并不需要气派。“鲁迅文学院”五个大字安娴的立在大门的一侧,竖排,白底、黑色,保持了中国文字的传统。校园里都是树,北方的树,倒是与南方的没有多大区别,一排水桶粗的雪松傲然挺立,撑开巨伞,浓荫匝地,一棵泡桐正在开花,大朵大朵的白色的花,落得满地;大树间隙,密布着松、柏、竹、梅、柳、一座独然的小亭隐于丛林间。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银杏树,我以为这只是南方的树,我的家乡也有这种树,长得不快,结白果,可入药,没想到在北方长得更盛,一片晃眼的绿,风一过,像鱼鳞在水中翻滚。一条被树拱卫的路直通主教学楼,不高,五层,淡红色。一楼是大厅,我一进去,心思便被鲁迅先生犀利的目光洞穿,铜质的塑像,冷峻的面庞,松针一样的头发,背景是一座山,又像一面旗,那是人格和文字的高峰。两侧分布的都是大师,右侧有郭沫若、巴金、曹禺、丁玲,左侧是赵树理、艾青、老舍、茅盾。不大的厅堂里坐拥着如此多的大家,令人肃穆。

  亲切的老师坐在厅堂里等我们报到,交了录取通知书和照片,确认了自己的信息,领了房牌,签了名,上三楼,找到自己的房间——315,开锁、推门、进去,一间温馨的小室,十二三个平方,里面有床、书桌、衣柜、床头柜、坐椅、电话、电脑、空调、一帧小尺幅秋兰图,洗簌间设施也一应俱全,这是一个浓缩的家。我尤喜小室的窗外,细细繁密的树叶树影,铺天盖地,遮了我的视线,抬眼所见的只有这泼辣辣的绿,枝叶差不多要从窗口伸手近来,误以为这是江南的春了。树上有几只长尾大鸟,叫不出名字来,在树间欢跃,在柔枝上荡秋千,有时还大胆的跳到窗台上来,啾啾的叫上几嗓儿,还有一些小鸟也跟着欢叫,不大的一片林子,成了鸟的俱乐部。我万万没想到北京竟有如此多的鸟,在北京还能听到如乡间的天籁。来北京的第一个晚上,我睡的特别香,仿佛身在异地,心在故乡。这一个月,这个窗台就专属于我的了,初入北京,就有这样一方佳境供我学习、读书、写作,幸甚矣!

  平生第一次来北京竟没有大激动,这出乎我的意料。也不是故作,而是真实。我跟安然和浇洁说,我老有一种短暂的致幻感,一不小心就忘了我是在北京,像李煜老在盟里忘了自己是背井离乡的君王。时空在我的意念里错乱起来。安然说不要把北京看得太神圣,她只不过是小城市人放大而已。一个多月前就得到了消息,然后接联系的电话,填各种相关的表,向领导请假,统筹手上的工作,安排好家里的事情,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联络票务,终有今天的成行。也许这个漫长的过程让我内心的激动一点点的分化了。朋友们请我吃饭,为我饯行,我才知道文字里的人情、性情原来很珍贵。第一次被一辆高速列车带到一个离家乡如此远的地方,在火车上倒是有些难眠,想着一些过去的事,想着一些今后的事,想着妻子女儿,半睡半醒、半人半神,身体被托着,在低空的黑夜里穿行。被带离的感觉,与想归入的感觉同样无法言说。只记得刚上火车时与安然自由自在轻松随意的聊,聊字、聊事、聊着聊着,车窗外的天便渐渐暗了下来。我们便不作声了,和衣卧下,火车里的喧闹渐渐息了,只有机车牵引的声音、铁轨和车轮摩擦的声音始终弥漫在枕下。等天亮,已入北京,北方的平原气象果然不凡,适合目光逡巡,适合培植雄心。我知道,这片土地曾被许多野心觊觎。我踏上北京的第一脚,是北京西站,无数人把故乡的泥土,抖落在这里,这里对我来说是历史性的一步。我在心底说,北京,我终于来了。

  从1950年的中央文学研究所到1953年的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再到1984年的鲁迅文学院,郭沫若、茅盾、老舍、曹禺、郑振铎、胡乔木、周扬、叶圣陶、艾青、何其芳、张天翼、田间都在这里传道授业,3300余名作家在这里学习深造。尽管学院几经易址,但六十年薪火相传,文脉不断。2011年5月17日,一群怀揣文学之梦的人,来到这个大师布道的地方。31张面孔,大多不熟,我们在鲁迅的名义下结班为盟,我们来历不同,身份各异,年龄有老少、名气有大小,但在这里,我们皆为平等自由的同学,请允许我以同学的名义,郑重的念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邓大群、江华明、刘爱红、郭远辉、吴素贞、洪忠佩、贺璞、吕丽珍、徐福媚、漆宇勤、蔡勋、郑庆玲、雁飞、花海波、刘胜财、周冲、吴静玉、彭宏英、庞俐俐、汪水发、颜溶、刘付生、程晖、罗时璎、杨怡、王彦山、兰艳辉、刘建华、傅玉丽、何闯、郭玉芳。这一个月,我将与他们为伴。

  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兼鲁院院长张健、鲁院常务副院长白描、鲁院副院长成曾樾、鲁院副院长施战军、省文联党组书记郜海镭、省文联主席刘华、省作协副主席李晓君都来看我们,并出席了开班仪式,谆谆告诫,殷殷期许,让人感怀。亲切可人的班主任赵兴红博士,青春典雅的聂梦老师,让我们感到了鲁院的另一种气质和风采。省文联班主任范晓波老师将在鲁院“陪读”一个月。这个初夏,北京的天气很好,鲁院的空气也很好。好时节,好天气,好老师,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