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五)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一)
·鲁迅文学院江西中青年作家培训班开班
·第一堂课
·北京,鲁院
·周熙明:你们可以打瞌睡,但不能打呼噜
·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二)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鲁院日记 > 郭远辉 正文
 
第一堂课
江西散文网    2011-05-27 09:46

  作者:郭远辉

  第一堂课是白描院长给我们上的,题目是《优秀作家基本素质解析》。白描是陕西人,陕西师范大学毕业后,即入陕西作协工作,担任过《延河》的主编,曾与路遥、贾平凹、陈忠实等众多当代优秀陕西作家有很深的友情和交情,或同事或同志,1991年调入北京,在多个部门任职,终入鲁院,凡十数年矣。他不仅是一个优秀作家、编辑家,还是一个玉器专家,而现在,他是我们的老师,是一个默默耕耘的文学教育家。他说:“学员们来了,去了;去了,来了,时光像沙漏一样,我的年华在他们身上流淌而过。我思索过如此存在的意义,有时也发出质疑。但最终明白,我属于他们。”听这样的一位长者讲课,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生活和情感基础的,我们渴念的心有归属感。

  他试着以他最熟悉,在当代中国文坛有重要地位的三位陕西本土作家为导引,给我们上了非常精彩的一课。目的就是让我们在对别人的解读中正确认知自己。三位都是我本人喜欢得无与伦比的作家,凑巧的是我曾在《我为什么写作?》中写到了其中的两位:路遥和贾平凹。前者的成名作《人生》和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平凡的世界》以及陈忠实的《白鹿原》都是我在读高三时,趁着紧张的学习之余,躲着老师的目光在被窝或厕所里读完的。还有老贾的一些东西,都是在高中时就读过,而且读得痴迷。可以说,他们三位陕西作家,是我走上文学之路的启蒙者和精神导师。他们三个都来自乡土,都是苦难中成长起来的作家。

  原来,《平凡的世界》也是一部开始并不被人看好,甚至无刊物愿发的巨著。当他写出第一部刊物编辑时,甚至不相信这是写出《人生》的路遥写的,纷纷把手稿给退回去了。要知道,在那个意识流、先锋派小说大行其道的年代,路遥却还保残守缺,固守着传统的创作手法,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文学冒险,一旦失败,数年心血必将付之东流啊。但是,读者真正看重的不是创作手法,而是它观照普通人的精神内核和人文价值。时间给出了一个公正的评判,自1990年获得茅奖之后,30多年过去了,《平凡的世界》一版再版,长盛不衰。遗憾的是,天不假年,获奖的第二年,路遥就永远离开了他的文学帝国,去了另一个平凡的世界。临终前一个星期,白描去医院看他,他先是要白描好好照顾他女儿远远,尔后他又踌躇满志,表示病好之后要想好好休整两年,然后再闯江湖。路遥是一个有狠劲儿的人。说到此,白描的声音有些哽咽,是啊,毕竟是跟他一起成长过,工作过,战斗过的人,是文学给了他们温暖和力量。他以一个见证者的身份,给我们讲述了三位作家的艰难困苦的生活和写作历程。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文学的偶然与必然,在他们身上得到了生动的呈现。文章憎命达,苦难却是文章的贵人。

  白描说,作家必须具备深度的感情体验和认知能力,必须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精神生态系统。同时还必须经过刻苦的创作训练,诚实的劳动态度,丰厚的美学修养以及强烈的超越意识。想当年,风华正茂时,白描与路遥、贾平凹、陈忠实、京夫,一起被汽车驮到漠漠荒原之上,以宗教般的虔诚,在熊熊的篝火前盟愿,愿终生献身文学,要为陕西文学而尽瘁。这就是有名的“陕西文学东征”。结果,他们都做到了,在中国文学的版图上,陕西获得了显著的标注。白描认为,文学的终极较量,有三个,一个是基本功,一个是才情,最巅峰的对角是人格。列夫·托尔斯泰,至所以成为托尔斯泰,最重要的是因为他身上有超拔绝伦的文学人格。我深感此话的深重。可又并非一般人所难能企及的啊。我陷入了沉思。

  开学第一课,带给我们的,不是兴奋,而是思考,不是轻松,而是沉重。没有思想,没有重量的文字,不可能有生命。我们对文学又多了一份深切的理解。

  趁着课间休息,我还请白描老师给我题下了两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是他在课上提及过的一句话,它包蕴的不仅是文学,还有更阔大的领域。这是曾国藩的名言,借白描老师的手,留在我的笔记本上,表达了生活与文章的真实关系。

  感谢白描老师!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